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P2P转型小贷公司试点落地 行业或迎来新拐点

作者:冉学东 徐晓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24 22:19:29

摘要:小贷公司掀起的新浪潮多半与政策支持以及P2P转型小贷公司等有关。

P2P转型小贷公司试点落地 行业或迎来新拐点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冉学东 徐晓梅 北京报道

今年以来,金融行业掀起小贷浪潮。

2020年,在海南省注册的小贷公司就新增300多家,而截至2019年9月30日,海南省的小贷公司数量还是倒数第二名,共57家,仅次于西藏自治区的19家。除了海南省以外,其他省市也多多少少有新成立的小贷公司。

不仅如此,小贷公司被并购的事件也层出不穷,如连连数科收购网易小贷、任买科技收购元丰小贷等。

过去,小贷公司由于不良率攀升、杆杆倍数低、区域受限、难以盈利等,不得已选择退出小贷市场,另有很多小贷公司因各种原因被地方金融监管局关停。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新冠疫情突发等影响下,以线下放贷为主的小贷公司受到重创,小贷行业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而小贷公司掀起的新浪潮多半与政策支持以及P2P转型小贷公司等有关。

艰难生存

事实上,在此之前,小贷行业也曾有过红火的日子。

2008年5月,银监会出台《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各地的小贷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成立。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4年,小贷公司的数量不断增长,截至2014年9月末,小贷机构数量为8591家,增速达到峰值16.13%,此后连年下滑,甚至负增长。

截至2019年9月末,全国共有小贷公司7680家,较上年同期减少652家,较2018年末减少453家,创近6年来小贷公司数量新低。贷款余额9288亿元,前三季度减少257亿元。

从小贷公司的数量地区分布上来看,东部、西部地区发展较快,中部地区发展相对缓慢。江苏565家,辽宁省488家。从各省贷款余额看,重庆市、江苏省、广东省位居前三名。

这些年,小贷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30家以上的挂牌新三板小贷公司中,几家已经退出新三板市场,据统计,现有的新三板小贷公司仅剩27家。

几家欢喜几家愁。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18家小贷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滑,其中,文广农贷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192.27%,由盈转亏114.78万元;鑫庄农贷营收同比下滑27.31%,亏损381.6万元,较上年同期亏损增加;广顺小贷的营收较上年同期下滑18.60%,净利润同比增长2816.94%,2019年全年亏损303.78万元;棒杰小贷的营收、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61.69%、90.30%,2019年全年亏损5308.24万元。

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现在小贷行业已经进入洗牌期,且业绩分化明显,2019年仅有两家新三板小贷公司的营收达到亿元级别。

虽然有不少小贷公司实现了盈利,但是下滑趋势明显,且不良率持续拔高。而净利润下滑的原因多为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大幅增加。数据显示,多家小贷公司的不良率远高于行业平均值,甚至商汇小贷2019年的不良率飙升到81.12%,比上年同期增加超过22个百分点,广顺小贷2019年的不良率升至49.96%,比上年同期增加超过37个百分点。

不良率攀升的背后是逾期的增加,这和新冠疫情以及行业本身有关。

当前的小贷公司多以线下放贷为主,严峻的新冠疫情让一些中小微企业以及企业主失去了收入来源,资金链断裂之后,小贷公司的还款率大不如从前,造成大面积的逾期。不过随着企业逐渐恢复线下办公,加之地方金融监管局的支持,部分小贷公司才得以稍微纾解。

另外,小贷行业乱象频出。除了本身存在杠杆率低、区域限制等问题,小贷公司由于自身规模小,对于贷款申请者的要求相对于银行较低,主要服务于在银行难以贷款的客户,审核流程相对简单,受到很多用户的青睐。但也正是由于小贷公司的“门槛低”,且监管存在空白,经常被指“套路贷”,如所谓的“培训贷”、“美容贷”、“装修贷” 等乱象频现。

上述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坦言,套路贷的实质就是变相“高利贷”,非法放贷的成本将大大提高。2019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非法放贷行为缺乏明确、统一认定标准,是否应对非法放贷行为追究刑事责任、应对哪些非法放贷行为追究刑事责任、应以何种罪名追究刑事责任也均存在认识分歧。其中,实施非法放贷行为达到“情节严重”程度,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P2P转型落地 行业逐渐向好

新成立的小贷公司数量明显,净利润下滑甚至亏损,这是以往小贷行业的常态。在惨淡经营的情况下,2019年11月,小贷行业迎来拐点。

这个月27日,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联合发布了《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下称83号文),重点指出坚持机构自愿和政府引导、市场化和法制化处置、坚持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的原则,开展网贷中介转型小贷公司试点工作。

在这之后,符合条件的大平台已经发布申请转型小贷公司的公告,如贵州省信通袋和金筑财富宣布申请转型省级小贷公司,民贷天下、51信用卡等都在申请小贷牌照。不过,在这之后迟迟都没有新的进展。

时隔半年后,今年5月19日,厦门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两则关于网贷平台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通知,显示厦门禹洲启惠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厦门海豚金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功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成为行业内首批获得地方金融监管局批复P2P平台转型小贷的案例。这意味着,小贷行业将会有更多的机遇。

另外,自83号文发布之后,小贷公司被并购的案例越来越多,如任买科技收购元丰小贷、连连科技收购网易小贷等。虽然这两起并购的交易价格尚未披露,但作为“限量版”的网络小贷牌照,价格应该不会太低。

一位分析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此次在海南省注册的小贷公司一下子暴增300多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转让。虽然小贷公司申请注册不像消费金融公司那样门槛较高,但是有价值的牌照还是比较稀少的。”

观察发现,在海南省新注册的小贷公司中,有多个公司的股东均为同一个。如由中航集团间接持股的深圳市深通数据管理有限公司就投资了9家小贷公司,前者的业务主要有金融牌照转让、资质代办等,其中包括转让消费金融、征信、第三方支付、小贷等金融牌照。

地方政策的加持。新冠疫情为很多小贷公司带来了良机,地方金融监管局适当放宽了小贷公司的杆杆率,最高可至5倍。虽然这个放宽政策具有临时性,但却实实在在缓解了小贷公司的压力。

广东省金融监管局继放宽小贷杠杆率后,近日又印发了《广州市创建全国小贷行业标杆城市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下称“《计划》”),提出了完善小贷行业管理制度、提升小贷行业科技水平、增强小贷行业普惠能力、提升小贷行业国际化程度、培育头部机构等9大方向、共37条具体工作举措。《计划》的目标是推动小贷行业成为广州地方金融产业的重要增长极和地方金融规范监管的样板。

目前来看,小贷行业逐渐向好。

值得一提的是,当下针对小贷行业还尚未有统一的监管。2019年6月27日,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发函透露,正着手草拟“小贷公司行业规范发展指引”,而有关小贷公司的条例和管理暂行办法已被央行、银保监会列入2019年的立法清单。截至目前,该文件还尚未下发。上述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指出,“目前出台统一的监管文件非常有必要”。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