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海证券踩雷*ST高升股权质押:“通道业务、控股股东身份只是工商登记需要”?

作者:闫军 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6-24 19:08:12

摘要:上市公司*ST高升连发两份司法拍卖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韦氏家族累计7.17%的股权拟被拍卖。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暴雷被强制拍卖股权,除了实控人、股东焦虑,更为焦虑的还有其他为上市公司提供股权质押的机构。

国海证券踩雷*ST高升股权质押:“通道业务、控股股东身份只是工商登记需要”?

见习记者 闫军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深圳报道

近期,央行调高多家头部券商短融上限,非银机构受“股权质押”导致的流动性紧张之苦久矣,以头部券商来传导流动性促进券业市场的健康运行。不过对于中小券商来讲,这“远水”能否解得了“近渴”还未可知。

近日,上市公司*ST高升连发两份司法拍卖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韦氏家族累计7.17%的股权拟被拍卖。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暴雷被强制拍卖股权,除了实控人、股东焦虑,更为焦虑的还有其他为上市公司提供股权质押的机构。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ST高升第一大股东北京宇驰瑞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宇驰瑞德”)和第二大股东蓝鼎实业(湖北) 有限公司(下称“蓝鼎实业”)超过99%的股权早已经质押,其中大部分股份质押给了宁波保税区宇睿鑫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宇睿鑫通”),工商登记显示,宇睿鑫通的控股大股东则是国海证券。

随着*ST高升违规担保共同借款被“披星戴帽”,股价一路暴跌,已有股权质押回购无果的机构诉诸法律,账面损失已经逐渐浮出水面。

“国海证券并没有出一分钱,只是做了资管通道业务,是第三方投资人委托,严格按照产品管理人的指令进行投资。”国海证券一位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称。

两则司法拍卖搅动市场

在深陷违规担保泥潭之后,*ST高升实控人可能面临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债主开始通过司法程序追债。

不到5天时间,*ST 高升实际控制人韦振宇累计7.17%的股权拟被司法拍卖。

6月17日,*ST 高升公告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拟于7月15日10时至7月16日10时止(延时的除外)在北京二中院阿里巴巴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公开拍卖公司第一大股东北京宇驰瑞德投资有限公司所持公司2265千万股限售流通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08%。

6月22日,公司再度公告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拟于7月22日10时至7月23日10时止(延时除外)在深圳中院阿里巴巴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公开拍卖公司第二大股东蓝鼎实业(湖北)有限公司所持公司5536千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5.09%。

公开资料显示,宇驰瑞德和蓝鼎实业为一致行动人,实际控制人为韦振宇。*ST高升公告称,公司前两名股东宇驰瑞德和蓝鼎实业所持公司全部股份均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若上述股东所持股份后续继续被司法强制执行,可能导致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华夏时报》记者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了解到,目前宇驰瑞德投资持有的2265万股即将拍卖,起拍价为6246.87万元,每股均价为2.758元/股,开拍时间为7月15日;蓝鼎实业持有5536万股面临拍卖,起拍价1.3亿元,每股起拍价为2.17元/股。

截至6月24日,*ST高升收盘价为2.31元/股,上述拍卖分别有486次和1182次围观,但是无一人报名。

公开资料不难发现,第一大股东宇驰瑞德99.21%的股权处于质押,而第二大股东蓝鼎实业更是高达99.87%的股权处于质押。那么,背后的股权质押还牵扯了哪些机构?

踩雷股权质押

事情还需要从2016年说起。刚刚经历了“股灾”、“熔断”的A股上市公司纷纷选择股权质押为企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数据显示,整个2016年操作过股票质押交易的上市公司有1595家,在A股中占比达52.57%。当时高升控股也是其中之一,不过这家上市公司较为夸张的是,实控人99%的股权已经质押,其中,大部分是质押给了宇睿鑫通。

2016年8月18日,高升控股公告称,宇驰瑞德、蓝鼎实业分别将所持有公司的63.07%和61.91%的股份质押给了宁波保税区宇睿鑫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质押开始日为2016 年 8 月17 日,公司当天股票收盘价为25.98元/股,前一天收盘价为25.5元,质押价格也就是前20个交易日的均价,为26元左右。

根据股权结构显示,宇睿鑫通的控股大股东是国海证券,持股比例为64.1%,其他股东还有:上海宏钧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持股32.05%)、安信信托(持股3.21%)和义乌市容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0.64%)。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作为宇睿鑫通的第一大股东,国海证券过往的公告中似乎并没有体现该笔股权质押。对此,国海证券上述负责人表示,公司认为没有触发公告的要求。

资料显示,国海证券总部位于广西南宁,是广西唯一一家上市金融机构,公司证券经纪业务在广西市场占有率位列第一。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23亿元,同比下降20.17%,净利润7314.28万元,同比下降80.53%。

“看起来国海证券是宇睿鑫通的控股股东,但这只是工商登记系统规则要求,和国海证券没有关系。”国海证券相关负责人强调,这个可以去工商局去核实。

不论从起拍价还是当前股价计算,即使算上去年10股送10股,机构手中握有股权质押的*ST高升实际价格也只有不到5元。这意味着,在没有补充质押的情况下,宇睿鑫通每股损失高达20元,累计浮亏超过19亿元。

国海证券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股权质押并没有用公司的钱,而是第三方公司委托其进行的股权质押,不会对公司造成任何影响。但是该人士拒绝透露第三方委托公司的具体信息。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股权质押分为场内股权质押和场外股权质押,一般而言,因场外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除非是股权质押比例过高、标的有问题等原因,上市公司更会选择场内直接质押给券商。

“显然*ST高升质押给宇睿鑫通的属于场外股权质押,即便如国海证券所言,有第三方公司通过其进行了购买投资,但是从现在*ST高升的股价表现来看,国海证券的风控难以让人信服。”上述人士表示。

事实上,因股权质押暴雷等原因,国海证券去年不得不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达1.33亿元。此外,该公司2018年年报中有多起涉及股票质押式回购诉讼事项。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