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中粮新帅三把火猜想: 推动四大板块明年整体上市?

作者: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7-13 20:13:26

摘要:随着央企整合大幕的逐渐拉开,中粮集团短短三年时间已经完成了两任董事长的更迭。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随着央企整合大幕的逐渐拉开,中粮集团短短三年时间已经完成了两任董事长的更迭。7月9日,《华夏时报》记者从中粮集团官网获悉,原中储粮董事长吕军将任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其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免去赵双连同志的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退休。

这距离2016年赵双连接替宁高宁为中粮集团董事长的时间仅仅两年。当时,赵双连上任后,还提出了“小总部,大业务”的改革战略计划,外界对赵双连也是翘首以待,然而尚未完成初衷使命,赵双连却离开了,那么新上任的吕军又将给中粮集团带来哪些变化?

三年换两帅

公开简历显示,吕军生于1967年,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系统工程及管理工程专业,工程学硕士。他是中粮集团的老员工,1993年就已加入中粮集团,历任中粮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中粮集团总裁助理;中粮集团党组成员、副总裁等职位。2013年,吕军由中粮集团党组成员、副总裁岗位,调任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总经理。2016年升任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直至此番履新。

上述履历表明,此番出任中粮集团一把手,是吕军时隔5年后,重回中粮集团任职。

其实,距离上次中粮集团董事长职位的更迭也仅有两年时间。

跟一直在央企工作的吕军不同,生于1957年4月的赵双连,曾在党政机关任职,历任包头市郊区副区长、副书记、区长,包头市市委常委、副市长,哲里木盟盟委副书记、盟长,通辽市长、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

有业内人士认为,赵双连执掌中粮两年多时间内,主导了中粮的一系列“瘦身”改革,上任不久就提出中粮“瘦身健体”计划,宣布以“小总部、大业务”为原则积极部署瘦身健体工作,压缩管理层级,实现三级管控,法人单位减少20%。

确实,2016年以来,中粮连续出售旗下亏损的五谷道场、金帝等品牌。

数据显示,在赵双连上任之初,中粮集团虽体量庞大但盈利不足。中粮集团2015年总营收4054.4亿元,约合624亿美元,按照2015财年的数字计算,已经超越邦吉(Bunge)和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仅次于嘉吉(Cargill)和ADM,一举跨入世界顶级跨国粮商的阵营。

但在盈利能力方面,2015年中粮净利润约合2亿美元,而ADM、嘉吉、邦吉和路易达孚分别为18.5亿美元、15.8亿美元、7.9亿美元和2.1亿美元。其中,中粮集团2015年获得47亿元政府补贴,如果扣除这些,中粮集团本身业务业绩处于亏损状态。

而中粮旗下多家上市公司业绩表现也令人担忧,数据显示,2015年中粮控股亏损3.77亿港元,中粮屯河亏损2600万元人民币,中粮生化(000930)亏损3700万元人民币。

赵双连一上任便意识到了中粮的问题,而2016年也成为中粮集团的改革元年。随后, 中粮启动了截至2017年底的第一阶段改革,主要聚焦粮、油、糖、棉四大核心主业,把分散于不同上市公司和企业的资源资产,重组、整合进入18家专业化公司——被称为中粮的“十八路军”。

赵双连宣布,三年时间内中粮将完成“僵尸企业”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的主体工作,亏损企业亏损额减少50%以上、亏损面显著下降。中粮集团共计确认改造提升类企业65家,强化管理类企业91家,兼并重组和淘汰退出类企业102家。

吕军时代的中粮挑战

截至目前,已有14家专业化公司完成混改或实现股权多元化。2018年,饲料、酒业、粮谷和纺织将在年底完成混改,18家专业化公司全部实现股权多元化。数据显示,2017年一年中粮就完成减亏30亿,十大亏损企业扭亏减亏。

2017年中粮集团“成绩单”显示:集团年营业收入4825亿元,利润总额118亿元,资产总额达到5388亿元。2017年,中粮集团旗下中粮置地、中可饮料、中粮资本逆势增长,中粮油脂业绩全面超过预算, 中粮粮谷的经营量和效益也快速成长超过预期。

据悉,虽然赵双连已经退休,但中粮的改革并不会就此停止。根据国资委发布的中粮集团“十三五”规划显示,中粮集团未来将推动粮油、食品、金融、地产四大板块2019年整体上市。明确2020年关键性指标,营业收入将达7500亿,利润总额150亿,国有资本粮油食品业务占比达到80%。

和宁高宁时代的中粮集团风格不同,赵双连领导的中粮集团更多是在做减法,从最终的结果来看,赵双连式改革确实卓有成效,也给接棒者吕军留下一个不错的基础,那么接下来吕军将带领中粮集团怎么走,成为外界新的关注点。

就在吕军回中粮之前,中国公布了最新的负面清单管理措施,将全面取消稻谷、小麦、玉米收购、批发的外资准入限制,外资、民营企业将进一步在同一起跑线上与国企竞争。这些新的政策变化对吕军来说都挑战不小。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仅中粮内部的挑战,来自外部的压力也不小。随着央企整合力度的逐渐加大,中粮与中纺两大粮油央企的重组整合进入关键阶段。

7月5日,中纺集团在上海清算所发布公告表示,为推动中粮集团内部资源整合,经中粮集团批准,中纺集团拟将其持有的中纺粮油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和中纺油脂有限公司通过无偿划转或协议转让的形式划转给中粮集团或其下属企业,涉及资产规模超200亿元。

上述公告显示,中纺粮油截至2017年末的资产总额77.93亿元,负债总额80.55亿元;中纺油脂资产总额138.2亿元,负债总额147.17亿元。两家公司的所有者权益均为负数。

本报记者曾经报道过,早在2016年7月18日,中纺集团与中粮集团启动战略重组,中纺整体并入中粮成为中粮全资子公司,这是中粮整合国家粮油行业资源又一关键举措。

一方面,在收编中纺粮油和中纺油脂后,中粮集团的粮油主业有望进一步壮大。中粮集团在官网也表示,“十三五”期间,中粮集团在农粮食品领域国有资本占比将提高到80%以上。但从另外一方面来看,中纺集团粮油业务的负债累累同样让中粮倍感压力。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