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温州静候民营银行细则落地

作者:应辽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3-08-09 23:01:00

摘要:靴子即将落地?各种猜测,版本各异。

温州静候民营银行细则落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应辽产 温州报道
   
    经过漫长的等待,民营银行的设立终于走到了冲刺的最后关头。
    “希望具体细则能尽快出台。”全国第一家城市信用社的发起者杨嘉兴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从6月19日至今,中国政府先后三次明确表示将探索设立民资发起的自担风险民营银行和金融租赁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高层不断释放的政策信号再次点燃民营企业家们的银行梦。
    靴子即将落地?各种猜测,版本各异。
    8月1日,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向本报记者否认了之前有媒体称温州市金融办已上报设立民营银行试点方案,同时也否认温州有两家民营银行设立的申请已上报的情况。据他透露,浙江省政府和浙江省银监局已向国家银监会上报相关材料,至于今后民营银行归谁管理,还有待上层确定。
多次申请未果
    作为民间资本活跃的地区,温州自2001年以来曾多次向监管层提交申请,要求设立民营银行,但都无疾而终。始于2012年、被称作手持“尚方宝剑”为全国金融改革探路的温州金改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也未能完成这一突破。
    经济增速下滑、产业空心化种种“疾病”缠身,温州模式风光不再。一边是巨量民间资金无处可投,一边是大量嗷嗷待哺、无处筹钱的中小企业,如何运用好金融资源去支持实体经济,成为温州不得不思考的问题。因此,民营银行的设立,被温州人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2004年,温州相继注册成立由长城集团、华通集团、民扬集团、永固金具、福达合金材料、东新密封以及柳川房开7家企业组成的中驰财团和由神力集团、奥康集团、法派集团、泰力实业、国光房产、远洋眼镜、耀华电器集团、星际实业以及新雅投资集团9家企业组成的中瑞财团。
    中瑞财团董事会成员、星际实业董事长陈时升向本报记者直言不讳地表示,创办财团的初衷就是想创办民营银行。为此,时任财团董事长的郑胜涛还专门多次到北京递交申报材料,但银监会对此非常谨慎,申请就一直停滞着。
    提出申请的并非中瑞财团一家。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直接打给银监会的《关于要求设立温州华侨银行的报告》称,2009年温州侨资汇入191.66亿元,到2011年连续回流累计超过600亿美元,大部分资金以个人存款形式游动在民间各个投资领域。
    温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联络部部长徐霁告诉本报记者,当初华侨银行发起人有5人,主要以温州华商协会和温州侨商协会成员企业为核心,商定注册资金10个亿,专门为归国华侨以及华侨企业服务。但新36条出台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就想到办民营银行。但由中国侨联出面与银监会沟通时,银监会表示没有相关政策支持,事情也就此搁浅了。
    随后,浙江省政府又尝试鼓励民间资金根据有关规定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
    温州市农业局计划财务处副处长王建国对本报记者表示:“农村信用社改作农村合作银行,再改成农村商业银行,本来是想通过创办农村合作性质的银行,促使农民的资金留在农村发展建设用,但因监管不过来,2012年计划全国开办260多家农村资金互助社,实际全国只批了60多家,浙江仅批了7家。”
    多次的碰壁,让温州市政府暂时搁置了做民营银行的申请。
等候细则出台
    7月31日,在上半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暨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议上,银监会主席尚福林首提对设立民营银行的要求。这无疑让此前一直蠢蠢欲动的温州看到了希望。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温州已有企业提交了设立民营银行的申请,不过本报记者从温州市银监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处了解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收到任何一份申办民营银行的申报材料。
    意愿强烈的温商没有行动的原因或许是细则尚未出台。
    “如果细则出台了,我随时可以重新组建团队。”杨嘉兴表示,目前他仍在观望。
    同时杨嘉兴提醒道,现在创办民营银行,首先是获得老百姓的信任很重要,其次是风险该如何去把控。按照他的设计,比如说存款准备金率,如果一般的银行是20%,那么民营银行可以到25%或30%。利率可以适度放开,如果国有大行用基准利率,那么民营银行可以介于小贷公司和村镇银行之间。
    据了解,目前设立民营银行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种就是将原来的小贷公司或者村镇银行提升为民营银行。第二种是在本地培养由民间资本作为主发起人的民营银行,资金全部来自民营企业。第三种是农村信用社选择将全部股份卖给民营企业,然后通过改制提升,设立民营银行。
    温州市金融办副主任于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也在等具体细则的出台。“此前温州曾报过两家小额贷款公司转村镇银行,但一直还没消息。”于谦说。
    不容忽视的是,由于国内民营银行筹办经验不足,在吸储能力、客户资源等方面,无疑存在先天不足。
    对此,于谦表示:“不论是高层还有民间,各种条件都已经成熟了,但具体实施起来如何去操作,可能还需要一个更具体的规定。民营银行设立后自担风险是应该的,但毕竟涉及到百姓的存款,具体怎么规避风险,还要有个说法的。”
    “只有细则出来了,机制健全了,我们才更愿意放手去做。”于谦说。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