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贷还是私募?P2P平台急切想要披上合法外衣

作者:闫军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7-05 18:54:55

摘要:过去一年,P2P频频暴雷,这让网贷平台规范化提上日程。目前,网贷公司数量锐减,众多网贷公司正在谋求转型,即从网贷转型成为助贷。虽然转型存在不小难度,但众多网贷公司仍需“硬着头皮”走下去,不然就面临退出。

助贷还是私募?P2P平台急切想要披上合法外衣

见习记者 闫军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深圳报道

去年行业暴雷潮爆发之时,市场预测P2P行业的“凛冬将至”。

今年过半,行业出清加快,网贷之家发布的行业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网贷行业正常运营数量下降至864家,跌破900家大关。此外,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7月4日数据显示,网贷机构数量比2018年初下降57%。

和此前的喧嚣相比,当下的平台“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目前仍没有一家平台完成备案,合规是高悬在平台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着平台主动或被动退出的增加,投资者的信心却在一点点耗尽,对于不想退出或者不能退出的平台,拿私募牌照、做助贷等转型方式成为求生的“救命稻草”。

目前,网贷平台转型的主要方向主要是助贷、小贷公司以及其他持牌机构。根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统计,目前已经有35家网贷平台宣布转型或已经转型。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艾亚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网贷平台转型一般会偏向自己的优势,比如资产端资源丰富的向小贷、助贷转型,有牌照的向相应的持牌领域转型。

私募:由牌照增信到业务落地

事实上,从去年年底已有不少平台透露过,已经手握私募牌照。

华南一位网贷从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不少公司的操作是这样的:成立新的公司,取得私募牌照,与此前公司做个隔离,这样查不出前后两家公司的联系,但是客户可以共享导流。

转向私募的平台多数属于体量较大的,其中投资者最为熟知的代表就是红岭创投。

3月23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红岭社区发帖《虽然是清盘,但不是说再见!》,该文称,红岭创投将于2021年12月底清盘线上债权资产,未到期部分债权由红岭控股全额收购,旗下投资宝平台转型线下私募,亿钱贷平台则继续保留并争取备案。

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私募客群跟P2P客群重叠度很低,红岭创投转型私募主要是为了消化不良,以私募资金接先前P2P对接的大标。

此外,也有分析人士指出,私募牌照对高管要求、制度管理、注册资本等多方面要求并不低,多数网贷平台走不通这条路。

助贷:由TO C向TO B找出路

6月底,信而富表示停做网贷,拟引入1亿元投资转型做助贷。头部平台转型做助贷成为今年上半年行业的特点之一。

助贷,可以理解为平台通过自有系统或渠道筛选目标客群,在完成自有风控流程后,将较为优质的客户输送给持牌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经持牌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风控终审后,完成发放贷款的一种业务。

从业务逻辑上讲,网贷平台的资金来源由TO C到面向TO B。那么,助贷业务的转型是否可行?

从政策依据方面来讲,2019年初监管方面发布的《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指出,网贷机构被鼓励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

从实际运营的经验上看,以拍拍贷为例,其今年一季报显示,在7.03亿元的净利润中,助贷业务占比已超过三成。此外,乐信也早已将权重移向了助贷。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张叶霞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助贷机构主要是向金融机构提供获客、授信审查、风控、贷后管理等环节的服务,其侧重点和发力点是资产端,所以在资产端具备核心竞争力的平台更适合转型助贷,如流量、场景、获客能力、风控能力、用户数据等核心竞争力具有明显优势。目前助贷市场竞争也逐渐激烈起来。

事实上,助贷业务中早有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布局,网贷平台转型未来可能仍需牌照。

此外,艾亚文指出,网贷转型助贷,公司架构可能需要调整,对出借人做好安抚工作,并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还需要具备一定的资源优势。

转型难度并不小

从统计数据来看,当前有35家平台表示要转型,和800多家的基础相比,数量不是很多。

张叶霞介绍,网贷平台的出路主要有四条,即备案、转型、良性退出、被收购兼并重组。

其中,严格合规且具有一定规模的网贷平台可以冲刺网贷备案;合规备案难度较大但具备核心竞争力如资产端、技术、风控能力强的平台可选择转型为助贷机构、为持牌的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网络小货公司等;而自身优势不明显、无核心竞争力的小平台可能就会面临被清退出局、良性退出的结局;小而美的平台则可能会被头部平台或有实力的机构收购兼并重组。

“自认为本身获得备案的可能性不大,或者平台网贷业务发展不如预期时,及时转型或是一件好事。” 艾亚文也指出,在转型时也面临着较多的挑战,比如消化存量业务,出借人对平台的解决方案是否认可,新进入行业牌照问题,以及会面临不同于网贷的监管政策要求等等。

不少专家认为虽然转型是一种尝试,但是难度却也是“肉眼可见”。网贷天眼相关分析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目前由于互联网小贷牌照的发放处于停滞状态,导致转型互联网小贷困难;网贷平台由于风控逻辑与传统金融公司有区别,且针对更次级人群,获得正规金融机构的认可的成本相对较大。

对于助贷业务,监管有明确要求银行不得将核心业务外包给第三方机构,且没有担保资质的第三方不能提供增信服务,那么对于助贷机构来说若要满足银行的“兜底”要求,则必须通过融资担保公司,这在无形中又增加了一分成本。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