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马晓霖专栏 | 新冠疫情让世界航空业“折翅”趴窝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14 11:02:39

摘要:航空业无疑被暂时“折翅”瘫痪,甚至股神巴菲特因新冠损失500亿美元后都看衰航空业。但是,人类既已进入飞天时代,插翅再飞不是技术和认知问题,只是航空业复苏时,其旧有格局也许不复从前。

马晓霖专栏 | 新冠疫情让世界航空业“折翅”趴窝

马晓霖

5月1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称,俄各类交通运输业中航空业受新冠疫情冲击最大,国内航空运输量减少85%。此前一天波音公司CEO卡尔霍恩预言美国一家主要航空公司“很可能”倒闭。此前两天,以色列航空公司获政府贷款应对危机,而哥伦比亚航空公司申请破产并准备重组……一系列坏消息集中从各航空公司传来,表明新冠疫情正在给百年航空业带来毁灭性打击,其状况不仅为“911”袭击无法比拟,整体“折翅”趴窝的惨状即使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也未见。可以想象,全面康复互联的世界经济与社会生活必然以全球航空业大面积重启为前提,而航空业版图也许将被重绘。

普京亲自大谈特谈航空业发展,似乎是他执掌克里姆林宫20年来绝无仅有的新闻,表明俄航空业已危若累卵。俄卫星通讯社援引普京的话称,受国内外航空交通管制限制,航空业衰退“大概是最大的”,俄国内航空运输减少88%或85%,国际航空运输基本停止,运输量减少90%。据普京介绍,俄各机场乘客数量降至最低水平,航空公司、机场收入减少并波及到行业员工就业。

报道称,这些信息是普京在政府有关支持航空运输业专项会议上公布的。上周讨论同类问题时,普京曾指示拨款110亿卢布(约1.5亿美元)联邦资金扶持各机场度过难关。但是,这笔资金更多是安抚性精神补贴,无法扭转疫情带给包括航空运输在内的行业危机。截止北京时间14日,俄罗斯已位居境外疫情重灾区“三甲”之列,综合指数位居美英之后。尽管俄罗斯较早采取阻隔国际航空联系,但是,疫情大爆发似乎刚刚到来,航空业备受冲击的惨状还未见底。

愁云惨淡绝非只属于俄罗斯航空业,已经哀鸿遍野的世界航空业近期也是噩耗频传。5月10日,成立于1919年12月并拥有150架飞机的拉美第二大航空公司哥伦比亚航空公司,因无力偿还6500万美元债券且无缘获得政府资助,被迫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并保留重组权力。这家“百年老店”的结局印证了“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箴言。当天,同样遭遇流动资金断裂的以色列航空公司拿到政府4亿美元贷款,以及约80%额度的国家担保,条件是采取裁员三分之一、高管减薪和暂停股东分红等,进而逃脱破产劫难。

航空业大国美国也是警灯闪闪,面临“911”袭击之后第二次行业危机,4月客流量同比暴跌94%。据法新社报道,三大航空公司中的美联航和达美已做出或即将做出裁员计划。航空制造业巨头波音未来半年将被迫筹措更多资金。波音总裁卡尔霍恩还对《纽约时报》预测将有大公司倒闭,因为联邦对航空业的救助计划9月到期,届时客流量很难恢复到平时的四分之一,而年底也只能恢复近半,势必导致航空业出现调整。2001年的“911”袭击曾造成美国航空业累计损失400亿美元,10家公司申请破产,15万人失业,后在联邦政府支持下历经5年才摆脱危机。

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航空业也面临罕见灾难。据NHK报道,新冠疫情已造成各大航空公司业务严重滑坡,旅客运输量跌至历史谷底。全日空继2月国际旅客量同比下降25.2%后,3月国际旅客量同比下降72.1%,国内旅客量也因内部限制较去年同期急减60.2%。全日空近期90%的国际和国内航线彻底停运或大幅度压缩,预计4月份客运业务也将锐减。同时,日本航空3月国际和国内旅客量同比也分别减少73.8%和57.1%。两大全球行业优等生的糟糕成绩表明世界航空业境况何等糟糕。

新冠疫情曲线变化基本与航空、航海、陆路等运输业同步同频,即灾情波及哪里,哪里采取人流物流控制,哪里的海陆空运输业就首当其冲,而作为跨境联系与运输,特别是人员运输主要工具与路径,航空业更容易成为第一个被击倒的行业。世界航空界最先遭遇疫情危机的是中国海南航空公司,其官宣信息称,自2017年末爆发流动性风险后,海航积极自救但未能彻底化解风险。受2020年初疫情叠加影响,流动性风险有加剧趋势。为有效化解风险维护各方利益,海航被迫向海南政府求助,后者派驻工作组进驻“全面协助、全力推进”风险处置工作,并改组董事会。

相关机构统计显示,2019年末全球每天有24万架飞机闲置,新冠疫情期间全球超过三分之二客机停飞,运量同比下降63%;今年国际航空仅客运收入将锐减3120亿美元,如果虑及员工失业补偿、停放和维护等成本,整个行业面临灭顶之灾。航空业堪称世界经济肌体大动脉和毛细血管,还是重要骨骼、肌肉乃至消化系统,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不仅本身拥有巨大经济活动能力和造血机能,还牵引着丰富而庞大的产业链条,是驱动世界经济和人类交往并象征现代化的超级引擎。航空业困境不仅体现世界经济极端艰难,很大程度上又制约经济复苏与发展,也从时空两个维度大幅度遏制人类直接交往。

1903年12月17日,美国发明家怀特兄弟借助发动机和钢铁翅膀首次飞上蓝天,开辟航空航天时代,从此,飞机作为人类最伟大发明之一推进着世界历史进步。即便飞机被广泛用于杀戮的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世界航空业都没有像今天这样遭遇全球性跨境和内部断航,甚至出现几十万元人民币难求一票的极端稀缺。航空业无疑被暂时“折翅”瘫痪,甚至股神巴菲特因新冠损失500亿美元后都看衰航空业。但是,人类既已进入飞天时代,插翅再飞不是技术和认知问题,只是航空业复苏时,其旧有格局也许不复从前。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