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与虎谋皮:日本无望讨回北方四岛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4 13:20:15

摘要:事实表明,安倍这次莫斯科之行成果有限,尤其是未能在解决北方四岛争端方面实现重大突破。当然,日本讨回北方四岛原本就是一厢情愿且与虎谋皮,现有地区安全格局如果不出现有利于俄罗斯的根本变化,它不可能交还北方四岛及其毗邻水域。

与虎谋皮:日本无望讨回北方四岛

马晓霖

1月22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结束对俄罗斯为期两天的访问。安倍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3个多小时会谈后对媒体宣布,双方确认有意愿签署和平条约,推动双边关系长期、全面和高质量发展,并就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的经济开发展开合作。事实表明,安倍这次莫斯科之行成果有限,尤其是未能在解决北方四岛争端方面实现重大突破。当然,日本讨回北方四岛原本就是一厢情愿且与虎谋皮,现有地区安全格局如果不出现有利于俄罗斯的根本变化,它不可能交还北方四岛及其毗邻水域。

突破有限:确认签署和约意愿,有望共同开发四岛

据俄新社报道,此次俄日峰会聚焦北方四岛主权归属及缔结和平条约等问题。会谈结束后,普京与安倍对媒体通报了大致内容和成果,但都言辞谨慎,表态各有侧重。

普京表示,这次会谈的气氛是建设性的,两国元首对议程进行了积极讨论,双方都有意愿达成协议,确保双边关系能“长期、全面和高质量地”发展,他强调“俄日和平条约的条款应该为两国人民所接受并得到公众支持,”称双方随后需要开展耐心、细致的工作,敲定均可接受的解决方案条款。普京还强调,俄日在经济领域取得了明显成就,但尚未发生实质性转变,指出双边贸易额可以增加一倍半而达到300亿美元。

安倍则称,他已指示相关部门与俄罗斯在北方四岛展开经济合作,两国外长及元首特使将在2月于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举行谈判,继续推进磋商和平条约,而且双方同意发展两军关系,并邀请普京于今年6月访问日本并参加在大阪举行的G20峰会。

俄罗斯新闻秘书佩斯克在会谈结束后吹风称,俄日正在进行新一轮谈判,强调各国需要加强互信,为此必须开展经济合作。从普京和安倍的表态可以判断,双方的确有意愿达成和平条约,并加强经济合作乃至军事交流,但是,与和平条约相关的争议领土归属双方并没有公开言及,表明此事不但十分敏感,而且双方差距很大,唯一堪称进展的也许是联合开发北方四岛共识,但无关主权归属。

安倍访俄前夕,无论是他本人还是日本媒体,都希望能推动日俄关系取得历史性突破,特别是安倍2012年重新执政时曾对舆论立下军令状,承诺解决北方四岛问题,与俄罗斯签署确立双边关系长远和稳固发展的和平条约。如今,安倍已成为战后出任首相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似乎也到了该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以便使自己彪炳史册的时候了。

安倍和部分日本媒体尽管痴心不改,但难免单相思。俄罗斯固然期待与日本签署和平条约,甚至商谈北方四岛争议,但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俄罗斯会把已吞咽并消化70年的这些岛屿和水域都还给日本。去年11月,安倍曾与普京商谈并决定,以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谈判,这个新进展激活了多年陷入停滞状态的争议话题,也给安倍等带来某些幻想甚至错觉,于是一力向前推动。

1月14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日本同外相河野太郎曾在莫斯科举行会谈为普京与安倍第25次会谈做铺垫。河野会后暗示双方取得积极进展,日本表达了关于北方四岛主权归属意见。拉夫罗夫立即澄清,称不接受日本关于“北方领土”(指千岛群岛)这个提法,并说,“这是日本国内法律规定的提法。作为二战结果,南千岛群岛成为俄罗斯的领土已是事实,如果日本不承认,则不应该期待领土交涉。”拉夫罗夫不仅断然否认俩人存在所谓争议领土主权的讨论,而且于两天后再次重申,向日本移交这些岛屿违背联合国宪章,因为联合国宪章规定二战结果不可动摇。

时过境迁:日本三心二意 俄罗斯“四观”坚定

1956年,日本与苏联发表《日苏共同宣言》,确定尽快签署和平条约,签约后苏联将向日本移交北方四岛中的两个小岛即色丹岛和齿舞诸岛(约占争议领土的7%),但是,宣言没有明确两个主要岛屿择捉岛和国后岛的前途。苏联解体后,继承苏联主要遗产的俄罗斯曾有意遵循《日苏共同宣言》解决遗留问题,特别是领土争端及缔结和平条约。

叶利钦执政时期,俄罗斯基于对日本资金、技术和项目的渴望,曾比较积极地推动双方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但是,当时的日本政府误判形势,以甲方心态提高要价,提出除非一次性归还北方四岛,否则拒绝签署和平条约,坐视逐步解决争议领土的历史机遇。

普京上台后也曾与时任日本首相森喜朗约定,俄罗斯先移交色丹岛和齿舞诸岛,换取日本同意签署和平条约。但是,森喜朗因下台而功亏一篑,新政府调整谈判立场,强硬地要求俄罗斯一并归还四岛而被坚决拒绝,导致双方长期搁置北方四岛归属谈判。

安倍为了收复北方四岛,也试图冲淡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自重新执政后百般讨好俄罗斯尤其是普京本人,此次出访前又重拾森喜朗政策并通过媒体放风称,只要俄罗斯同意移交色丹岛和齿舞诸岛,日本即可与俄罗斯签署和平条约。安倍系的官员承认,让俄罗斯归还占争议领土93%的择捉岛和国后岛并不现实。

事实表明,日本这一务实的分两步走的索岛努力也徒劳无功,俄罗斯仅仅同意搁置主权争议、共同经济开发。尽管双方都有意签署和平条约,但是,俄罗斯只想谈经济合作和远东开发,日本则奢望以经济合作为诱饵换取领土主权,彼此诉求错位,注定这是一桩谈不成的买卖。从根本上说,与日本的三心二意和摇摆不定相比,俄罗斯在远东的发展观、安全观、地缘观和主权观非常明确,这决定了它不会轻易放弃北方四岛。

首先,北方四岛对俄罗斯的东部海陆经济发展关系重大。北方四岛总面积约5000平方公里,地处南北暖流寒流交汇处,毗邻海域堪称“鱼类宝库”,岛上富有温泉、地热、森林、湖泊和牧场等资源,以及金、银、硫磺、硫化铁等矿藏,如果算上经济专属区,其巨大资源与经济价值自不待言。

其次,北方四岛事关俄罗斯的东部与海洋战略攻防体系安全。包括北方四岛在内的千岛群岛共有大小56座岛屿,南北逶迤1200公里,与堪察加半岛构成纵向岛链,不仅将鄂霍次克海与太平洋分隔开来,成为拱卫俄罗斯远东本土的西北太平洋前哨矩阵关键环节,而且扼守具有战略意义的叶卡捷琳娜海峡、弗里斯深水海峡和罗盘深水海峡,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特别是战略核潜艇的进出咽喉,对于俄罗斯的东部与海洋战略攻防体系的完备意义重大。

其三,北方四岛事关俄罗斯整体地缘安全平衡。无论是前苏联还是俄罗斯,与美国和北约的军事博弈重点历来是西部与欧洲大陆,东部与太平洋方向堪称软肋。面对美国重兵集结太平洋以及众多盟友加持的亚太地缘既有格局,尤其是与美国具有军事同盟关系且一直积极充当其亚太再平衡乃至印太战略重要伙伴的日本,俄罗斯戒心重重。日本并没有实现真正的主权与军事独立,而美国从不明确承诺日本收回北方四岛后将不安排驻军,因此,俄罗斯不可能将北方四岛还给日本,进而洞开太平洋门户任由美国舰队进入鄂霍次克海腹地而陷入战略被动。

其四,俄罗斯的领土观也不容其放弃北方四岛。俄罗斯从来以开疆扩土立国,以实力和武力夺取土地为荣,其数百年的民族史和文明史就是一部扩张史和征服史,但凡被纳入版图的土地,除非战败而被迫放弃,否则绝不会拿来做交易,最新例证就是并吞克里米亚半岛。既然俄罗斯通过二战已获取北方四岛,又有《雅尔塔协议》背书,日本作为战败国如果当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此后又数次贪多贪全想一揽子解决而错失机会,已失控70年的北方四岛,仅靠谈判或经济利诱是难以收回的,何况普京旋风卷起的斯拉夫民族主义情绪正处于旺盛阶段。

有条被证实为段子手编造的流行“普京语录”——“俄罗斯疆土虽大,但没有一寸是多余的;在领土问题上没有谈判,只有战争;有本事来抢!”此话虽然不是普京原版,但是,俄罗斯人历来不会轻易出让土地则是不争之实,何况北方四岛意义非同寻常。因此,无论日本花钱收买,以和平条约置换,或以道理游说,都恐怕改变不了收回北方四岛形同与虎谋皮的现实。(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责任编辑:吴丽华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