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什么?八菱科技控股股东逃离,特定股东计划清仓式减持

作者:王志 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8-07 20:33:01

摘要:上市不到3年后,八菱科技便开始通过增资、收购等方式进行外延式扩张,但这一发展路径收效甚微。公司业绩下滑引股东纷纷减持。

发生了什么?八菱科技控股股东逃离,特定股东计划清仓式减持

见习记者 王志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深圳报道

以“国内自主品牌汽车散热器企业引领者”为标榜的南宁八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八菱科技”),上市不到3年后便开始通过增资、收购等方式进行外延式扩张,但这一发展路径收效甚微。让人看不懂的是,每当原有主业面临发展困局时,八菱科技便选择“走旧路”频频进入陌生领域。

2019年上市公司迎来业绩大亏损,上述路径依赖表现得就更为明显。相应地,八菱科技也因为增资、收购等频频收到来自监管层的关注函。在过去短短16个月,关注函的数量达11份。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八菱科技是一种盲目扩张且扩张思路有蹭热点概念的嫌疑。

多起来的关联关系

8月1日,八菱科技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北京弘润天源基因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弘润天源”)自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起至2019年12月31日,预计与关联方发生日常关联交易总额为1.57亿元”。

早在收购前,弘润天源就与关联方过从甚密。2017年、2018年,其向关联方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合计金额分别为1.3亿元、1.79亿元,相应的营业收入占比为38.32%、61.74%。尽管在收购时八菱科技表示“将尽量避免或减少关联交易”,现在看来这一承诺将要落空。

八菱科技对弘润天源的收购可谓一波三折。2018年12月,八菱科技预计以不超过30亿元收购弘润天源100%的股权。该收购计划一经发布,深交所的关注函随即而至,主要就“作价依据及合理性”等问题进行问询。

被问询后,八菱科技并没有放弃上述收购,毕竟“向大健康产业发展”这一转型谋定已久,只不过在收购股权比例方面进行了妥协。2019年4月,上市公司以9.08亿元代价,取得弘润天源51%的股权。弘润天源是一家致力于细胞技术研发、临床转化研究以及健康管理服务的企业,主营业务为“为医疗、科研及美容等机构客户提供细胞分离、检测、培养”等。

在收购弘润天源计划浮出水面后,八菱科技的一系列增资便围绕着大健康产业进行。2019年1月和4月,八菱科技以“公司产业转型的需要”为由,分别作价2000万元、6600万元,对深圳市王博智慧厕所革新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王博智慧”)、大姚麻王科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科华生物”)进行增资,相应获取后两者20%和22%的股权。凭借上述增资,八菱科技进入到陌生的智慧厕所、工业大麻等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王博智慧、科华生物就发生了亏损,未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为-44.5万元、-58.26万元。

在成为八菱科技控股子公司后,弘润天源于2019年7月先后与上海俏佳人医疗美容门诊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俏佳人”)、海口市人民政府和北京安杰玛化妆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安杰玛”)签订《合作协议》。前一协议主要是为俏佳人的终端客户提供细胞储存等相关服务,预计每年交易金额约2亿多元;后一协议为弘润天源与北京安杰玛联合在海口注册设立安杰玛集团公司总部,并建立生命健康产业园项目。

7月24日,深交所便下发了关于后一《合作协议》的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说明“拟设立的安杰玛集团公司总部主营业务是否包括干细胞治疗及其开展干细胞治疗的合法合规性”。此外,截至2018年末,北京安杰玛资产负债率达97.91%,净利润为6万元。关于北京安杰玛的履约能力,也被要求进行论证。

北京安杰玛的最终控制人为王安祥,曾经持有弘润天源71.05%股权(目前持股49%)。不难看出,弘润天源与王安祥之间的关联是无法斩断的,相反这种关联关系正在慢慢变多起来。

转型文化演艺失败

频频进入陌生领域后,八菱科技在2019年迎来业绩的首次亏损,且这种亏损在进一步扩大。

据其7月4日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今年上半年八菱科技预计亏损800万元-1500万元。在这之前的一季度,八菱科技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92.98万元,同比下降207.81%。

八菱科技把亏损的原因归结为“投资收益同比在减少,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同比在增加”,而投资收益的减少主要缘于股权投资和理财产品投资收益的下降。

亏损并非没有预兆。在营业收入连续下滑两年后,八菱科技的业绩在2018年也迎来大幅下滑。该年度上市公司分别实现营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1亿元和727万元,相应跌幅为8.33%和94.62%。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是八菱科技形成“制造业与文化产业双主业经营模式”的第一个完整会计年度,但业绩似乎说明了上市公司进军文化演艺领域的失败。自打2015年以来,八菱科技全资子公司印象恐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就开始斥巨资投入建设《远去的恐龙》项目。

据八菱科技年报披露,截至2018年末印象恐龙工程累计实际投入金额3.37亿元,累计实现收益-7358.19万元。本报记者梳理其过往财报发现,单2018年该项目的亏损就达5382.26万元,这也意味着文化演艺业务正式运营后成为了上市公司业绩的“拖累”。

事实上,今年4月上市公司预计《远去的恐龙》项目继续亏损而暂停了演出。主营业务为汽车零部件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八菱科技,开始向另一个陌生领域进行转型。

八菱文图1_副本.jpg

对此,文凤汽车创始人张志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未来的整个汽车市场生态来看会是一种下降趋势,即使有所复苏的话,也是一种低速增长状态。这应该是八菱科技面对整个汽车市场的低迷状态所做出的战略调整。

不过,沈萌却认为,八菱科技是一种盲目扩张且扩张思路有蹭热点概念的嫌疑。日本企业对基本元器件都能做到精益求精,如果上市公司老老实实深耕原有主业,那么即便是汽车散热器也仍然有巨大的改进空间。

特定股东计划清仓式减持

仔细回看八菱科技在2018年各个季度的业绩表现,就会发现任一季度的下滑均在80%以上。业绩看不到好转的迹象,控股股东杨竞忠率先开始逃离。去年10月,杨竞忠拟将20%的股权协议转让给南京红太阳金控供应链有限公司。两个月后因协议有效期结束,双方未签署正式的股权转让协议而作罢。

东边不亮西边亮。2018年12月,杨竞忠和实际控制人顾瑜夫妻二人拟将11%的股权协议转让给车行天下(惠州)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有趣的是,截至2019年4月下旬,后者还在筹措股份转让款。此外,杨竞忠还协议转让了10%的股权给王安祥,这一转让以收购弘润天源为前提。

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协议转让股份后,公司高管、特定股东也再加速减持。2019年2月21日至3月13日,八菱科技财务总监黄生田通过集中竞价等方式共进行了9次减持,合计套现583.21万元。该轮减持期满后,黄生田再次以“个人资金需求”为由,计划在2019年内减持手中持有的所有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继黄生田后,5月8日,八菱科技另一高管黄志强也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7.12万股,套现142.85万元。而其特定股东陆晖更是计划将手中的股票进行清仓式减持。6月19日和20日,陆晖分别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的方式共计减持139.54万股,套现2056.89万元。可以预见的是,这只是陆晖减持的开始。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上市公司股东减持确实比较多。一方面可能是整体增长低迷,上市公司高管通过减持套现,解决资金问题;另一方面,可能有些股东对公司未来前景没信心,所以通过减持减少控股量。无论如何,这种减持对于股价都会形成负面影响。

对于八菱科技今后在扭亏方面有哪些计划?控股子公司弘润天源会如何来控制和减少与王安祥之间的关联交易?记者已发采访函至上市公司并致电相关人员告知董秘。八菱科技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是窗口期,监管形势又严,怕触碰高压线。我们得谨慎又谨慎,窗口期不接受任何采访。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