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泰禾年内到期债务555亿元 信托、资管占比70%

作者:冉学东 马雪飞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11 21:19:16

摘要:数据显示,截至7月7日,泰禾集团已到期尚未还款金额 270.65 亿元;2020年内到期债务为555.11亿元,其中信托和资管合计金额占比超过70%。

泰禾年内到期债务555亿元 信托、资管占比70%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冉学东 见习记者 马雪飞 北京报道

近日,闽系房企泰禾集团的债务风波持续发酵。

7月6日,泰禾集团未能及时兑付“17泰禾MTN001”中期票据,引发了市场的关注。据了解,这也是泰禾集团首次出现债券违约,此期票据应还本息金额为16.125亿。

与此同时,泰禾集团随后的《年报问询函》回复也透露了更多信息。此次的中期票据的违约仅仅是其债务风险的一角。

数据显示,截至7月7日,泰禾集团已到期尚未还款金额 270.65 亿元;2020年内到期债务为555.11亿元,其中信托和资管合计金额占比超过70%。

百亿级到期债务未还,引入战投又未果,泰禾集团在未来几个月或将面临债务压顶。

555亿债务年内到期、信托占比近半

据了解,泰禾集团的激进式发展风格一直处于房地产行业前列,依仗高负债、高杠杆运作拿地,快速进行规模扩张是闽系房地产一贯的业务风格。但从2019年起,其风险就已经开始逐渐暴露。

此次公募债券的违约,只是进一步触发债务风险集中暴露的导火索。业内人士坦言。

早在2019年底,泰禾集团就已两次涉入信托诉讼纠纷。彼时,中诚信托、西藏信托、均因借款合同预期产生诉讼,不同的是,中诚信托已经完成偿付,西藏信托在年初达成执行和解。

根据泰禾集团披露的内容显示,截至7月7日,已到期未付借款金额为270.65亿元,涉及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信托、资管、基金等,其中资管和信托占比超过八成。而在2019年末,这一数字还仅为48.62亿元。

然而泰禾集团的债务远不止于此,据其披露,2020年底公司将面临的到期债务高达555.11亿元。其中,信托公司贷款占比46.64%,资产管理公司占比24.80%。

据了解,信托公司对于泰禾集团以及其子公司的业务主要集中在股权质押和信托融资中。此次涉及的信托公司有兴业信托、五矿信托、中信信托、中建投信托、西部信托、中融信托、华能信托、西藏信托、渤海信托、 陆家嘴信托、建信信托、中原信托、光大信托、天津信托、爱建信托、大业信托等近20家信托公司。

另据信托界报道,爱建信托内部人士透露称,公司发行的泰禾集团相关信托计划,多已经提前兑付,其中有原定于7月20日到期的项目,在泰禾发布逾期公告前就已完成提前兑付。

为何信托公司会出现如此集中的踩雷?

业内人士对记者指出,泰禾集团作为数不多的A股上市房地产公司,是金融机构较为偏爱的。而前几年泰禾集团的财报和行业排名并不差,土地储备也较为丰富,彼时,项目投向泰禾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另外在业务同质化的阶段,信托公司由于监管限制以及同业竞争,很容易形成路径依赖,变成形式风控,这也是一些金融机构集中踩雷的原因。

他还表示,当前信托业想要有所突破,一方面是依托专业做好主动管理,另一方面是放贷业务中在风控和方向中做出创新,但目前来看比较困难。

激进扩张后陷入流动性危机

2016年、2017年是泰禾集团疯狂拿地的时刻,彼时频繁刷新全国单价地王的记录。有数据显示,当时泰禾集团的新增土地储备分别为204万平米和792.8万平米,呈现几何式增长,彼时销售业绩也一路高歌猛涨,销售规模从2013年的百亿一跃晋升至2017年的千亿。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高涨过后部分头部信托机构也预料到了泰禾集团的风险,出于风控的考虑,开始逐渐收缩了对于泰禾集团的放贷余额,甚至将贷款余额一度降至0。

事实也的确如此,猛涨过后泰禾集团的在2018年销售业绩不及预期,开始出现迅速回落,也停止了新增拿地。进入2019年,回款开始成为泰禾集团的主基调,前三个季度先后出售了9个项目股权交易项目,用于减轻短期债务压力。

信息显示2019年一季度以及2020年一季度,泰禾集团营业收入分别为236.21亿元和4.8亿元,同比下降23.77和93.57%,净利润分别为7.28和-5.39亿元,同比减少81.38%和154.08%。

“闽系房企都比较为激进,但从结果来看,泰禾集团出现现在的局面很大程度上和选择时间节点不对有很大关系。”上述人士指出。

在房住不炒的基调下,无论是政策和市场都不再向房地产行业倾斜,此时银行信贷收紧也成为了悬在房地产企业投上的利剑。

泰禾集团的财报也恰好印证了这一点。截至2019年末,泰禾集团共获得银行授信额度1281.08亿元,实际使用244.64亿元,其中已到期未归还金额为23.31亿元。大额授信额度未使用,可见银行对于房地产行业的严苛。

20200711泰禾.png

另外,从泰禾集团的融资成本来看,也的确处于行业高位。银行贷款、债券、非银行类贷款融资成本分别为8.48%、9.07%、10.65%,平均融资成本已经达到9.94%

营收下滑、庞大的债务规模,加之高额的融资成本,也让泰禾集团的财务状况持续恶化。

对于此次出现违约,泰禾集团给出的答复是受地产整体环境下行、新冠肺炎疫情等叠加因素的影响,公司现有项目的去化率短期内有所下降,销售预期存在波动,同时由于公司自身债务规模庞大、融资成本高企、债务集中到付等问题使得公司短期流动性出现困难。

当前来看,无论是滚动再融资、还是卖掉资产、引入战投,都是泰禾目前想要传递的信号。

早在去年,泰禾集团就曾传出引入战投,今年5月的公告也表示正在筹划为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但从最近的公告透露的信息显示,当前“白衣骑士”还未现身。

而就在泰禾集团债券违约前后,东方金诚也曾先后三次下调其债券评级和公司主体信用评级,均从最初的AA+降至了C。对此,东方金诚给出的理由是,泰禾集团盈利能力下降、债务负担较重、控股股东所持部分股份被冻结等。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