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高管违规减持老婆“背锅”? 涪陵榨菜碰上“乌龙指”的隐情

作者:邸凌月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5-21 17:38:24

摘要:5月20日,涪陵榨菜(002507.SZ)发布关于高级管理人员违规减持公司股票及致歉的公告称,5月17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贺云川关于减持完成及因误操作违规减持公司股份的情况说明及致歉声明,贺云川违规减持3153股。

 高管违规减持老婆“背锅”? 涪陵榨菜碰上“乌龙指”的隐情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邸凌月 陈锋 深圳报道

A股上市公司又现一例高管老婆的“神操作”。

5月20日,涪陵榨菜(002507.SZ)发布关于高级管理人员违规减持公司股票及致歉的公告称,5月17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贺云川关于减持完成及因误操作违规减持公司股份的情况说明及致歉声明,贺云川违规减持3153股。

公告称,系贺云川配偶误操作,贺云川目前持股涪陵榨菜96.5839万股,按照5月17日股价28.78元,市值仍有2780万元。

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肯定会严肃处理这件事,配合监管部门进行调查。

副总违规减持另有隐情

公告显示,涪陵榨菜于2019年4月2日披露了《关于高管减持公司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公司高管贺云川计划于2019年4月25日至2019年7月24日期间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30万股,拟减持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0380%,占其所持涪陵榨菜股份的23.6408%,拟减持股份未超过其所持涪陵榨菜股份总数的25%。

贺云川于2019年5月15日至2019年5月17日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份30.315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384%,成交均价为29.43元,成交金额为892.32万元。

经公司自查,贺云川此次减持前最近一次交易公司股票时间为2019年5月17日,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增持卖出25万股,此次减持前持有公司股份121.58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540%,此次减持后持有公司股份96.58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224%。

因此,实际操作较减持计划数量上限多出3153股,构成违规减持。

对于处理情况,涪陵榨菜称,经与贺云川核实,因其本人工作繁忙,证券账户由其配偶代为管理,因其配偶对高管减持的要求认识不足,操作失误,在贺云川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减持股票交易操作。

在意识到上述情况构成违规减持后,贺云川主动向公司报告,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并对本次违规减持公司股票行为给公司的负面影响深表歉意,对广大投资者致以诚恳的道歉,今后将加强对持有公司股票证券账户的管理,并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

《华夏时报》记者从一位接近涪陵榨菜的人士处了解到,涪陵榨菜对待这件事会非常严肃处理,并且配合监管部门进行后续的调查。此外,贺云川副总经理主要负责生产方面的工作。

02.JPG

股价飞涨 股东减持

资料显示,贺云川生于1965年,硕士研究生学历,国际商务师;历任涪陵地区外贸茶厂/茶叶公司业务科科长、涪陵市外贸进出口公司办公室主任等职务;1998年加入涪陵榨菜,曾任技术员、生产企业副厂长、产品经理部副经理、产品经理部经理,2007年3月至2014年6月担任涪陵榨菜总经理助理,2014年6月至今任涪陵榨菜副总经理。2018年贺云川税前年薪为41.94万元。

涪陵榨菜于2011年11月23日登陆深交所,上市后,涪陵榨菜营业收入从5.45亿元一路增长至2018年的19.14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也从0.54亿元增长至6.38亿元,也因此有“榨菜中的茅台”之称。2019年一季度,涪陵榨菜延续此风格,营业收入为5.27亿元,同比增长3.81%;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54亿元,同比增幅高达35.27%。

业绩持续走高的同时,涪陵榨菜在二级市场也备受追捧,截至5月21日,涪陵榨菜报收27.80元/股,总市值高达219.4亿元。

3.JPG

不过,今年以来,除了何云川进行了两次减持,共减持30.31万股,合计套现881.34万元;一季报显示,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全国社保基金四零六组合也减持228.83万股,持股比例变动0.2899%;汇添富成长焦点混合、嘉实优质企业混合均做了减持,减持数量分别为50万股、84.84万股,持股比例变动分别为0.0633%、0.1075%。

4月已现老婆偷听电话内幕交易案

就在上个月,证监会发布了一则内幕交易案例,也与配偶有关,简言之,即老婆偷听老公电话内幕交易600万股票,结果亏227.44万元。

证监会发布的处罚书显示,王某锋是杭州搜影的创始股东和时任董事长,是巨龙管业(现已更名为艾格拉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巨龙管业”)重组项目杭州搜影方主要负责人,为内幕信息知情人。2016年11月7日,巨龙管业将二次上会修改方案通知了王某锋,王某锋从该日起知悉内幕信息。

王永琴则是王某锋的配偶,二人共同生活,关系密切,且王永琴承认,大约2016年11月初至12月底,几次在家里听到王某锋打电话与别人讨论杭州搜影并购重组的事情,并问过王某锋并购重组的意思以及巨龙管业并购重组后的前景,自己萌生了买“巨龙管业”的想法,使用的资金为夫妻共有财产。

接下来,王永琴使用了其实际控制的“郑某敏”账户、“张某平”账户两个账户进行交易。具体来看,“郑某敏”账户于1998年2月19日开立于财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财通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2016年12月10日左右,张某平根据王永琴买入“巨龙管业”的要求开始借用“郑某敏”账户,自此至调查日,该账户和对应的同名三方存管银行账户均由张某平控制使用。

根据王永琴买入“巨龙管业”的决策要求,张某平使用“郑某敏”账户通过本人尾号5424的手机操作下单,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于2016年12月16日、19日买入“巨龙管业”共计23.25万股,成交金额共计498.67万元。内幕信息公开后,于2017年12月19日全部卖出。“郑某敏”账户内幕交易“巨龙管业”亏损229.59万元。

“张某平”账户于2016年11月8日开立于财通证券杭州文二西路证券营业部,该账户和对应的同名三方存管银行由张某平本人控制使用。

根据王永琴买入“巨龙管业”的决策要求,张某平使用“张某平”账户通过本人尾号5424的手机操作下单,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于2016年12月13日至15日买入“巨龙管业”共计47200股,成交金额共计99.83万元。内幕信息公开后,于2017年12月19日卖出31100股。“张某平”账户内幕交易“巨龙管业”盈利2.14万元。

证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王永琴指使张某平使用“郑某敏”账户和“张某平”账户内幕交易“巨龙管业”合计亏损227.44万元。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