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总经理强行抢夺公章?对赌协议引发鸿利智汇子公司“动手”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7-13 19:20:09

摘要:7月12日晚,上市公司鸿利智汇(300219.SZ)对外披露,谊善车灯在拖欠货款、银行账户被冻结之外,竟然还发生了总经理“暴力抢夺公章”事件。

总经理强行抢夺公章?对赌协议引发鸿利智汇子公司“动手”

华夏时报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丹阳谊善车灯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下称“谊善车灯”)近期“祸不单行”。

7月12日晚,上市公司鸿利智汇(300219.SZ)对外披露,谊善车灯在拖欠货款、银行账户被冻结之外,竟然还发生了总经理“暴力抢夺公章”事件。

公章纠纷因何而起?

谊善车灯是鸿利智汇的控股子公司,2017年后者以2.1963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前者56%的股权。至今收购发生不到两年,就已爆发诸多问题。

7月12日晚,鸿利智汇在一份公告中称,公司收到委派至谊善车灯工作人员的通知,谊善车灯股东之一及总经理郭志强以讨论工作为由,将负责保管谊善车灯公章的工作人员叫到办公室,要求其将公章交由其个人保管,工作人员向郭志强说明其保管公章的职责和公章使用权限后予以拒绝,郭志强随即强行抢夺公章(包括合同章),期间将工作人员打伤。

7月13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谊善车灯工商备案资料中的电话,询问是否发生了公章抢夺事件,接听的谊善车灯工作人员表示“不太清楚”,记者询问郭志强是否为谊善车灯总经理,该工作人员仍然表示“不太清楚”,随后电话没了声音。

抢夺公章之前发生了什么?按照鸿利智汇方面的说法,上市公司与郭志强的纠纷源于业绩补偿承诺。

2017年鸿利智汇收购谊善车灯56%股权的交易,交易对手是丹阳市泽博汽车零部件厂(有限合伙)(下称“泽博合伙”),彼时郭志强为谊善车灯另一股东,当时三方共同签署了《关于丹阳谊善车灯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下称《股权转让协议》)。

《股权转让协议》中包含了一项4年业绩对赌协议:泽博合伙、郭志强承诺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谊善车灯将分别实现扣非后净利润2300万元、3300万元、5300万元、8350万元。

但2018年谊善车灯未能实现目标。

2019年4月24日,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关于谊善车灯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业绩承诺实现情况的专项审计报告》,报告显示谊善车灯2018年度的净利润为-33890409.03元,泽博合伙、郭志强未完成《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的谊善车灯2018年度的业绩承诺。

根据鸿利智汇方面的说法,该专项审计报告出具后,上市公司多次和泽博合伙、郭志强协商解决方案,并且在《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期限内确认要求泽博合伙、郭志强履行《股权转让协议》中的股权回购义务;2019年6月19日,公司向泽博合伙、郭志强再次明确提出股权回购要求,要求其依据协议约定履行回购义务,支付回购款,并同时委托律师事务所向泽博合伙、郭志强发出《律师函》重申该要求,各方后续就股权回购的具体事项进行了多次协商讨论,但泽博合伙、郭志强最终拒绝履行股权回购义务。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天眼查资料发现,实际上,被指拒绝回购的泽博合伙,其也是郭志强实际控制的有限合伙企业,郭志强持股99%。

泽博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一直在郭志强和名为“邹明爱”的自然人之间变化。

天眼查资料显示,2019年6月26日,泽博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由邹明爱变为郭志强;2018年6月15日,泽博合伙负责人由郭志强变更邹明爱。

7月13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致电邹明爱手机,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除了泽博合伙,郭志强还是丹阳市新钱庄沐浴休闲有限公司(下称“新钱庄”)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42.86%。《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新钱庄工商备案资料中的手机号,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此后记者以“是郭志强先生吗”为由添加该手机号下的微信号为好友,该用户通过好友后,记者亮明身份,询问详情,该用户又称不是郭志强,并迅速删除了记者微信。

上市公司声称要另刻新公章

按照鸿利智汇的说法,抢夺公章事件发生后,报了警。但公章归属问题似乎并没有因此解决,郭志强的人身自由似乎也没有受到限制。

鸿利智汇在7月12日的公告中称,谊善车灯将按照法律规定尽快重新刻制公章,在谊善车灯公章被抢走期间,任何人使用该公章签订的任何合同、协议以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使用该公章而形成的任何书面文件本公司、谊善车灯将不予承认。

“鉴于谊善车灯的公章已被郭志强个人控制,如郭志强不当使用公章,将导致谊善车灯的资产流失风险,公司为谊善车灯第一大股东,可能因此遭受经济损失。”鸿利智汇在公告中称。

7月13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致电鸿利智汇证券部,试图了解报警后发生的情况,但电话一直处于占线或无法接通状态。

爆发公章纠纷的谊善车灯,可谓内忧外患,还发生了拖欠货款、银行账户被冻结事件。

同样在7月12日晚,鸿利智汇公告称,2019年7月9日,富新电子以谊善车灯拖欠货款80076732.7元为由,向丹阳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谊善车灯支付拖欠货款及相关利息。2019年7月9日,富新电子向丹阳市人民法院申请对谊善车灯进行财产保全,冻结谊善车灯银行存款人民币80076732.7元或查封其等值的其他财产。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实际被冻结的四个银行账户,每个账户只有几千元人民币的资金。

谊善车灯的部分生产设备也被丹阳市人民法院查封。

“本次诉讼所涉及事项及金额,预计对谊善车灯现金流有一定的影响,对谊善车灯的正常运营亦将产生较大影响,对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暂无法准确预计。”鸿利智汇在公告中称。

鸿利智汇于2011年上市,目前主营业务为鸿利智汇LED封装业务、LED汽车照明业务、互联网车主服务等。

2018年,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22%至约4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约41%至约2亿元,扣非后净利只有6337万元,同比下降约74%。

根据其年报说法,2018年度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就包括谊善车灯业绩不佳: 一、子公司谊善车灯受汽车行业、整车配套项目延迟等因素影响,2018年度业绩承诺未达预期,公司计提商誉减值1.49亿元;二、子公司金材五金受消费电子行业波动等因素影响,2018年度业绩承诺未达预期,公司计提商誉减值0.6亿元;三、公司计提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减值0.49亿元。

2019年一季度,鸿利智汇营收同比增长7.89%,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同比增长11.28%至1.03亿元,扣非后净利同比增长11.68%至6907万元。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