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博鳌再辩中美税负 曹德旺的减税良言

作者:张智 刘诗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4-13 23:10:45

摘要: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再次因为直言中国企业税负问题而“火”了。4月11日,博鳌亚洲论坛上,面对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曹德旺直言不讳地大赞美国减税政策。

本报记者 张智 刘诗萌 博鳌报道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再次因为直言中国企业税负问题而“火”了。

4月11日,博鳌亚洲论坛上,面对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曹德旺直言不讳地大赞美国减税政策。

“从2015年开始,我就陆续跟国家提意见应该降税,主要是因为我在美国投资做项目调研时发现美国的税负很低。从2015年到现在,中国的减税政策开始起作用。”曹德旺说。

在同一分会场比邻而坐的程丽华,不得不就曹德旺的问题展开回应:“中国的国情和美国是不一样的,这些年中国政府致力于持续推进减税降费的措施,过去几年我们的力度还是非常大的,通过实施营改增,累计减税2100多亿元,如果再加上对小微企业采取的税收优惠政策,以及减费措施,过去5年减费降税总额达到3万多亿元。”

尽管万亿减税政策已经推行了几年,为什么仍有企业家表示减税政策效果带来的感受不明显?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科所原所长贾康对此表示:“美国企业减税感受明显,是因为它税外的东西很少。因此减税之外还需要其他配套改革,包括机构改革、减少审批权和涉费权降低税费等,这是一个系统性工程。”

中美减税大不同

“美国减税政策一实施,效果很明显,当时消费就提升上来了。”曹德旺说。

事实上,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减税的特朗普减税计划十分简单,主要是将企业所得税从35%一次性削减至21%,个税由7档变为3档,同时废除遗产税。

然而减税后,曹德旺发现,这对美国经济的带动效果十分明显:减少个税就相当于变相增加收入,这带动了美国的消费,消费刺激生产,生产带动就业。从减税实施到今年3月,美国非农业人口的就业增长了30%多,比原来多了10%。

“美国企业的所得税分为两部分,联邦税和地方的企业所得税。根据OECD组织的估算,减税方案实施前,美国国内企业的所得税复合税负负担高达38.91%,而减税后降至23.91%,由OECD国家中所得税税率最高降至第24位。”经济学家华生此前撰文表示。

与此同时,企业所得税的降低已经开始有力地刺激美国经济的增长,美国大企业也纷纷表示要将因避税而存留海外的巨额美元调回美国国内。

在中国,2015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就正式提出了“要降低企业税费负担,进一步正税清费,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营造公平的税负环境,研究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近两年,每年减负规模都在万亿以上。

不过,在今年博鳌亚洲论坛上,娃哈哈反映的一年缴好几百种税的问题再次被提起。

“事实上,我国目前依法征收的仅有18个税种,其他均为‘费’。”贾康表示。两部委出具的娃哈哈税负调查报告中显示,2015年娃哈哈缴纳的税费中,仅经营服务性收费就有148项。

“在降费方面,清理规范的范围不仅涉及政府行政性事业性收费和政府基金,还涉及到职工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以及住房公积金,还有建筑工程领域的保障金等。降费的措施,累计下来,大致给社会、企业降负2506亿元,加上经营服务性收费这些措施,全年要减清企业负担大致在3000亿元。”程丽华表示。

在减税方面,近期,国务院连续召开的两次常务会议要求,从2018年5月1日开始,继续实施深化增值税改革的措施,包括降低增值税的税率,主要是对制造业、交通运输等行业降低税率;进一步地统一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的标准,将工业企业和商业企业小规模纳税人的销售额、年标准从50万和80万统一调高到500万元,这意味着更多的企业享受比较低的税率;下一步要进一步扩大留底退税的范围,要支持装备制造等先进制造业,还有研发等现代服务企业,以及电网企业的发展。通过以上三项增值税的减税措施,预计全年为市场主体减税达到4000亿元。

“后续我们还要继续出台一些减税降费的政策措施,比如实施个人所得税改革,再比如进一步支持小微企业发展,采取税收优惠政策等。”程丽华表示。

在贾康看来,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出,今年减轻8000亿元税负的力度非常明显,加上3000亿元税外的其他企业负担,合计是11000亿元以上的减税降负。

减税在路上

事实上,在全球化背景之下的竞争发展中,中国企业对于轻装上阵的需求越来越大。

对于程丽华的回答,曹德旺表示理解,他表示,减税一下子降的幅度太大还不行,因为牵涉到财政支付的问题,还有其他方面的平衡问题,短期内只能一步步地来。

一个细节是,新上任的财政部部长刘昆首次亮相,就介绍了今年减税政策的安排。

他表示,今年,我国将按照三档并两档的方向,调整增值税税率水平,重点降低制造业、交通运输等行业税率,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同时,将改革个人所得税制度,根据居民基本生活消费水平的变化,合理提高基本减除费用标准,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下一步还将着力完善直接税体系,包括密切关注国际税改动态,进一步完善企业所得税制度,以及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

“我们将进一步优化税制结构,加强总体设计和配套实施,加快健全地方税体系,完善税收法律制度框架。”刘昆说。

另一方面,美国的减税政策也不是没有问题的,4月10日,英国路透社报道,美国税务经济政策研究所(ITEP)的一份报告表明,早在2017年12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税收改革法案之前,美国财富500强企业就在定期减税。美国15家公司避免了近250亿美元收益的税务。仅亚马逊通过注销高管股票期权价值减税,加上从联邦政府获得1.37亿美元的退款,有效税率为负2.5%。

“美国去年大幅减税是预算状况恶化的核心因素,未来几年美国的赤字将大幅上升。”美联储前主席耶伦表示。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表示,全面减税降费是营造优良商业环境的重要举措。在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企业发展的营商环境至关重要,降低税费成本可以提升企业发展的竞争力,对冲要素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而结构性的降费减税将会对培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带来更多利好,特别是重点发展的高端制造、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将会受益,从而增强经济发展的韧性和活力。

“中国经济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对税制改革也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我觉得我们的税制改革要进一步的深化,要适应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时代要求,我们的税制改革下一步还要进一步加大力度,要适应这个时代发展的要求。总之,还是要适应我们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在论坛最后,程丽华又抢过话筒表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