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有序放开代工 新能源车准入放宽不止意在内循环

作者:孙斌 于建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8-06 12:19:36

摘要: 7月底,《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修改〈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的决定》已审议通过,自2020年9月1日起施行。这条将引起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又一轮迅速演进的消息,并没能在资本市场得到广泛传播,但却实实在在引起了众多海内外车企的关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7月底,《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修改〈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的决定》已审议通过,自2020年9月1日起施行。这条将引起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又一轮迅速演进的消息,被淹没在中国头部互联网企业字节跳动与美国政府的命运博弈舆论场中,并没能在资本市场得到广泛传播,但却实实在在引起了众多海内外车企的关注。
        工信部修改的《准入决定》公布后,包括设计开发能力,代工生产等长期横亘在主管部门和新能源车企间的问题,可能就此打开死结,而无论是当下忙着IPO集结资金的中国造车新势力,或是恒大式的“一夜造六台车”的房企造车,抑或是目前希望如特斯拉一样在中国新能源市场分杯羹的国外车企大鳄,都很可能借此在2020年新学期看到一个崭新的中国造车开放体系。
造车人应该嗅到给时间给市场
        7月30日,刚刚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下半年以及中国未来经济的政策已经确定,其中“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战略定调被海内外明确关注,这既是发生在当下中国须从中美经济大循环的一个“账本”中分出“国内经济循环”的内因,也是中国要启动经济“双循环”的外因。
        而这种高瞻远瞩的战略构想,细化到汽车产业,则意味着更大力度的开放和松绑,最大程度的释放企业动能。
        对于此次修改《准入规定》,工信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负责人解读修改内容主要涉及了四个层面——1.删除申请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准入有关“设计开发能力”的要求;2.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停止生产的时间由12个月调整为24个月;3.删除有关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申请准入的过渡期临时条款,激发市场活力,加强事中事后监管;4.有序放开新能源汽车代工生产,推动自检自证,实行品牌授权试点。
        行业主管部门站在高处,一针见血的看到了当下发生在中国新能源造车的现实,大量造车实体与地方经济捆绑,而从造车到实现单车正向利润完全是长尾项目,越来越多可能在电动化,自动驾驶芯片制造等决定国家未来综合竞争力的项目上形成规模效应的投资,受制于当下的新能源汽车管控体系,可能刚实现产业露出就可能活不过疫情左右的当下,因此给出充分的成长时间和市场增长空间预留,是行业主管部门充分考虑后给出的现实处理办法。
造车的中国人要珍惜时间
        如把时间线往前回溯几年,在中国的新能源造车审批还处于发改委,工信部多头管理的年代,即使是当下贵为造车头部企业的蔚来,理想,小鹏也曾为一纸“资质”打破头,花大价钱买生产资质没少让当下忙于ipo的何小鹏与完成上市梦的李斌,李想费尽脑细胞,而现在,留给许家印或者是下一位造车大咖的时间成本可能要小的多,没有技术可以导入国外先进造车工艺,建了厂房产能暂时无法启动可以租,市场淘汰周期短允许你拉长产品下架时间。
        做企业要花钱,每一个投资汽车制造业的都是拿着真金白银进场的,因此,在产品尚未成熟或是刚起量的当下,主管汽车生产准入的行业部门多留一刻时间,即意味着中国的造车新势力能够在自我淘汰中多争取一份市场主导优势,也才更有希望在国际品牌快速进场的过程中获得喘息。
        “车企在地方的投入越大,对于所在地区的经济贡献程度越大。车企相应也能获得政府给予的土地、政策、税收、资金等各方面的支持,让车企的抗风险能力变强。同时车企发展达到一定级别规模后,也容易形成梧桐引凤的效应,为当地政府吸引更多上下游产业打下基础。”江苏苏南地区一位负责地方汽车项目招商的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而面对当下竞争格局越加惨烈的新能源造车淘汰赛时,几位来自浙江,广州的地方政府人士都表述了一种积极的态度,无论是车用半导体规格芯片的导入,或是对于闲置地块的再次使用,上述人士都认为正是通过了行业的优胜劣汰,才促进了地方经济和新能源车企的再融合,并通过政企联动一起找到了更准确的该使劲的方向。
造车的外国人看清中国亲和力
        而之于特斯拉这样的新兴海外车企,当下中国给予的安定团结的发展局面,良好的疫情治理环境,以及由工信部出台的最新的新能源汽车准入机制修改意见,无疑是给其笃定发展打桩的基石。
        上周,在上海市政府举行的新闻办发布会上,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副主任吕鸣表示,上海市领导牵头建立“特斯拉式”工作专班,开展“特斯拉式”招商,瞄准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主动出击,引进一批产业链关键控制点企业和龙头项目;提供“特斯拉式”服务,落实服务专业和帮办制度,为重大产业项目提供全过程服务;实施“特斯拉式”审批,针对关键环节简政放权,并通过“一网通办”平台,加大推进力度,简化审批手续、缩短审批周期,让“特斯拉速度”成为项目推进新常态。
        特斯拉官方对于上海的回应称,上海工厂年产 15 万辆的目标并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反倒可能加速完成。目前,这座工厂是特斯拉全球仍在运营且效率最高的工厂。
        两年前,因屡次无法完成交付目标而直接睡工厂当监工,甚至在 Twitter 上自嘲“特斯拉已破产”的马斯克,如何也想不到作为全美疫情影响下开工都要靠争取的现实另一面,特斯拉在中国可以遇到如此好的发展前景。而上海市实际上也通过特斯拉这样的外企,在建立市场供应机制内循环的压舱石基础上,同步实现了经济增长的“外循环”。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中共中央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折射到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的具体修订量化上,国内外车企都应看准节奏,找到位置,珍惜时间,珍惜市场。(责任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