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半年前“碰壁”的苑东生物二次备战IPO,净利一半靠补贴,保荐机构中信证券还是间接股东

作者:杨柳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19 23:18:05

摘要:3月16日,四川证监局官网公示了成都苑东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辅导备案日期是2020年3月10日,也就是说,自从2019年苑东生物被科创板终止上市之后,今年公司又重新备战IPO。

半年前“碰壁”的苑东生物二次备战IPO,净利一半靠补贴,保荐机构中信证券还是间接股东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柳 陈锋 上海报道

3月16日,四川证监局官网公示了成都苑东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辅导备案日期是2020年3月10日,也就是说,自从2019年苑东生物被科创板终止上市之后,今年公司又重新备战IPO。

2019年4月3日,苑东生物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上海证券交易所受理。按照当时的计划,苑东生物拟在科创板发行不超过3009万股,融资规模为11.13亿元。即便在这之后苑东生物接受了科创板上市审核部门的四轮审核问询,历时近5个月,但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3月19日,医疗行业分析师张慧慧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上一次审议结果来看,苑东生物在公司现有产品的市场份额以及市场地位方面所占优势不大,已上市产品全部属于市场占有率不高的仿制药产品,而且多种产品也非首家仿制。

而这一次重新冲击IPO,是否已经解决去年遗留的问题了呢?《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苑东生物证券事务部,相关工作人员称不方便透露具体情况,以后续披露为准。

首次IPO多处问题被质疑

2019年8月,在上一次的科创板问询当中,上市委注意到,一家以研发创新为标签的公司,却要耗费其五成收入金额,用来推销自家的产品。上市委对于推广服务的疑问贯穿了四次问询,苑东生物也作了四次回复,最终仍不能解答上市委的疑惑。

据上一次苑东生物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在2016-2018年的销售费用分别约1.45亿元、2.24亿元以及4.12亿元,公司销售费用平均占比高达53.60%。

其中推广服务费是公司销售费用中的重要支出,2016-2018年苑东生物的推广服务费金额分别约1.3亿元、2.02亿元以及3.85亿元,占各期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89.7%、90.2%、93.4%。

9999.JPG

张慧慧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虽然这种现象在业内比较普遍,但苑东生物销售费用率高出可比公司平均值约5个百分点。

据可比公司数据显示,海思科、普洛药业、恩华药业、恒瑞医药等公司销售费用率均值为48.81%。

苑东生物在2017年的销售费用比2016年增幅达53.79%,2018年销售费用较2017年又增幅达84.31%。在销售费用大涨的同时,其主营业务收入也产生较大幅度的增长。

业内人士认为,此种增长是和“两票制”在医药流通领域的执行密切相关的,在此背景下,药品的销售费用从整个流通环节多级经销商开票化解为医药制造企业本身承担或者最多一家经销商分担的局面。苑东生物在财务数据上的变化是“两票制”带来的典型影响,其“两票制”后采用的是配送商模式,会出现出厂价格、毛利率和销售费用率相对较高的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两票制”是指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以“两票”替代以前常见的七票、八票,减少流通环节的层层盘剥,并且每个品种的一级经销商不得超过2个。

3月19日,独立分析师吴敬栋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两票制”促使药品流通格局发生重大调整,对于做临床产品分销业务的商业来说,中间多余的商业都将被压缩掉,包括过票商业和二级及以下商业,只会剩下一级商业。

然而,一位业务分析人士公开表示,药品流通领域的政策变化导致的销售费用异常不一定是IPO的障碍性问题,“两票制”实施以来已有几十家医药制造企业顺利通过审核,苑东生物存在的关键问题是其市场推广采用的是公司筹划并外包给专业化的医药市场推广服务商实施的模式所致。

此外,苑东生物信披的真实性也被上市委发现并质疑。

苑东生物去年在其招股书中称,其骨架型缓控释制剂技术在国内领先,膜控型复方药物小丸技术领先于国内水平。

上市委在问询中就要求苑东生物及其保荐人排查招股说明书中与核心技术及行业地位相关的信息。苑东生物回应称,相比公司相关技术已形成产品并立项批件,苑东生物未在公开检索中发现相应技术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或上市。而且公司还把招股书中“技术领先”字样删除了。

在后续问询中上市委询问招股说明中多处表述做出修改等事项。苑东生物的保荐机构则回复表示,由于无法保证数据查询完备性,只得把“技术领先”等字样删除。

最终,苑东生物被认为其申报和审核的过程存在着招股说明书定性表述不严谨、公司核心产品披露不突出、核心技术的来源性问题未充分披露等瑕疵,以及存在着“挤牙膏式”谨慎回复,使得关于核心技术的问询在四轮反馈回复中反复出现。

净利一半靠补贴

据天眼查及官网信息显示,苑东生物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以研发创新为驱动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主营业务是化学原料药和化学药制剂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目前已具备注射液、冻干粉针剂、片剂、胶囊剂等多种剂型和化学原料药的生产能力,并已布局生物药领域。

2016-2018年,苑东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3.39亿元、4.76亿元、7.6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731.66万元、6436.56万元、1.35亿元。

数据显示,公司业绩对政府补助及税收优惠有高度依赖。2016-2018年公司取得的各种政府补助收入分别为2607.93万元、3179.58万元和6001.93万元,占公司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39.81%、42.7%和40.46%,占比较高,公司存在政府补助政策变化风险。

同时,公司所得税优惠金额分别为797.18万元、1344.68万元和778.5万元。政府补助与税收优惠合计,占净利润比重分别为59.41%、70.29%、50.22%。

此外,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化学药制剂的销售收入,而化学药制剂的毛利率较高,公司七大化学药制剂产品中,有6款产品的毛利率均在90%以上,剩下一款产品的毛利率为84.88%,这7大产品各期的销售收入占当年主营收入的比重均超过八成。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公司保荐机构的中信证券,还是苑东生物的间接股东。

招股书显示,2018年9月,苑东生物进行了股转系统摘牌后的第三次股权转让,股东金石灏汭将其持有的250万股股权以20.00元/股的价格转让给新股东中信证券投资。金石灏汭与中信证券投资均为中信证券控制。此番股权转让之后,中信证券子公司中信证券投资持有苑东生物2.78%的股份。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