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盒子科技业务前景未明:掘金直播成效甚微,支付牌照收购流产

作者:隋娉娉 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2-17 22:28:15

摘要:作为一家支付机构,盒子科技同样面对诸多不确定:抖音快手、淘宝拼多多等头部短视频和电商平台均已入局直播带货的市场环境下,盒子科技为何还要在此领域掘金?笑谱推购能够被大众接受吗?盒子科技在支付领域的合规隐患何时能消除?

盒子科技业务前景未明:掘金直播成效甚微,支付牌照收购流产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隋娉娉 杨仕省 深圳报道

在年初短暂的节制过后,国内迎来了报复性消费,直播也成为2020年最红火的销售方式。各个平台都想从直播经济中分得一杯羹,包括做支付起步的盒子科技。

“‘笑谱推购’不仅可以让盒伙人(pos机地推人员)赚钱,帮商家卖货,还可以让消费者省钱,目标是要打造下沉市场的‘唯品会’。”盒子科技CEO韩森对《华夏时报》记者说,“目前笑谱推购还在试点当中,要根据内部企业和数据的表现情况来决定何时大面积向外推广。”

但风口并不是谁都能够立足并立稳的。作为一家支付机构,盒子科技同样面对诸多不确定:抖音快手、淘宝拼多多等头部短视频和电商平台均已入局直播带货的市场环境下,盒子科技为何还要在此领域掘金?笑谱推购能够被大众接受吗?盒子科技在支付领域的合规隐患何时能消除?

平台用户冷清 尚未走出支付界

按照盒子科技的说法,跨界短视频直播带货,公司并非从零起步。依赖于盒子科技在支付领域发展时积累的商家资源和地推队伍,笑谱推购“覆盖了5000万消费者流量”。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曾指出,对于盒子科技之类的聚合支付来说,其“链接了众多商户和支付机构,商户资源便是其转型优势”。但是从目前来看,笑谱推购所谓的“5000万消费者流量”,还并没有得到直观体现。

记者在笑谱推购APP上观察到,APP主页推荐的视频点赞量基本均未超过50个。而抖音快手为用户推荐的视频,其点赞量则在万级或十万级梯队。不仅如此,点进笑谱推购APP内的任一直播间,尽管显示有几百人在观看,却基本没有用户与主播发言互动,就算是在直播高峰的晚间,每个直播间都同样冷清。

图片 1.jpg

“这个平台里没有几个像抖音快手那样专业的主播,我们这里都是做pos机的。”笑谱平台上的主播张海平(化名)对本报记者说,他同样疑惑直播时为什么没有人和自己互动,“他们会关注我、点赞我,但就是不说话,我有时也很纳闷。可能因为大家都是做支付的,互相认识,来看看你是怎么播的就走了。只有行业外的人才和主播聊天。”

而盒子科技CEO韩森也向记者直言,笑谱推购仅仅是面向在支付行业接触的商家端、C端和地推端(即盒子科技所说的“T-BCS生态”),“和抖音快手肯定不是一个量级的,无法作比较。”

截至12月17日,张海平在笑谱平台直播还不足20天。由于在直播间长时间停留的观众“也就三五十人”,张海平在直播时通常只是放着音乐,然后做自己的事情。他告诉记者,自己白天下班后会来笑谱直播的原因,就是希望能够积攒一些粉丝,然后跟盒子科技签约。“要是签上约,一个月多挣个三五千,不也挺好嘛。慢慢粉丝多了,再能带点货,也是一笔收入。”张海平说。

但笑谱推购的运营萌萌(化名)却告诉本报记者,笑谱平台不再招募个人主播,“根据平台在12月初修改的最新政策,笑谱现在只招募直播公会,即需要有实体公司、主播基数和配套的主播培训机构。”

总是不断推陈出新的政策已经引起了笑谱平台部分主播的不满。“政策调整得太频繁,隔三差五推翻政策,已经有一批人对公司失去信心,甚至产生不信任的感觉。所以最近有一批人已经不播了。”薛女士认为,平台现处于起步阶段,公司也应该重视基层的看法。

截至目前,笑谱推购已面世一年有余。如果一个产品在经历了一年的孵化期后仍在流失用户,那么“5000万消费者流量”的故事或许也很难成为现实。

自建推购商城

韩森告诉本报记者,笑谱推购现在还未大面积向外推广的原因,也是因为担心后续用户体验不好,影响推动。

这样的担忧不无原因。根据官网介绍,笑谱推购拥有运营多年的海量品牌供应链资源,“整合优质品牌商家,汇聚全球美食、服装、美妆、居家等精品好物”。在韩森的设想中,笑谱推购服务于小镇青年,是下沉市场的唯品会,所有商品均由盒伙人、卖家通过笑谱私店推选、评审后才可上架至平台,是盒伙人自己的社区电商。

但记者发现,该商城中的所有商品都未设置评价入口,即用户无法通过其他消费者的反馈来参考商品质量和性价比。这不仅会加大用户在笑谱商城购买商品的顾虑,也会因此让商家错失销售良机。

此外,在笑谱推购平台,每位主播都可以选取平台提供的任意商品进行带货,一旦通过直播间售出一份商品,就可获得分润。但若粉丝购买商品后发现质量问题,主播是否需要担责?主播因此受到的名誉损害该如何处理?笑谱或盒子科技具有哪些问题处理机制?上述两种现象又是否代表了盒子科技对于笑谱平台商品的盲目自信呢?

对于盒子科技来说,在实现电商“野心”的基础上搭建自己的运营体系并非轻而易举,更重要的是未雨绸缪,具备前瞻性的思考。

小程序捞金无果 至今无支付牌照

事实上,这并不是盒子科技第一次变道了,上一次是瞄准了小程序。

2018年,小程序成为互联网巨头竞相追逐的风口,盒子科技同样选择入局并推出“慧店”。在产品发布会上,韩森曾表示,因为模仿者太多,盒子几乎每两年都有一次创新,“慧店”是第四次,预期能给公司带来“下一个几何倍数的增长”。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记者近日与多方尝试后发现,微信小程序“慧店”的页面已无法加载信息,只显示“当前网络状态不佳,请检查后再试”。而互联网上有关“慧店”的信息也只有该产品发布初期时的宣传类文章。

“慧店目前有部分在运营,已替换成其他品牌在运营。”韩森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复称。

事实上,盒子科技不断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也与支付行业的变局有关。今年年初,在央行的力推下,条码支付打通服务壁垒,即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能够互认互扫。但这也意味着,聚合码将不再具有优势。因此诸如盒子科技这类聚合支付服务商来说,其生存空间进一步收到限制。

而在支付牌照方面,盒子科技也一直陷入违规舆论中。2018年,盒子科技曾期望入股环迅支付以获得支付牌照,但未得到央行批准。尽管收购交易没有顺利完成,但根据媒体报道,盒子科技早已与环迅支付股东达成协议,在2018年接管后者,并控制了其总经理、副总经理和风控总监等关键职位,同时还对环迅支付的具体业务进行了变更。

那么,盒子科技与环迅支付之间到底存在什么关联?是否如媒体所说,已私下接管了环迅支付?记者多次拨打韩森以及盒子科技公关负责人电话,二者均未接听。

若私下接管属实,则此举有违央行相关规定,环迅支付也可能存在续展不通过、被吊销支付牌照的风险。此前,乐富支付就因未向央行报批,多次违规变更主要出资人等重大事项,属于变相转让《支付业务许可证》,而被央行决定不予续展、退出支付业务。

此外,2016年以来,环迅支付每年都因违规遭到处罚,近两年更是被开出“天价”罚单。今年11月3日,环迅支付青岛分公司因商户实名制落实不到位、商户收单结算账户设置不规范、商户交易记录和资金结算记录不匹配、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被要求责令限期改正,并处罚款518万元。而去年7月,环迅支付也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收央行近6000万元支付罚单,同时公司被责令停止新增线下商户,另外在3个月内有序停止网络支付业务。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