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多笔款项难以追回,ST恒久再遭立案调查

作者:夏高琴 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3-11-12 14:42:13

摘要:记者注意到,近年来ST恒久内部控制问题频发。去年公司计划投资新能源业务,然而ST恒久摒弃直接注资方式,选择通过第三方转付的迂回方式进行注资,结果千万投资款尚余700万元在第三方处未能转付,造成投资无法收回。

多笔款项难以追回,ST恒久再遭立案调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夏高琴 张智 南京报道

日前,业绩进一步下滑的ST恒久(002808.SZ)突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公告显示,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华夏时报》记者就立案情况致电ST恒久,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具体立案原因并不清楚,看调查结果吧。”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ST恒久内部控制问题频发。去年公司计划投资新能源业务,然而ST恒久摒弃直接注资方式,选择通过第三方转付的迂回方式进行注资,结果千万投资款尚余700万元在第三方处未能转付,造成投资无法收回。

不仅如此,因上述事项ST恒久今年6月还收交易所监管函。此外从股东手中买来的子公司也问题频频。此番公司再遭证监会立案,业内人士表示或有其他违规事项尚未爆出。

失联的第三方保证人

“早就已经联系不上对方了。”ST恒久工作人员在回复一笔未追回款项时对本报记者说道。

该工作人员提及的“对方”正是深圳市万泰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万泰富”)与杨乖进。

2022年8月22日,上市公司与珠海红隼中天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珠海红隼”)签订《合作协议》,恒久科技全资子公司苏州恒久丰德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恒久丰德”)与珠海红隼共同设立宁波红隼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宁波红隼”),从事新能源领域方面的业务拓展,其中恒久科技投资1000万元。

不寻常的是,ST恒久并未选择直接注资宁波红隼,而是与杨乖进签订《担保函》,选择由杨乖进指定的第三方万泰富代为转付1000万元投资款至宁波红隼。

对于通过第三方转付形式投资宁波红隼,ST恒久称是为了降低本次对外投资风险。《合作协议》中珠海红隼保证在收到ST恒久出资的1000万元款项后6个月内完成由相关地方政府、央企、新成立的项目公司签署三方的合作协议(包括1.5GW的光伏发电和3GW的风电发电)。包括由合作央企负责收购风电发电项目,由地方政府配置风电发电指标,由合作国企负责风电发电项目设计、承建、移交,由项目公司获得风电发电项目总包及分包等权益。珠海红隼和成钧魏志英承诺如期完成上述项目进展事项。如珠海红隼未能按时完成上述约定事项,应将1000万元人民币返还给ST恒久,并承担20%的违约金。成钧、魏志英对珠海红隼的该条返还义务及违约金承担无限连带保证责任。

而与杨乖进的《担保函》主要对上述事项进行了约定,当珠海红隼应返还1000万元款项及承担20%违约金时,杨乖进与成钧、魏志英一起为上述金额承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义务;不管具体何原因,若ST恒久未能从珠海红隼及成钧、魏志英处及时收回上述款项及20%违约金(成钧、魏志英为本笔款项第一责任人),由杨乖进负责承担。保证期限二年,自ST恒久开始支付1000万元款项之日起计算。

2022年9月14日恒久丰德新能源对项目公司的出资款1000万元转账给杨乖进指定的公司万泰富。2022年9月20日宁波红隼,注册资本10000万元,其中恒久丰德新能源认缴出资额300万(实缴出资额300万,为恒久丰德新能源要求深圳市万泰富投资有限公司进行转付的出资款)。然而剩余的700万至今未投资到宁波红隼。

如今ST恒久已联系不上杨乖进与万泰富,值得一提的是杨乖进与万泰富及珠海红隼在明面上均未查询到相关关系,提及此,上述ST恒久工作人员表示:“当时是看杨乖进比较有背景,现在都联系不上了,公司也在积极处理,后续公司不排除通过司法途径去追回损失。”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事项因构成公司对万泰富的对外财务资助行为,但公司未就财务资助事项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导致ST恒久在今年6月收深交所监管函。

不肯补偿的股东

除了上述款项尚未追回外,ST恒久此前从自家股东手中买来的子公司也出现问题。

2019年11月1日,ST恒久与林章威(ST恒久股东)签署《股权收购协议》,以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林章威持有的福建省闽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闽保信息”)71.26%的股份。

彼时,林章威就闽保信息2019年至2024年业绩作出承诺,其中2019年至2021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6560万元,2019年至2022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0278万元。然而闽保信息2019年至2022年累计实现净利润-2817万元,并未实现业绩承诺,对此,林章威应补偿现金9233.17万元。

今年5月,公司收到承诺方林章威的《回函》确认,林章威说明因本人涉及相关诉讼事项,其名下全部银行卡及持有的闽保信息股权被冻结、名下房产均处于查封状态或被拍卖过程中,目前自己没有履约能力和对公司进行业绩补偿。

除此之外,闽保信息尚有一笔业务贷款遭挪用未能追回。

2022年9月份,公司子公司闽保信息与其总经理刘志雄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华澳通讯签订《技术开发(委托)合同》,闽保信息从兴业银行贷款670万元,于2022年9月30日转入华澳通讯公司账户,未见与前述行为相关的审批材料。

公司在回复交易所问询时称,闽保信息和华澳通讯的相关交易不存在商业实质,本次交易实质为时任闽保信息的总经理刘志雄利用职务便利,违反公司《合同管理制度》的规定,将670万元闽保信息的贷款转入华澳通讯公司账户。闽保信息已于2022年11月初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2023年1月该案转至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经侦部门并递交有关刘志雄职务侵占的材料及刑事控告状,截至今年5月闽保信息已经收到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出具的关于刘志雄职务侵占案的《立案告知书》。相关资金须根据案情进展看是否追回,因此,基于谨慎原则ST恒久对该笔款项进行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负面事件频发下,ST恒久2022年年报被年审会计师出具否定意见,会计事务所对ST恒久内部控制提出质疑,公司于今年5月正式“戴帽”。

如今上述事项未果,ST恒久再遭证监会《立案调查》,业内人士表示或有其他违规事项尚未爆出。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ST恒久业绩并不理想。自2021年起,公司就处于持续亏损状态。2021年至2023年三季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分别为2.377亿元、1.658亿元、1.05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35亿元、-0.207亿元、-0.267亿元。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