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常林集团涉嫌造假 骗取十多亿科研资金 科技部介入调查

作者:李继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8-10 21:17:45

摘要:打破国外数十年技术垄断的突破不仅让常林集团获得了诸多荣誉和政策支持,其在后续科研课题的申报上更是如鱼得水。

常林集团涉嫌造假  骗取十多亿科研资金 科技部介入调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继远 北京、济南报道

“得液压者得天下”,液压件是工程机械行业的核心部件,我国目前高达70%的高端液压产品依靠进口。整整6年前,工程机械行业知名主机制造企业山东常林集团高调宣布其成功突破国外对液压件的技术封锁,掌握核心技术并通过国家级鉴定。

打破国外数十年技术垄断的突破不仅让常林集团获得了诸多荣誉和政策支持,其在后续科研课题的申报上更是如鱼得水。

然而仅仅3年时间,常林集团的液压件不仅未能走向市场获取利润,反而在2015底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之中,之后于2017年7月25日经当地法院裁决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诡异反差背后隐匿的真相是,常林集团不仅在当时并不具备完成实验的基本硬件条件,其实验数据也远远达不到技术标准里的要求,所谓国际领先的产品因为“不可靠”更是无法获得市场认可。

不过,常林集团却依靠“国家级鉴定”的光环并通过涉嫌科研造假、财务造假的手段接连获得来自国家以及省市多个部门给予的十多亿元的科研资金支持以及数十亿元的银行贷款支持。

常林集团最终在不断下行的市场形势下一败涂地,然而数十亿的银行贷款以及十多亿元的科研资金的损失又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临沭县已经成立专案组介入调查常林集团。“主要是查资金问题。”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科技部也已着手对常林集团涉嫌科研造假的情况进行调查。

试验台无法满足试验要求

2012年8月7日,这是常林集团掌门人张义华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就在这一天,中国液压气动密封件工业协会理事长沙宝森在山东临沂举行的“高端液压元件新产品及产业化发布会”上宣布,山东中川液压有限公司(下称“中川液压”)的高端液压产品通过了国家级鉴定。

此前一天,国家工信部委托中国液压气动密封件工业协会组成11名专家的鉴定委员会,对中川液压两款液压轴向柱塞泵、一款回转马达、一款主阀进行了鉴定。

中川液压是常林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0年2月1日,总投资26亿元,一期投产于2011年10月份,主要生产液压泵、马达、回转装置等挖掘机用液压主件,这也是当时国内投资规模最大的液压产品项目。

“我们常林集团一定要打破外国人的垄断,打造自己的液压产品。”张义华曾对这个项目满怀期待,2012年8月7日这一天,张义华的梦想得以实现。

“掌握核心技术”、“打破国际垄断”、“重大突破”、“填补国内空白”等溢美之词铺天盖地的出现在媒体报道中,与常林集团产生链接。

从具备较为完整的工艺流程能力, 到可以进行液压主件的生产制造,再到通过国家级鉴定仅用了10个月时间,常林集团在核心技术上的突破可谓神速。这曾是四大国有液压研发和生产企业数十年来的孜孜以求的目标。不过,面对市场的考验,常林集团所谓打破国际垄断的液压件就现了原形。

“从通过鉴定到现在,基本上没有主机生产企业采购。”7月28日,曾在中川液压工作过的常林集团中层刘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当年发布会当天还邀请了众多主机生产企业老总,但是并没有企业签订采购订单,“山河智能的老总说你们家这么做,就通过鉴定了?”

实际上,虽然斥巨资购买了多台进口试验设备,然而这些试验台尚不能满足产品研发的试验要求。

按照国家标准规定, 在液压产品研发的规范流程中,柱塞泵的研发需要完成冲击试验、耐久性试验、超载、高温试验等规定的型式试验,还要装到主机上进行考核。一位曾在常林集团工作的专家马川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型式试验是指在液压产品研发过程中, 为考核产品一系列设计指标以及可靠性和稳定性等必须要做的验证性试验,在随机小批量元件满足所有型式试验指标后, 还需要元件装到主机上进行实际工况下的考核”。

国家标准里面规定, 型式试验里的冲击试验所要求的最高压力等级是元件额定压力等级的1.25倍或者最大设计压力, 取两者高的作为实验压力。 常林集团在此次鉴定中的液压泵是仿制日本川崎公司的K3V112泵, 其额定压力是343公斤,最大压力392公斤。按国家标准规定, 做冲击实验的试验台应该达到的压力等级最少是428公斤, 而常林集团当时所拥有的三个试验台的最高压力达不到428公斤, 试验台主泵的最高设定压力是350公斤。 马川表示,“压力等级达不到也意味着标准里面规定的冲击试验没法完成。”

那么,当时的实际试验情况是怎样的? “冲击试验当时做的是50公斤5秒,瞬间加压到300公斤保持5秒,做了有几十个小时。”刘明表示。

而按照国家标准规定,冲击试验需要做十万次。“如果按照冲击试验的高低压及过渡时间计算, 10万次的试验时间最少在几百小时,几十个小时肯定是不符合规定要求的。”马川表示,“428公斤的压力也是超载试验的要求压力,超载试验还是产品出厂试验的要求科目,也就是说,中川液压出厂的产品是没有办法完成规定的超载试验。 所以十个月时间,连基本的研发流程都走不完, 何谈通过鉴定,实现技术突破的。”

正常的试验标准都无法满足,中川液压的所谓高端液压件又是如何顺利通过国家级鉴定的呢?

“私下操作。”刘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鉴定组前往临沂之前,常林集团已经向各大主机厂商发出邀请函。 也就是说,常林集团对中川液压的产品通过国家级鉴定已是胸有成竹。

卖一台泵赔4000元

试验条件都无法得到满足,常林集团所谓国际领先的产品真的靠谱吗?各地赶来的主机厂商老总通过行动给出了回应。

“没有一家下订单。”刘明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大型主机厂从没有采购过,而仅有的一些销售也是面向山东本地几家小型主机厂。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一份数据显示,中川液压2013年的含税销售额是2600万元,2014年含税销售额突破1亿。

“这里面包括6吨、8吨、20吨和40吨多个产品,所谓核心技术突破的主要是20吨的泵。”刘明表示,中川液压的产品在主机市场始终无法获得销售,最后只能去做配件维修市场,这也是为什么2014年销售额过亿的主要原因,“主要是便宜,赔着卖,一个两联泵卖8000元,实际综合成本在1.2万元左右。”

刘明表示,由于产品可靠性差,在保修期只有短短三个月的后市场,中川液压液压件产品的返修率高达5%-7%,而一线国际大牌的返修率只有千分之一左右。中川泵的返修率是国外厂商的几十倍。

事实上,常林集团董事长张义华对于中川液压液压件的可靠性也心知肚明。

在2016年年底的一次职工代表大会上,张义华曾公开向员工表示:“我们的液压件,如果能把可靠性问题真正解决,我们就能实现......”。

虽然所谓的高端液压件产品在市场上始终未能获得认可,但是这并不妨碍常林集团凭借这顶“国家级鉴定”的光环去获得各种科研资金和各级政府的政策支持。

“有其他液压企业听说常林集团在申报项目,基本上就主动回避了。”常林集团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0年至2015年,常林集团至少申报了30个项目。其中,获得国家专款资助的项目至少13个,累计获得国家专款支持资金近15亿元,年均2.5亿元。

其中,常林集团获得资助的省级与国家级项目当中至少有 8个项目与液压元件和系统技术相关,如“山东省液压技术重点实验室”、“工程机械高端液压元件及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50吨及以上挖掘机成套液压系统研制和应用示范”等。

其中2015年6月份,以常林集团为主体申报的临沂市高端液压元件及系统产业区域集聚发展试点方案获得了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正式批准。批复方案显示,国家、省、市将组织专项资金3亿元,通过风险补偿、股权投资等方式,对试点产业重点扶持。

2015年9月分,山东常林集团节能液压元件及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成功获得科技部的批复,常林集团因此获得的专项资金支持为1.59亿元。此外,常林集团还曾多次获得山东省以及临沂市几千万乃至上亿元的项目支持资金。

技术实力徒有其名、产品不可靠,常林集团为何又能连续多年获得国家以及山东省的各种项目支持资金呢?

“一些技术指标、科研人才以及财务数据都存在造假的情况。”上述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涉嫌多年对财报进行造假

“在常林集团用于向有关部门申报国家项目的一套财务报表(下称A版报表)里面,常林集团的营收和净利润数据与行业趋势严重不符,也不符合企业运行的实际情况。”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在2013年A版报表中,常林集团全年营业收入为42.28亿元,而在B版报表中,营业收入仅有1.69亿元。二者相差40多亿元。A版净利润是2.82亿元, B版净利润是负的0.97亿元, 相差近3.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B版报表中盖有常林集团和审计机构的公章以及两位注册会计师的名章,也就是说B版财报是经过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过的。

2015年的A版财务报表显示,常林集团实现营业收入60.26亿元,同比2014年增长超过18%,净利润4.198亿元,同比增长22%。

?而当年受实体经济低迷影响,工程机械行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寒冬。徐工机械、中联重科、三一重工三大工程机械巨头2015年的净利润分别是5059万元、8300万元和1.39亿元,降幅均超过80%。

常林集团不仅营收、净利润逆势上涨,在营业总额远远低于徐工,三一和中联总和的情况下, 净利润竟比三家工程机械巨头总和还要多。这显然不符合实际情况。因为,2015年7月份,常林集团已开始出现员工工资和五险一金拖欠的情况。

除了财务报表涉嫌造假外,常林集团在2014-2015申报《山东省高端液压件工程实验室》的过程中,还将已经离职的外籍专家虚报为项目参与人员。

“实际上,2013年春节后不久,常林集团聘任的8名瑞典专家就已经被常林集团解聘,日本专家也大多离开,仅剩下3-4人。”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此外,在国家批复的重要科技攻关项目上,常林集团也存在挪用国家拨付的科研资金等违规情况。2013年12月23日,国家“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项目“50吨及以上挖掘机成套液压系统研制和应用示范”课题启动会在山东常林集团北京研发中心正式启动,该项目获得国家拨付专款700万元左右。项目计划书显示,常林集团需要提供5600万的配套资金。

然而,常林集团不仅未提供配套资金的支持,700万元的国拨费用也仅支出不到300万元。“这个项目并没有专款专用,因为在2017年6月份给项目合作单位哈工大、太原理工打款的时候是从第三方公司临沭县精伦液压有限公司打的款。”上述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中科院计算所的财务专家在该项目2017年5月初的中期检查中也曾指出,常林集团在项目资金使用方面存在违规的情况,包括没有建立专门账号, 专款专用等情况。

实际上,在2015年爆发资金危机后,常林集团研发人员的工资也被拖欠,2016年3月份,常林集团先后解散了“十二五”项目在临沭和北京的研发团队。不过,在研发团队遭解散、项目资金去向不明、配套资金不到位、项目长期停滞的情况下,常林集团依然顺利的完成了中期验收。

“常林集团向主管部门曾申请更改关键技术指标和系统参数特性。”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些指标修改后,这个国家级的“十二五”项目也失去了进行研发的意义,“市场上就有成熟的产品和系统,还研发什么?”

除以上项目外, 常林集团在院士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山东省泰山产业领军人才等项目的信息也是疑点丛丛。

“您说的内容,财政部、发改委、科技部、机械联合会多次来审计过了,相信有结论,您也可以向他们了解。”9日下午,常林集团董事长张义华回复《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证实,临沭县也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公司现在已破产重整,您要的情况与管理人联系吧,他们对公司前期情况有全面系统的审计。”

“我现在不方便回答你的一些问题,时间点不是很合适,以官方公布的消息为准。”负责常林集团破产重整的管理人表示。原常林集团总裁钟默也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请求,他表示自己已早在2015年之前离开了常林集团。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