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直击300万名乡村教师的贫困与孤独:青椒计划的温度和深度

作者:贾谨嫣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6-20 23:38:00

摘要:2019年徐瑞丽20岁,在这个可以拥有轰轰烈烈的青春年华,她成为了一名乡村特岗教师。

直击300万名乡村教师的贫困与孤独:青椒计划的温度和深度

图为徐瑞丽与学生们(由受访者提供)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贾谨嫣 陈锋 北京报道

受访者徐瑞丽身材修长、体态优美,她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模特。2019年徐瑞丽20岁,在这个可以拥有轰轰烈烈的青春年华,她成为了一名乡村特岗教师。

“连大巴车都不通,关掉手机就像与世隔绝一般,教学资源只有一台老是闪退的台式电脑。”在徐瑞丽眼中,乡村教师的生活的确艰苦,而她依然决定与乡村教育共度漫长岁月。但信念之外仍困难重重,初始抵达学校后的徐瑞丽因无法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与专业课程,在上课时面对孩子们亦会束手无策。

徐瑞丽只是乡村教师的缩影之一。据悉,乡村教师在中国有300万名之多,他们长期坚守在边远贫困地区,为乡村学童播撒知识的火种,支撑着我国32%的初中、62%的小学、34%的幼儿园的教学点。他们理当成为阻断我国代际贫困传递的工程师,但事实上他们自己也处在某种贫困和孤独之中。

基于此,2017年9月青椒计划正式启动。青椒计划是面向刚入职1-3年的乡村青年教师开展为期一年的网络培训项目。负责青椒计划的友成基金会副秘书长苗青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人民教师,无上光荣,2020年,青椒计划将继续助力10.5万名特岗教师的线上培训支持服务,为乡村地区培养出更多优秀的青年教师。

乡村教师缩影:使命与情怀

对贵州省贵阳市息烽县木衫小学的负责人徐萍老师而言,能走出大山的方式只有去教育局开会和培训,这种一年到头不超过10次的机会几乎成为她与外界沟通的唯一办法。想要了解外面的世界,甚至将自己融进社会经济的发展中汲取知识再灌输给学生,成为诸多与徐萍一样的乡村教师的梦想。

青椒计划为乡村教师的求知欲插上翅膀。“有了青椒计划,足不出户,每周培训两次,还能和北师大、华师大的教授面对面交流,为乡村教师打开了获取新的教育信息之门,懂得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教育。”徐萍说道。

从事教师工作十余年的甘肃会宁的王雅晋是第三届青椒计划学员,回忆起初来学校工作的自己,她笑言称“满腔的热忱在现实面前变得不堪一击”,其所在的学校附近不仅交通不便,连日用品都无法及时购买,但面对学生探索求知的眼神,这个心地善良的姑娘被触动了,就这样,王雅晋扎根在这个偏远的地方一呆就是5年,直到撤点并校。

王雅晋在2019年教师节特别活动“三行情书-爱自己”中获得特等奖,奖品是一台笔记本电脑,拿到奖品后的她十分激动马上带着电脑去给学生使用。“刚好学生们在准备甘肃中学生口语比赛,学校的电脑不够用,学生都排着队等着练习,这下好了,学生们又多了一台电脑使用了!”王雅晋称。

胡林娜是藏区里一名乡村教师,和她一同考进这个海拔4000多米气候恶劣的地方的很多老师多选择辞职或调走,而她则因为情怀与使命坚定的留下来。2018年9月,胡林娜成为第二届青椒计划学员,通过培训,她迭新了教学观念并提高理论知识。

除此之外,因青椒计划的学习,胡林娜随后参加了“首届中国西部教育发展论坛暨第一届青椒计划高端论坛”的圆桌论坛,和来自高校的教育专家、教育部门领导以及爱心教育企业一起探讨西部教育发展的问题。现在的胡林娜觉得自己身上的使命更重了。“尽我所能,给孩子们更美好的明天,”胡林娜说道。

前述受访者徐瑞丽是第二届青椒计划学员,在她看来,乡村青年教师面对的是艰苦的环境、单调的生活和不被理解的落寞。如果没有任何外界的帮助,一个人要坚持下去很难。可庆幸的是,青椒计划让她可以接触到前沿的教育理念。“椒计划就像是一个发动机,可以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借助互联网平台,改变教育的现状。”徐瑞丽说道。

青椒计划的温度与深度

当“知识分子”、“乡村教师”这些曾经令人尊敬的称谓失去往日的光芒,乡村教师也被卷入城市化的洪流中,自由流动到发挥空间更大、业务水平提升更快、工资待遇更高的城市学校;留在乡村,在很大程度上成为其自身能力不足的非自愿选择。乡村教师常常被贴上“下不去、留不住、教不好”的新标签。

2015年,国务院颁布《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将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其中明确提出,“必须把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到2020年,努力造就一支素质优良、甘于奉献、扎根乡村的教师队伍,为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提供坚强有力的师资保障”。

2017年,在教育部教师工作司指导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北京师范大学、沪江“互加计划”联合国内30余家公益组织、学术机构、爱心企业正式发起“青椒计划”,研发适合乡村青年教师的课程,采用线上直播、社群学习的方式定期培训,一方面提高乡村青年教师的教学水平,激发他们自主学习和发展的力量,解决“教不好”的问题;另一方面提升他们的主观幸福感和“立德树人”的职业认同感,促进他们精神世界的提升,解决“留不住”的问题。

记者了解到,截止目前,青椒计划已经覆盖全国23个省245个区县10000余所中小学近60000名乡村青年教师。为乡村教师提供专业课73讲,师德课49讲,分科研修课程317讲,累计观看量1,351,070人次。该项目也获得了国务院扶贫办2019年“全国优秀脱贫案例”。

苗青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青椒计划率先在乡村地区探索青年教师大规模在线陪伴式培训,不仅将优质的名师课程通过网络投递到乡村一线教师,还大大降低了乡村教师培训成本以及提供了大量的教师培训机会。

苗青认为,特别是“互联网+教育”的大背景下,青椒计划项目为乡村教师提供了多元的学习机会、广阔的视野以及优质的课程资源。2020年是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青椒计划项目也为偏远地区地区、特别是深度贫困地区在教育扶贫教师培训方面做出了重要的探索和实践。

对于2019年9月至2020年6月的第三届青椒计划是否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响?苗青表示,面对此次突如其来的疫情,青椒计划2020年春季分科研培训根据课程规划按时启动,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在疫情期间,针对乡村教师青椒计划秘书处从教育技术运用、远程直播、心理建设、营养健康等方面推出了十节《青椒防疫特别课程》。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