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生集团“失联”了?被列入经营异常者名录背后是资金链危局

作者:王晓艳 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6-28 20:56:17

摘要:2015年还是世界500强企业,2016年营收达到626亿元,短短3年间便“失联”,深圳大生集团怎么了?

深圳大生集团“失联”了?被列入经营异常者名录背后是资金链危局

见习记者 王晓艳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深圳报道

6月24日,据媒体报道,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福田局近日将深圳市大生农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生集团”)列入了经营异常者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对此,有市场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被列入经营异常者名录将会使企业的日常经营活动受限。除了银行开户、贷款等业务会受到影响,政府部门还将对其实施信用联合惩戒,并限制或者禁入政府采购、工程招投标等工作。

2015年还是世界500强企业,2016年营收达到626亿元,短短3年间便“失联”,深圳大生集团怎么了?

“华信事件”负面影响

官网显示,大生集团成立于2005年,是集资产管理、资本运作、产业投资和生产经营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旗下拥有A股上市公司江泉实业和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公司大生农业金融(上海大生农业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4月30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告称,公司若干客户业务受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华信”)事件所影响,公司持有人应占年度利润将减少约2亿元至2.5亿元。一个月前的3月21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告还称,公司持有人应占利润由去年约人民币3.07亿元增加约11%至约人民币3.4亿元。

2018年3月,中国华信创始人董事长叶简明被查,中国华信卷入了违约、评级下调、股权冻结等一系列事件。华信事件发生后,大生农业金融股价一度暴跌75%。大生农业集团发布声明,大生集团实控人兰华升已不再任职中国华信董事,股价一度趋于稳定。5月2日,大生农业股票复牌,当天再跌25%。

华信系与大生集团的渊源要追溯到2014年,彼时,兰华升之前所在的福建大生控股有限公司在2014年4月发生工商变更,从福建华信控股有限公司更名而来。

《华夏时报》记者通过查询发现,福建华信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主要经营范围是能源领域的投资和贸易,并参与国家石油能源的基地储备项目。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华信石油集团有限公司现名为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为中国华信的经营主体之一。

在华信系退出福建华信(即福建大生)之时,大生集团成为股东,后者实控人正是兰华升。

流动资金短缺泥淖

《华夏时报》记者在查询相关网站时发现,除了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大生集团面临着多起开庭公告和法律诉讼,其中大部分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并有4起作为失信被执行人(即老赖)的记录。作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大生集团行为具体情形均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大生集团财政状况堪忧同样表现在子公司上。今年4月22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告称,根据上海华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出及提交针对公司全资附属公司上海大生农化有限公司的起诉书,大生农业金融需要偿还本金及相关利息3.09亿元,逾期利息2746万元以及相关复合利息、法律费用、担保人费用合计156万元。

由于上海农化未能履行其于民事调解令项下的还款责任,根据上海法院发出日期为2019年4月23日并已于2019年5月30日送达公司的执行裁定书,上海法院下令冻结及划拨上海农化、深圳大生、大生福建及香港大生人民币3.39亿元的银行存款,如资金不足,或将查封、扣押、拍卖或变卖上述公司相应价值的资产。

“欠债不还”,大生农业金融的发债融资计划也被迫搁浅。深交所综合协议交易平台信息显示,大生农业金融拟发行金额15亿元的2017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项目显示为“终止”,更新日期为3月7日。该笔融资的承销商/管理人为上海华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后者也是华信金融板块成员企业。

对于目前大生集团具体的债务情况,《华夏时报》记者对大生集团进行了采访,但截止发稿前,对方未予回应。

子公司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大生集团的资产状况到底有多差?其持有的上市公司江泉实业股权被强制拍卖可见一斑。

江泉实业6月22日公告称,根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书》,公司股东大生集团持有的公司6566.71万股股票将被司法拍卖、变卖。

大生集团持有江泉实业股份6840.3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37%,上述股份已全部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江泉实业于2018年7月11日收到大生集团通知,因大生集团与国民信托有限公司股票收益权转让与股份质押交易事项,大生集团于2018年7月10日收到深圳中院发来的《执行通知书》。

为解决向国民信托股权质押借款所产生的债务纠纷,大生集团于2018年12月26日与本次股权质押融资的主要出资方东方资本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将其所持公司6840.32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3.37%)股份对应表决权全部委托东方资本行使。

东方资本同意在其实际控制江泉实业后,由东方资本和大生集团双方共同推进司法进程,通过司法手段全面解决国民信托与大生集团双方债务纠纷。东方资本因此成为可支配公司最大单一表决权的股东,江泉实业控股股东由大生集团变更为东方资本。

2017年7月,大生集团以10.6亿元收购杉杉全资子公司宁波顺辰持有的上市公司的6840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3.37%,成为江泉实业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兰华升。

接手不到两年,大生集团就失去了江泉实业这座城池,兰华升也从江泉实业卸任。江泉实业提示称,如果相关股份最终被司法拍卖、变卖,公司实际控制权仍存在变动的可能性。目前,江泉实业实控人为东方资本。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