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马晓霖专栏 | 页岩气跑赢低油价而续命越来越难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4-16 10:34:56

摘要:经济繁荣时代,石油收入减少导致生活水准倒退,无疑会动摇社会稳定乃至政权合法性。但是,深陷全球性危机,各国国民都在勒紧腰带艰难求存,因此,没有石油就会爆发革命的几率大幅度降低,进而给油价继续下行至10美元乃至归零奠定心理预期和社会基础。可见,低油价并非不能长期承受,页岩气续命则越来越难。

马晓霖专栏 | 页岩气跑赢低油价而续命越来越难

马晓霖

4月15日,国际原油价格再次低位下挫,跌破20美元门槛而收盘于每桶19.2美元,创造18年来油价新低记录。这是在“欧佩克+”酝酿并决定大幅减产而引发油价略升后的再次“自由落体”,表明日减1000万桶的“史诗级”原油生产大收缩,也无法改变能源市场供大于求的总态势,尤其是全球经济持续下行和各种油耗窟窿集体封堵,低油价行情“只见谷底不见坡”,很难看到短期再次拉起的前景。2014年石油大战遭受一波“团灭”的美国页岩气,其幸存者此番能否跑赢低油价而再次逃出生天,无法让人乐观。

13日,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代表的世界主要产油国匆忙休战,宣布一揽子减产保价协议,谈判前后一周内20美元出头的原油价格略有反弹。然而,这种心理溢价的回光返照仅维持两天便被普遍失望的减产预期击破,原油价格再次大幅度缩水,其中,美国原油价跌幅超过4%而至每桶19.2美元。曾有业界人士期待,“欧佩克+”起码日减2500万桶才能有效遏制油价走低,但是,在“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的大灾之年,让这些对油气严重上瘾的“油老虎”继续割肉也非常困难。尽管它们知道只有制造油荒才能提价增收,但是,它们不甘心把市场份额让给别人,更无力解决结构性的能源市场疲软。

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全球性经济大萧条才是油价不振的根源,此乃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现代文明基本是依靠煤炭、石油、天然气燃烧而驱动,没有这三把火,大到国民经济运转,小到家庭起居出行都将失去动力,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气。反过来,一旦经济运行停摆和包括家庭生活在内的社会活动被冻结,驱动现代文明的能源需就急速冗余贬值,石油及其衍生产品就会变成白菜价,甚至不如白菜。白菜至少能填饱肚子满足人生存的最低要求,能源不能当饭吃当水喝,回到非碳氢能源时代,人类无非在返祖路上承受更多皮肉之苦,活下来才是真正刚需。

IMF日前预测,新冠疫情引发全球化性经济刹车,将使2020年世界经济萎缩3.0%,构成1930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滑坡。其中,美国经济萎缩高达5.9%,世界发达经济体平均萎缩6.1%,长期保持中高速增长的中国仅有1.2%的增长率。原油被加工为汽油、柴油等成品油后最终进入生产和生活领域,支撑起现代运输业、制造业和火电生产等经济和社会运行的肌肉、骨骼和脉络,包括家庭汽车、照明和取暖等微循环。相关统计显示,世界油气能源市场大约98%被海陆空运输业包圆,全球性关闭国门、封闭机场、港口、车站,乃至强制城市居民在家隔离,导致国际航空运输下降95%,国内航空运输下降70%。

全球运输业基本停止,造成全球供应链中断,供应链中断以及防疫引发的人口流动和劳动密集型企业歇业和倒闭,乃至收入下降造成的家庭消费减少,必然形成合力引发能源需求断崖式锐减。据瑞银等机构预测,今年二季度全球原油需求同比日降2000万桶;疫情世界高峰期的4月,原油需求同比日降2500万桶。考虑到疫情反复以及复工复产复航和自由出行的有序重启,能源需求回升将极其缓慢。多数国家进入夏季,进一步打压能源消费空间。主要经济体战略储备增幅乏力,更让原油供大于求的局面无法很快扭转。

世界很多行业企业面临灭顶之灾,能源领域新宠也即石油大战意欲消灭的要敌之一,美国页岩气无疑将再次横遭屠戮而尸横遍野。2014年10月,沙特发动石油大战,大幅增产降价,目标锁定新能源和再生能源这些时代挑战者。一年多的油价腰斩拉锯战,“王佐断臂”的沙特等传统产油大国损失不小,近半数美国页岩气公司却遭到围歼,几百家生产商破产,只有财大气粗的部分企业通过原油公司慷慨的流动性注入度过寒冬,或重组后再次进入市场,但是都负债累累。

业界专家分析,美国页岩气开采成本约为每桶45美元,且开采进程不能中途停顿,否则利润、投资和廉价贷款都将失去。俄《独立报》网站3月23日刊文称,2019年美国许多幸存页岩气公司已负债数十亿美元而被迫重组,其中,行业先锋之一的切萨皮克能源公司股价从40美分跌至17美分,借债90亿美元。沙特等强大保守力量的油价战已让美国页岩气公司难以承受杀价血拼的代价,整体性经济萧条无疑使这类企业再遭釜底抽薪式夹击。

新冠疫情前,油价跌破20美元不可想象,现在则一切皆有可能。油价既是供求关系决定的市场概念,也是幸福指数左右的心理价位,还能跌多少取决于石油大国的社会承受和适应能力,简言之,就是国民接受生活质量降低到什么水平的容忍度。IMF曾测算,沙特财政平衡依托于100多美元的高油价,保守估计在60美元上下。沙特石油大臣曾公开说开采成本只有数美元,言外之意是可无限降价。每次石油大战沙特都紧缩开支,国民也逐步适应生活成本增加和生活质量下降。同理,俄罗斯等传统产油国也在逐步适应过苦日子。

经济繁荣时代,石油收入减少导致生活水准倒退,无疑会动摇社会稳定乃至政权合法性。但是,深陷全球性危机,各国国民都在勒紧腰带艰难求存,因此,没有石油就会爆发革命的几率大幅度降低,进而给油价继续下行至10美元乃至归零奠定心理预期和社会基础。可见,低油价并非不能长期承受,页岩气续命则越来越难。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和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