首页证券正文

康美药业造假处罚“案外情”: 一路“惺惺相惜”的广发证券遭人事巨震

作者:邸凌月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21 22:22:57

摘要:4月下旬,广发证券总经理林治海离职,同时辞去其他职务,这不免让外界将其与这次的处罚结合联想。

康美药业造假处罚“案外情”: 一路“惺惺相惜”的广发证券遭人事巨震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邸凌月 深圳报道

“两康”财务造假之一的康美药业案近日迎来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该案件中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事务所也在2019年5月9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而另一家和康美药业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广发证券也再次成为焦点,4月下旬,广发证券总经理林治海离职,同时辞去其他职务,这不免让外界将其与这次的处罚结合联想。不过,一位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2018年康美药业事件以后,广发证券投行零零碎碎不少人接连离职。

时至今年,广发证券依然与康美药业“惺惺相惜”。1月初,广发证券旗下控股子公司广发基金斥资11.3亿元接盘康美药业广州核心地区的两个地块,而康美药业用该笔资金偿还违约债务。

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广发证券营业总收入为53.88亿元,同比下降21.23%;净利润为21.67亿元,同比下降31.74%。

300亿财务造假尘埃落定

5月14日,证监会依法对康美药业违法违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的决定。康美药业被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决定书还对21名责任人员处以90万元至10万元不等的罚款,对6名主要责任人采取10年至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相关中介机构涉嫌违法违规行为正在行政调查审理程序中。同时,证监会已将康美药业及相关人员涉嫌犯罪行为移送司法机关。

证监会最终认定,2016年至2018年期间,康美药业虚增巨额营业收入,通过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将不满足会计确认和计量条件的工程项目纳入报表,虚增固定资产等。同时,康美药业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上述行为致使康美药业披露的相关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对于投资者关心的康美药业是否会退市,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康美药业已被证监会处罚,接下来,将由上交所根据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作出是否对公司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决定,相关依据是上交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

虽然早在2019年8月中旬,证监会便已经对康美药业的有关违法违规一案调查完毕,并同时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下称《告知书》),宣布了对有关人员的处罚,但最终的处罚决定书却一直迟迟悬而未决。

据悉,在过去长达八个月时间内,康美药业方面就有关违法违规事实进行了申辩,因此案牵扯甚广,且影响巨大,在多方拉锯长达8个月后,证监会依然维持了最初此案的界定。

至此,一起康美药业300亿财务造假案终于尘埃落定,而在该案件中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事务所也在2019年5月9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广发证券与康美“配合紧密”

在这场闹剧中,广发证券也被资本市场频频诟病。

2020年4月21日,广发证券发布公告称,林治海因健康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以及公司总经理职务,并不继续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林治海从1996年9月加入广发证券至今,已在该公司工作了24年,2011年4月担任广发证券总经理,掌管广发证券9年之久。如今大佬突然离职,不少业内人士和投资者猜测,这是否跟广发证券这两年的“大事”有关。

回溯到2018年,康美药业被质疑财务造假,2019年8月,康美药业300亿惊天财务造假案被证监会调查完毕,而广发证券也难以独善其身。

一位知情人事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2018年康美药业事件以后,广发证券投行零零碎碎不少人接连离职。

2001年,康美药业IPO时便是广发证券担任其保荐机构,此后二者合作长达19年之久,期间广发证券为康美药业主持了多次融资事宜,二者间长期的默契互动又隐隐透露出藏在资本运作背后更深的利益瓜葛。

2006年,广发证券有意借壳上市,但该公司员工持股的一家名为深圳吉富的企业成为一个重要阻碍——后者持有的广发证券股权未经过证监会的持股资格认定。按照相关要求,深圳吉富需要将所持的12.55%的广发证券股权悉数转手。彼时,身为康美药业副董事长的许冬瑾,以其全部控股的信宏实业接受了其中6200万股。据悉,信宏实业的受让价格非常低——每股仅作价2元。由此,“康美系”持有了广发证券3.1%的股份。

不仅如此,广发证券在2006年和2007年分别为康美药业完成了一笔公开增发,两次募资总额达15.08亿元,2008年发行9亿元可转债,2010年配股融资近35亿元、2011年发行25亿元公司债,2014年发行30亿优先股,2015年发行24亿公司债,2016年通过定向增发融资81亿元,2018年发行两次公司债,上述资本项目合作金额超200亿元。

广发系向康美药业“雪中送炭”

直至2020年,广发证券与康美药业依旧有业务来往。

2020年1月22日,广发证券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发基金”)拟以不超过人民币11.3亿元的价格购买康美药业全资子公司康美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美健康”)持有的广州市海珠区琶洲两个地块及该两宗地块地上和地下建筑物及在建工程。

广发证券年报显示, 2019年,广发基金实现营业收入33.04亿元,净利润为11.86亿元,同比增长161.23%。这一年,广发基金刘格菘包揽权益基金前三,分别是广发双擎升级、广发创新升级、广发多元新兴,收益全部翻倍,从而净利润破十亿的好成绩也创下广发基金近十年来新高,2018年该数值仅为4.54亿元。这意味着,广发基金辛苦打下来的近一半硕果要去接手这份资产。

广发证券认为,根据广发基金经营需要,需要新增办公场所;自建办公楼宇不仅能够取得自有物业的冠名权,提升广发基金社会形象及影响力,还能够提供集中的办公场所,增强员工归属感。因为交易标的位于广州市核心商务区,具有较好的保值及增值空间。

不过,巧合的是,早在今年1月18日,康美药业公告称,“15康美债”公司债券存在未能及时全额兑付回售本金及利息的风险,目前,公司正全力筹措资金,正考虑和完善差异化支付方案。

而经过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康美药业再度发布公告表示,通过资产处置等方式,公司已于2020年2月3日筹集到11.3亿元,该项资金将用于“15康美债”公司债券回售本息兑付。

不难看出,广发基金的“雪中送炭”让康美药业在短时间得以筹集到11.3亿元,用于偿还债务。

广发证券还提到,许冬瑾曾任广发基金董事(其于2019年10月25日辞任广发基金董事),故马兴田和许冬瑾夫妇控制的康美药业全资子公司康美健康为广发证券关连人士。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