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要闻正文

生态环境部固废司成立170天后:“危险废物倾倒长江终于有人管了”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3-30 08:03:51

摘要:“当前,我国固体废物、化学品和重金属环境管理工作基础相对薄弱,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任务十分艰巨。我们要充分认识这项工作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既打攻坚战,又打持久战。”邱启文说。

生态环境部固废司成立170天后:“危险废物倾倒长江终于有人管了”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距离2018年10月8日,邱启文作为生态环境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下称“固废司”)司长正式亮相已经过去170多天了。

去年9月,环境部“三定方案”公布,相比以前增设了固废司等机构。“三定方案”规定,固废司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全国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等污染防治的监督管理。其中包括:拟订和组织实施相关政策、规划、法律;组织实施危险废物经营许可及出口核准、固体废物进口许可等环境管理制度;负责相关国际公约国内履约工作等。

去年10月8日,环境部召开干部大会,23个司局级机构的新司长正式亮相,邱启文也是其中之一。不过,直到今年3月28日,在环境部3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邱启文才第一次作为固废司司长亮相部里的新闻发布会,向媒体介绍了我国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环境管理的有关情况。

他表示,固废司目前的重点工作是“配合修订1部法律、推进2项重大改革、实施2大专项行动”。即:积极配合修订《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坚决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组织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着力实施打击固体废物非法转移倾倒专项行动和废铅蓄电池污染防治专项行动。

“当前,我国固体废物、化学品和重金属环境管理工作基础相对薄弱,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任务十分艰巨。我们要充分认识这项工作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既打攻坚战,又打持久战。”邱启文说。

“危险废物倾倒长江终于有人管了”

2018年9月28日,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法院,“10.12”跨省倾倒固废污染长江环境案正在这里审理。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7月27日至2017年5月22日期间,浙江宝勋精密螺丝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宝勋”)负责人黄冠群、姜家清违反国家规定,将酸洗污泥交由无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李长红等处置。李长红等三人又通过伪造国家机关、公司印章,在江苏淮安、扬州、苏州、安徽铜陵等地非法处置酸洗污泥共计1071.61吨。经鉴定,涉案的酸洗污泥是具有毒性特征的危险废物。

最终,法院判处浙江宝勋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其他12名被告人均犯污染环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罚金。浙江宝勋及被告人同时还要连带赔偿应急处置、环境修复等费用合计665万余元,并在媒体上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

“10.12”跨省倾倒固废案其实并非个例,近年来,危险废物倾倒长江事件屡次发生,对长江周边的生态环境产生了很大影响。

“危废倾倒严重威胁长江生态环境安全和沿线群众身体健康。去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对危险废物倾倒长江事件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我部高度重视,会同沿线省市和相关部门坚决遏制危险废物非法转移和倾倒高发态势。”邱启文表示。

针对这一问题,环境部去年开展了“清废行动2018”专项执法行动。组成150个督查组,进驻长江经济带11省市,对固体废物非法倾倒堆存情况进行全面摸排核实,联合公安部挂牌了45起环境违法犯罪案件。

同时,环境部还开展了长江经济带固体废物大排查,全面摸排沿江沿岸固体废物非法倾倒点,梳理危险废物和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的产生源及流向,调查危险废物处置能力,评估分析能力缺口。

“截至目前,我们向长江经济带11省市交办的1308个突出问题已完成整改1304个,整改率达99.7%。”邱启文说,“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也将危险废物处置情况纳入了督察范畴。”

除此之外,环境部还努力建立健全环境监管的长效机制,去年印发了坚决遏制固体废物非法转移和倾倒的专项行动方案和通知,以点带线、以线促面,全面推进突出问题的整治。

“今年,我们将继续聚焦长江经济带,开展‘清废行动2019’,严厉打击固体废物尤其是危险废物非法转移倾倒等环境违法行为。”邱启文说。

“严厉打击非法收集处理废铅蓄电池的行为”

除了“打击固体废物非法转移倾倒专项行动”,固废司2018年的另外一个专项行动就是“废铅蓄电池污染防治专项行动”。

“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铅蓄电池生产国和消费国。据有关方面统计,2017年我国铅蓄电池产量约380万吨,超过全球总产量的40%。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废铅蓄电池污染防治工作,中央领导同志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把废铅蓄电池污染治理作为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要内容。”邱启文说。

在这方面,固废司一直在推动修订《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等,进一步明确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完善废铅蓄电池收集经营许可和简化跨省转移审批等内容。

“同时,我们还联合有关部门印发了《废铅蓄电池污染防治行动方案》,开展铅蓄电池生产企业集中收集和跨区域转运制度试点工作,切实加强废铅蓄电池污染防治工作。”邱启文说。

对于非法收集处理废铅蓄电池的行为,固废司的态度则是严厉打击。结合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和危险废物专项行动,会同公安部等相关部门,重点打击非法收集、拆解废铅蓄电池和土法炼铅等活动。

“废铅蓄电池非法再生工艺简单,流动性强,极易死灰复燃。含铅酸液处理难度大、成本高,少数企业高价收购‘倒酸’电池,也诱使一些收集者非法拆解倾倒酸液,造成环境污染。”邱启华表示。

下一步,环境部将重点组织落实好《废铅蓄电池污染防治行动方案》、《集中收集和跨区域转运制度试点工作方案》,协调相关部门形成合力,推动建立规范有序的收集处理体系,严厉打击涉废铅蓄电池违法犯罪行为。

“绝对不会放松‘洋垃圾’进口管制”

2017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禁止洋垃圾入境 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随后,原环保部会同海关总署等14个部门成立部际协调小组,制定实施了《全面落实<实施方案>2018——2020年行动方案》,先后三次四批调整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加严了环保标准提高进口门槛。

“2017年和2018年两年,固体废物实际进口量同比分别下降9.2%和46.5%。2018年全国固体废物进口总量为2263万吨,与2016年相比减少了51.4%。应该说政策的调整效果明显,顺利完成了阶段性调控目标任务。”邱启华说。

未来,中国会不会放松对固体废物进口的管制?邱启华表示,虽然当前改革进入深水区,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复杂,任务更加繁重艰巨,但中国不会放松对固体废物进口管制。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绝不会放松、放宽要求,更不会走回头路。中国不会放松对固体废物进口管制,而会继续坚定不移,一以贯之。”他说。

此外,一些国外的公司和行业协会认为,中国的固废限制没有区分废物和资源,将其中一些可以作为冶金原材料的资源也作为限制行列,导致国外出口者的风险急剧上升。

对此,邱启文表示,他认为这种理解是有失偏颇的,中国实施禁止洋垃圾入境针对的是固体废物,而不是原料产品。

他表示,各国根据国情不同,对于废物的定义和管理也不尽相同。我国的法律对固体废物定义有明确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88条规定,固体废物是指在生产、生活和其他活动中产生的丧失原有利用价值或者虽未丧失利用价值但被抛弃或者放弃的固态、半固态和置于容器中的气态的物品、物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纳入固体废物管理的物品、物质。

“应该说,我国固体废物的定义与国际上巴塞尔公约有关废物的法律含义基本一致。同时,我国还制定了固体废物鉴别标准和程序。”邱启文说。

他同时表示,固体废物不同于一般原料产品,具有固有的污染属性,容易携带危险废物、细菌、病原体等有毒有害物质,环境风险和健康危害大,群众反映十分强烈。也正是因为如此,为了保护环境和群众的身体健康,中国政府才会于2017年7月出台了改革实施方案,坚决禁止洋垃圾入境。

“如果是利用固体废物无害化加工处理得到的原材料,满足强制性国家产品质量标准,不会危害公众健康和生态安全的,不属于固体废物,可作为一般货物进行贸易,不会受到实施方案的任何影响。”邱启文说。

他表示,禁止洋垃圾进口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标志性举措。下一步,环境部将继续深入落实“2018-2020年三年行动工作方案”,大幅减少固体废物进口种类和数量,力争到2020年年底前基本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