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股灾中的人生积淀

作者:包涵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06-17 23:41:31

摘要:股灾一周年,最近成为一个热词。无论机构投资者还是普通股民,每个人对这一话题都有话可说。在他们看来,没有在2015年炒过A股的人都不足以谈人生。

股灾中的人生积淀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包涵 北京报道

股灾一周年,最近成为一个热词。无论机构投资者还是普通股民,每个人对这一话题都有话可说。在他们看来,没有在2015年炒过A股的人都不足以谈人生。

一年里,大浪淘沙,有人在潮水退去后拾得珍珠,有人踏浪而去就此退出江湖。但无论如何,这种在几天内眼睁睁看着一半收益消失却毫无还手之力的经历,对每个亲历过股灾的投资者都是一份难忘的回忆。

股灾之中,曾经的投资圣手和新晋的菜鸟股民面对的是一样凶险的市场,都做过一样糟糕的决定。

正如一位资深的投资者说过的,经过几轮牛熊的涤荡之后,大家就会了解,最终我们交易的不是股票,而是自己的信仰和整个人生积淀。反省股灾不是为了重温过去,而是为更好地前行。

机构:少亏钱就是赚钱

李莱(化名)的投资公司成立于牛市的后半段,那段时间,大盘正向4000点发起猛攻,那是个买什么都赚钱的时间,私募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

“但因为我建仓慢,还是错过了不少行情,导致公司在这个最后的赚钱机会里,收益却跑输大盘。”

到了去年6月初,市场最好的时候,李莱和他另一个搞私募的朋友吃饭,朋友忽然说起,最近他天天做噩梦,梦见熊市来了。

“那天晚上回去我一直琢磨他说的话,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2015年6月12日,上证综指攀上5178点的高峰。随后的6月15日,阴跌开始,这一天上证综指一举跌去2%,创业板指数更是暴跌5.22%。

“我的伙伴们普遍认为这只是连续大涨后的一次必要的调整,但也都开始隐隐担心。”

到了去年6月底,指数已经溃不成军。“但我们通过股指期货还是扛住了一些压力。虽然前期跑输大盘,但这一时段的收益率回撤却比大盘低得多。”

然后监管层的救市开始了。

“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我们一边在股市重新买进筹码,一边平掉了手里的空单。而最后的结局,却是高达12%的亏损。”

在整个被戏称为股灾1.0和股灾2.0的市场异动中,李莱一直在反省自己团队的操作。

“到后来,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别去想怎么赚大钱,先保证自己的收益别在暴跌中有太大的回撤。所以在8月那波大跌中,我有意识地主动减仓,我庆幸自己没有在恐惧和贪婪中摇摆太久,最终在2015年结束时,保持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收益。”

李莱说,有了这次的经验,他在今年1月的这波被称为股灾3.0的大跌中一直是轻仓运作,几乎没有伤筋动骨。

在他看来,股灾1.0经过3次抵抗反抽,最后一次反抽抵抗之后,连跌6个交易日见底。股灾2.0中间经过一次抵抗性反抽后,连跌5个交易日见底。“到了3.0的时候,我们对走势的方向已经开始有点感觉了。这可能也是教训带来的经验。”

李莱说,最困难的事情是直觉来的时候你该不该相信它。他的提前梦到熊市的朋友,也因为犹豫而没能在股灾到来时幸运逃顶。

“一定要克服自己的欲望跟失望,接受熊市里不停止损仍亏损和牛市里你刚刚止损就反弹的现实,牛市和熊市里的投资逻辑是不一样的,概率也是不一样的。有时一个窗口打开,你会立刻推翻自己在清醒时做出的判断,去破坏自己信任的逻辑,结果往往是失望。”

有数据显示,在2015年4-6月成立的私募基金曾经多达1.19万只,但是存活到现在的只有三成左右。

股民:总有人倒在后天以前

股灾一周年,如果机构的心酸是一个湖泊的话,那股民的血泪就可以说是一片汪洋。

孙鹏(化名)是一个90后,2015年牛市开始后陪着父亲一起炒股。这一年他也遭遇了令他终身难忘的一只股票——晋亿实业。

据他透露,牛市时他和父亲满仓晋亿实业,最高时盈利三成,且动用了一倍的杠杆融资。很快,第一轮股灾来临,该公司的股东开始减持,股价大跌。

“从24元跌到18元时出现一波反弹,我们急忙加仓。”

然而,反弹仅是暴跌的序幕,随后晋亿实业开始随着大盘上演跌停潮,一个、两个、三个……

“这意味着我们的盈利已经没了。而这还不是终结。在这一过程中,管理层宣布双降,可股价大幅高开后又是跌停。然后暂停IPO,又是利好,可暴跌仍继续。国家队出手救市不可能救得了所有股票。那时候每天的新闻都是千股跌停、千股跌停。晋亿实业跌到了11元,因为我们是杠杆融资,已感到压力山大。”

在这一过程中,孙鹏一直劝父亲早作了断。而股票的下跌已使父亲泥足深陷,最终股票跌至8元。

“24元跌到8元,只花了1个月。7月份,我们实在没有信心再扛了,每天几十万的卖单压得我们喘不过气。终于在一个上午,我们交出了手里全部的筹码。在这只股票上,我们亏了几百万,成功栽在了股灾1.0中。”这一幕至今让孙鹏回忆起来都心有余悸。

一年过去了,记者发现,晋亿实业的股价至今仍徘徊在8元附近。虽然去年10月该股曾短暂地反弹至14元,但正如孙鹏所说,今天是残酷的,明天是残酷的。也许后天是美好的,可谁又知道后天会不会到来?总会有人倒在明天晚上。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