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向松祚:现在降息降准,只会让我们现有的问题更严重

作者:熊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11-21 14:13:00

摘要:“现在不能简单降息降准。原因很简单,我们现在的政策对实体经济没有多大的效果,只会让我们现有的问题更严重。”
  “现在不能简单降息降准。原因很简单,我们现在的政策对实体经济没有多大的效果,只会让我们现有的问题更严重。”
  11月7日,在辽宁鞍山的“2014(第五届)中国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发展论坛”上,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说。
  “再说,即便是降准降息,谁能保证资金一定就能流向实体经济里面去?”
  更重要的是“全球经济内在结构正在失衡,实体经济复苏乏力,虚拟经济恶性膨胀,经济整体脱实向虚,债务负担居高不下,贫富分化日益加剧,实业困境越陷越深,宏观政策基本失效,结构改变风险巨高。”这八大问题中国也同样存在,“中国的虚拟经济非常火爆,炒房子、文物、古董,我们真正的实体经济都严重亏损。中国的企业家到海外拍卖画,也是全球艺术市场虚拟炒作的一个最明显的表征。”
  同时,他非常担心明年和后年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甚至不排除个别的发达国家会发生新一轮金融危机,“目前汇率的急剧动荡是让人最担心的。”现在最根本的问题是一个要保货币;第二个,保汇率;第三,控通胀。如果现在俄罗斯汇率的情况再不控制住,恐怕要波及到其他的国家。
  而决定因素,是目前全球货币金融的几大变局。
  他谈及的货币金融有三大变局:
  第一个问题,脱实向虚。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严重背离,虚拟经济开始主导实体经济。
  以大宗商品市场为例:
  其一,2002年,在人类的大宗商品交易史上是一个根本性的分水岭,虚拟经济的投机活动取代了实体经济的真实供求关系,成为了大宗商品最核心的力量。
  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背后的力量是什么呢?全球的投机性的买卖已经完全取代了真实经济的需求,成为了决定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最核心的力量,真实的需求退居其次。
  然而,中国的大宗商品能不能搞得起来,能不能成为一个有定价权的市场,此事需要另议。
  其二,最近发生的三件事情,对我们未来大宗商品的价格影响将会是极其深远的。
  1,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分道扬镳。美英等国放弃量化宽松,而日本搞量化宽松。
  现在中国所有人都期望我们中国人民银行要降息、降准。货币政策分道扬镳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重大的事实。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美、英、日、法等全球多国央行决策官员9日在巴黎集会时警告,当央行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开始退场时,金融市场可能再度发生激烈动荡。他们也强调正努力做好更周全的准备,以避免去年的美联储“宣告退场”的风暴重演。而日银总裁黑田东彦则表示,日本政府将采取短期的财政扩张政策,并使农业、服务业及劳工更具弹性。
  2,全球汇率出现了急剧的动荡,这个动荡可能预示着下一场金融危机马上到来。欧元、日元和美元的汇率都创了新低和新高。俄罗斯的卢布贬值了超过25%,所有国家的货币相对美元都在急剧贬值。
  3,四大类的大宗商品全部下降。可以翻一翻金融历史,二战以后没有发生这种情况。现在为什么全球的资金往国债上流动?美联储推动量化宽松,不再买国债,国债价格应该下降,现在正相反,美国国债价格急剧上升。
  如果这个现象再延续三到四年,全球经济的金融变化又将迎来一个新的非常剧烈的变化。
  第二,制造业中心与虚拟经济中心背离。
  今年有几家钢铁公司赚了一点钱,就是靠现在的铁矿石的价格下降。但铁矿石价格为什么不能控制在中国人手上,用微观经济学是解释不清的,我们进口铁矿石在最高的时候超过了62%,平均达到55%。按照最基本的价值理论,按理说我们能够决定价格,但是我们决定不了。所以,这里面发达国家凭借货币金融的霸权,将新兴市场创造的财富转到发达国家之下。现在新兴市场国家正在面临着一个困境,生产的越多,出口的越多,相对真实的收入水平反而越低。所以中国的富人在中国生活得不舒服。
  我认为我们的金融家、企业家并没有跟上我们领导人的思路,如果人民币不国际化,中国不能形成全球的金融网络,大宗商品就只在国内搞,都是很难成为国际市场的。所以我们今天是一个论坛,要思考一点,全局性的、深刻的大问题,为什么习主席创造金砖储备银行、创造亚洲基础设施银行?中国牵头要创立,为什么要做?这些问题不解决,大宗商品最多是一个区域性的市场,而影响力和定价权根本没有,这个问题非常麻烦。
  当今世界利率、汇率,大宗商品的价格,战略资源的价格是谁决定的?
  提出一个问题:中国的大宗商品市场,有没有自己的模式?没有自己的模式就得学别人的模式,什么时候才能比别人更厉害?
  第三,美元霸权有增无减。
  很少有中国人研究到美元霸权主义的本质,中国也很少有真正的经济学者从理论的角度研究这个事。我们可以想一想,我们持有美国大量的国债,中国就跟美国人玩“过家家”的游戏。美国的经费从哪里来,靠赤字来,赤字怎么办?发行国债。国债谁买?中国人买。现在这个是我们的一个负担。
  目前,全球金融系统的网络控制在美国的手上、欧洲的手上。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最大的风险公司和最大的私募基金也都在美国。他等于向全世界征税。
  了解了这个大变局之后,才明白我们的金融战略两大核心的目标:第一,如何促进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解决脱实向虚的问题。第二,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分散经济和金融风险。
  “在全球分散金融风险做得最好的是英国人,英国人玩金融玩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英国人、美国人在博士生的水平,我们中国人才在幼儿园的水平。”他说。
  本报记者熊毅根据向松祚在辽宁鞍山的“2014(第五届)中国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发展论坛”演讲整理,未经其审阅。部分资料为后期添加。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