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诗意才有美丽人生

作者:张海迪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2-11-30 23:11:00

摘要:读了智钧同志的诗,我更加坚信,普鲁斯特的话是绝对的真理。

      当我捧读智钧同志的又一本诗稿,我不得不说,我又一次惊叹,并且不得不说,这是一本太有意思的诗集!
      今天无数的人奔走在喧嚣的生活中,只能偶尔在路边橱窗中看到自己的身影匆匆掠过。还有的人已经习惯了开着车穿行在滚滚的车流中,那一刻或许心里只剩下了无奈的等待。无论白天还是夜晚,每一个日子都充满焦虑,每一个日子又都是那么浮躁。人们的目的很明确,要有更好的工作,收入,住房,年轻人还要结婚……于是,一年又一年,在不知不觉中,人们胸中的诗意消解了,甚至变得无影无踪。那些在绿荫下读诗,在热恋中写诗,或徜徉在田间小径,或对着高山大河吟诗,已被看成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现在更少有人写格律诗了,不懂得平仄的人成千上万,而懂平仄的倒成了稀罕的人。文化被现代化消解着,如同巨大的冰山渐渐消融,不为人所知,直到有一天,一座巨大的冰山突然坍塌,人们才发出惊呼,而那冰山却再也难以复原了,其他的冰山却依然在融化着,悄无声息,可那只是冰山的一角……
      我想文化是在人们的生活中,在无数喜怒哀乐的感受中,在面对大自然美丽的印象中生长的,诗就是一种感受。智钧同志是善于描绘这种感受的人,他写了很多好诗,很多格律诗,所以现在,我称他为诗人。
      这本《嘤鸣集》与他以往的诗不同,他写了很多很多的人,我之所以说很多很多是因为书中聚集了太多的人,一大群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的同学,那么多小学和中学的老师,还有很多同事和朋友!他居然清楚地记着那些人的名字,描绘出他们的模样,那些往事和印象让我觉得温馨和怀恋。其实,那是很多人的往事。可是大多数人却渐渐忘了一些老师、同学和朋友,或者很多故人的影子已在心里淡化得无影无踪……而在智钧同志心里,他们依旧鲜活,充满生命力,散发着朴素的气息,那些可爱可亲的人啊!
      读智钧同志的诗我有时笑了,有时也会流下泪水,他这样写自己的老师,让我心里油然升起敬意:

语文算术两相依
漏屋寒窗小土几
作业红批千万道
肩扛稚子上天梯

      再看看他写的一位同学,很多人都会想起自己的童年:

发小童年趣
田园意趣长
相邀挖野菜
互叫上书房
爬树槐花盛
耘田烤豆香
风霜双鬓染
此景梦中藏

      他还写到一位再也见不到的女同学,让我很久都伤感:

天边一片云
泽润少年心
稚子金兰韵
同窗玉石音
东南西北散
上下四方寻
昨日知君逝
双眸泪雨淋

      其实友谊是诗中宝贵的元素之一,可今天的人却失掉了许多用诗赞美友谊和爱情的能力,只用一个个几乎没有感情色彩的短信传递着彼此最直接的表达:

何时来
马上到
嗯,好的
      没了细腻的感情和温暖的话语,于是一些人活在物质丰富的今天却怀念昨日贫困中的真情,怀念在小油灯下写诗的日子,以及恋爱时写的长得不能再长的信札。但是大多数人只是在心中怀想,却很少能表达那种失去的怅惘,这个时候就需要诗人,需要有诗意的人。可是怎么写?写什么呢?
      智钧同志的《嘤鸣集》写了很多人,我读着,忽然就想起了法国伟大的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他写了一部《追忆似水年华》。在那部巨著中,他写了上百人!那些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灵魂思想熠熠闪光。普鲁斯特甚至把一只芦花鸡的羽毛都细致地描绘出来,读着他的文字,仿佛穿越时空,那只老母鸡就在眼前,悠闲地踱步觅食……普鲁斯特认为,人的真正的生命是回忆中的生活。
      读了智钧同志的诗,我更加坚信,普鲁斯特的话是绝对的真理。于是我也想,但愿我们心中都存下生活的记忆,无论是幸福快乐,还是忧伤哀愁,因为有回忆的人才拥有生活,而有诗意的人才拥有更美丽的人生……
我不懂格律诗,在这里写下一点读后感想,纯粹因为与智钧同志是朋友。

(本文作者为中国残联主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