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平安跻身“万亿私行” 欲用科技+生态打破银行零售“魔咒”

作者:隋娉娉 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05 16:17:44

摘要:万亿规模背后是指标的高速增长。截至2020年6月末,平安私行达标客户25.11万户,较上年末增长16.7%;私行达标客户AUM较上年末增长25.8%,增速指标在股份行中均坐上了头把交椅。

平安跻身“万亿私行” 欲用科技+生态打破银行零售“魔咒”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隋娉娉 杨仕省 深圳报道

私行“万亿俱乐部”又多了一位成员。

9月1日,平安银行行长特别助理蔡新发在2020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透露道:“今年7月份,平安银行私行达标客户AUM(资产管理规模)已经超过1万亿元,我们准备用下面两年时间达到2万亿元。”截至目前,除平安银行外,仅招行、工行、建行、农行旗下私行突破万亿,规模在1.6亿元至2.5亿元之间。

万亿规模背后是指标的高速增长。截至2020年6月末,平安私行达标客户25.11万户,较上年末增长16.7%;私行达标客户AUM较上年末增长25.8%,增速指标在股份行中均坐上了头把交椅。

蔡新发表示,产品、队伍、综合金融模式、经营模式的升级,再加上科技化手段,皆是平安银行私行在2020年上半年取得卓越成绩的原因。本报记者观察到,在平安银行此次中报发布后,各券商机构都给出买入、推荐或增持的正面评级。

私行银行市场的追赶者

在私人银行市场,背靠集团的平安银行首先就拥有了一项差异化优势:可以通过盘活集团的寿险客源,通过综合金融模式来实现业绩增长。

“集团内几万名顶级寿险业务员可以说是‘流动的私行中心’,他们可以将身边大批的私行客户推荐给平安银行私行,从而使得我们获客得到快速增长。”蔡新发说。在此之下,由寿险+银行+信托三方定制的保险金信托理财产品,在今年短短几个月内由几亿元迅速达到80亿元的规模,是去年的四倍,成为行业第一,也是平安银行私行在今年上半年取得突破的关键之一。

平安集团总经理兼联席CEO、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同样提到,今年8月,平安银行刚刚帮助客户落地了2.6亿元的保险金信托,是迄今为止国内单笔最大保险金信托,这背后既是综合金融的成果,也是科技化的结果。

除此之外,服务团队的升级也是平安银行私行业务爆发的一项不可或缺的因素。在数量方面,平安银行私行服务财富和钻石客户的客户经理从2018年底的1000位扩展至今年上半年的 4000位。

通过运用智能体系,私行服务团队质量得到提升,并为业务发展带来了“奇效”。谢永林认为,市场上的资深投资顾问并不充足,将每个分行、支行都配备投顾这一传统做法落地并不现实,因此平安银行提出打造“1+N”线上线下经营模式,推动实现私行客户服务半径及专业程度的最优化。

“即1名PB(Private Banker,私行金融顾问),1个客户服务平台,N个专家团队。专家团队包括投顾团队,服务内容则从简单的销售固收类产品升级到家族信托服务、法律咨询、税务筹划和海外投资等。”谢永林说。

这一系列举措推动平安银行私行的业务财富迎来爆发,使其成为市场的追赶者:今年6月末,平安银行私行达标客户AUM规模为9230.5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5.8%,而一个月后,该数值就已达到1万亿元,以黑马之势迅速杀入私行第一梯队,如约实现其于2019年制定的“私行财富2.0”目标。

华泰证券认为,国内私行已形成领先者与追赶者的市场格局,其中追赶者以平安为典型破局者,“依靠其差异化禀赋,快速整合资源,具有潜在破局机会。”

布局生态科技 打破零售魔咒

在9月1日举办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谢永林对两个词语尤为重视——“生态”和“科技”。对于生态,他再三强调,互联网时代下银行若想赢得市场先机,则应该用生态的思维做事。

“得场景者得天下,得生态者得场景。”谢永林认为,金融机构转型科技主要有三种途径:自建生态、共建生态、共营生态,否则只能成为资金的通道。

以平安银行市场第一大的汽车消费金融为例,首先利用科技将平安车险、银行车主卡,以及汽车之家背后的潜在客户串联起来,打造闭环的生态,再利用线下的优势和平安金融方面的能力,积极推进用户的贷款、融资租赁和保险等服务。谢永林讲道,这便是平安银行充分利用平安集团来构建生态,从而在金融服务、医疗健康、汽车服务、房产服务和智慧城市“五大生态圈”上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促进科技水平提升。

而共建生态,则意味着与核心客户打通供应链上下游;共营生态便是与生态的拥有者共同经营、共建模型、共同实施风险管理。谢永林强调,只有得生态者,才能在降低负债成本的同时做大业务规模,否则银行业只能作为一个通道,资产回报率、净资产回报率都会非常低。

而“科技”一词,不仅是平安银行称雄于市场的标签,更帮助其打破了银行零售业的“魔咒”——银行若发展零售,其成本收入比必然很高。从2018年开始,平安银行的零售成本收入比逐年下降,其中今年上半年相较2019年下降3.3个百分点。

据谢永林介绍,平安银行的零售科技做了四项工程:建立互联网的发展机制、吸收互联网人才;构建扎实的知识库基础;打造智能营销平台;重构智能风险中台。这四项工程不仅大大降低了用人成本,更提高了服务效率。如今,平安银行AI客服占比90%;AI客户经理月服务客服客户数是去年的五倍,节省坐席3000人,客均运营成本减少38%。

在对公业务上,科技的运用同样使得平安银行能够为客户提供如“数字口袋”类便捷的平台,并具备智能风控体系。谢永林特别提及,过去银行对一个企业进行风险评级,只看它的财务报表、税务数据、法人信息等几个维度,现在平安银行将数据维度细化到几百个,风控模型可以实现自动审批、自动预警。如今,平安银行系统对于逾期客户的提前预警已达100%,仅2019年一年就避免了600多亿元可能的敞口损失。

事实上,科技与生态正是平安银行新三年资产负债转型的重要驱动。而在科技的引领和生态圈的建设下,平安银行也渐渐打拼出那片属于自己的天下。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