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上海“史上最严垃圾分类”两月观察:效果超出很多人预期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06 11:34:20

摘要:上海市环境工程设计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院长安淼表示,未来,湿垃圾末端处理设施规划研究将成为重点,现实中湿垃圾处理能力还存在滞后,所以要在布局方面做更多的工作。

上海“史上最严垃圾分类”两月观察:效果超出很多人预期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上海“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实施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开始实施,个人未按规定分类投放垃圾的最高会被罚款200元,企业未落实分类处理且逾期不改正的最高会被罚款50万元,因此它又被称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

如今,该措施实施已经两月有余,效果究竟如何?8月30日,在2019(第七届)上海固废热点论坛上,上海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秦峰表示,7月以后,上海进入末端的垃圾种类、产量和理化特性都发生了明显变化,可回收物、湿垃圾分出量较2018年底均有大幅增长,干垃圾处置量则明显降低。

“上海给我们做出了一个典范,在很短时间之内,厨余垃圾的分出率很高,质量也很好。居民对垃圾分类的热度空前提高,效果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这些变化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说。

上海市环境工程设计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院长安淼表示,未来,湿垃圾末端处理设施规划研究将成为重点,现实中湿垃圾处理能力还存在滞后,所以要在布局方面做更多的工作。

“效果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在制定过程中,起草组曾经向上海大学环境化工学院教授钱光人征求过意见,他坦言,自己当时“真的没有想到垃圾分类会取得如此好的效果”。

“当时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曾经邀请我参加一个节目,节目中让我对上海的垃圾分类做一个判断,我说我估计蛮难的。结果没有想到,这次垃圾分类能取得这么好的效果,还有塑料袋的收费,一个塑料袋竟然可以收到2块钱、3块钱。”钱光人说。

秦峰也表示,自从7月1日强制实施垃圾分类后开始,上海进入末端的垃圾种类、产量和理化特性都发生了明显变化。在上海各类垃圾处置量中,可回收物、湿垃圾分出量较2018年底均有大幅增长,干垃圾处置量则明显降低。

根据他提供的数据,今年7月,上海市干垃圾的低位热值达到13054.4kJ/kg,相比6月7309.6kJ/kg的数据增长了78.6%。而7月干垃圾的含水率则达到34.3%,比6月56.45%的数据降低了39.2%。

“干垃圾的热值突然上升,水分明显下降,这个变化是事先预测到的,但是没有想到变化会这么大。”秦峰说,“我们事先预测,垃圾分类将是一个长期艰巨的任务,但没想到这次动员得这么彻底,所以湿垃圾的量和程度都比以前有所增加。”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环卫处副处长齐玉梅表示,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么大的成功,有几方面的经验。首先是统一思想,形成共识,解决大家共同的思想障碍。

“上海的垃圾分类可以说是势在必行,因为我们上海的垃圾量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生活垃圾的日均处理能力明显不足;同时从2000年开始,上海已经是第三次推行垃圾分类了,我们没有退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齐玉梅说。

统一思想之后,上海还找到了好的路径的方法,比如定时定点、机关先行、党建引领、依法治理、体系建设、条块协同。

以“定时定点”为例,它建立起了一种引导大家进行垃圾分类和方便垃圾分类的路径,从而便于政府能够更好地引导和方便市民,去达到最终的效果。

“当时为什么下决心去做这样的事情?就是为了解决市民的‘无感’问题。通过定时定点,给市民生活造成了不方便,但我们也安排人辅助他进行垃圾分类,又做了很多宣传,这样就让市民意识到了垃圾分类是和自己有关系的事情。”齐玉梅说。

“湿垃圾末端处理设施规划将成为重点”

垃圾分类推行效果超出预期,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幸福的烦恼”。

问题之一是湿垃圾处理。秦峰坦承,关于湿垃圾的承载量,他们有些预估不足,因为分类收集来得比较突然。“目前关于湿垃圾处理的一些相关技术正在研究当中,很多突破性的成果还没有,但是我们的项目已经不得不上。”

而对于超量的湿垃圾,他们主要采用“集中+就地”相结合的方式,应对设施能力不足,来平衡新增加的湿垃圾量。

而在工艺选择上,近阶段可能大部分采用的都是厌氧发酵的工艺,会生产一些沼气、沼渣等。但沼液和沼渣得不到很好的利用,这对于它整个工艺流程的经济性影响又比较大,使得处理代价比较高。

齐玉梅也表示,垃圾分类推行后,出现了几种不适应,如收运系统不适应、定时定点不适应、居民行为习惯不适应等。所以,未来上海市将从几方面继续完善解决自身的问题。

“首先是完善评价指标,原来是关注居民参与度多少,下一步也会关注除了‘定时定点’以外,你的环境质量管理得怎么样;其次是完善收运处理系统;第三是持续综合测评排名;最后是挖掘分类减量潜力,从垃圾分类两头去延伸,从包装环节去减少垃圾产生量,并且在包装上标识出垃圾分类的内容等。”齐玉梅说。

安淼表示,未来,构建生活垃圾分类收运处理体系已经成为必然,湿垃圾末端处理设施规划研究也将成为重点,要建立可回收分类体系建设模式,加强有害垃圾强制分类,推动无害化体系建设等。

“目前随着垃圾分类的践行,整个湿垃圾的数量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老百姓参与的积极性非常高。但我们现实中一些处理能力还存在滞后,所以要在布局方面做更多的工作。”安淼说,“另外,大城市和小城市、各个地方也存在不同,湿垃圾的分类混合程度性质也不同,所以要因地制宜,像宝山这样的郊区就可以自行处理。”

刘建国表示,垃圾分类的基本构想是要强制分出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对于厨余垃圾则要鼓励大家去分类,同时还要有一类“容错性垃圾”,使得大家在做不到,或者不愿意做的情况下也能有一个空间,最后的去向则是垃圾焚烧厂。

“基于这样的思路,可回收物这一块大概能有20%-30%的回收率,厨余垃圾大概能分出10%-15%的水平,再加上10%-15%的渗滤液处理量,这些能够回收利用和生物处理的量就已经达到一半了。我觉得这是相对来讲成本最低、效益最佳、实施难度也最小的方案。”他说。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