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万事俱备 尚欠“人才” 年内基金期指产品难现

作者:陈旭

来源:

发布时间:2010-04-30 14:45:55

摘要:万事俱备 尚欠“人才” 年内基金期指产品难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 旭 北京报道

  上周末《证券投资基金参与股指期货交易指引》(以下简称《指引》)一经公布,各大媒体上关于基金即将投入股指期货大战的报道就开始甚嚣尘上。记者经过多方了解发现,目前操作股指期货的主力军是私募基金,而公募基金似乎还远远没有准备好。
人才争夺战硝烟弥漫
    4月27日晚,金融街购物中心旁一家饭店。
    “最近手机都快被猎头打爆了。”宏源证券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由于量化人才之前不受重视,及至股指期货和融资融券的推出,公募基金似乎一下子发现了这个巨大的市场,一场人才争夺战正在激烈上演。“不少基金公司在这方面的人才储备是今年刚开始的,国内有数年仿真股指期货交易经验,并能够设计产品,甚至进行操作的专业人士很少,已经有不少基金公司和我接触过。”该分析师告诉记者,由于人才短缺,近期有经验的金融工程人才的工资也水涨船高。
    通过翻阅《指引》,记者发现,证监会除了对基金参与股指期货的参与范围、操作规则做出了规范外,还将对基金公司的人员要求写入其中。如《指引》第十条规定,基金管理公司应当针对股指期货交易制定严格的授权管理制度和投资决策流程,确保研究分析、投资决策、交易执行及风险控制各环节的独立运作,并明确相关岗位职责。此外,应当建立股指期货交易决策部门或小组,并授权特定的管理人员负责股指期货的投资审批事项。第十一条规定,基金管理公司和托管银行应当强化内部控制制度,完善风险管理系统,做好人员、制度、业务流程、技术系统等方面的培训和准备工作,并在上报基金募集申请等相关材料时附上相关制度及准备情况的说明。
    “大公司在技术设备上的准备时间要短一些,但是要达到监管层对这么多岗位上胜任人选的要求,非一日之功。目前国内具备这些条件的人才屈指可数,短时间内要想具备足够的参与资质,只有从海外挖角。”上述分析师表示。
    海外确实是片人才沃土,特别是当基金求贤若渴之时。
    记者在去年底曾经接触过银华基金的量化投资负责人周毅,具有华尔街及香港市场十多年衍生品交易经验的周毅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银华基金把他招致麾下的目的就是组建量化团队。
    时隔近半年,本周,周毅再次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09年中期起,银华基金就开始筹建以数量化和衍生品投资为核心的工作小组,目前已经基本完成了从无到有的体系建设;组成了以被动投资量化管理、股指期货衍生工具模型研发和对冲中立模型研发为主线的量化投资团队。目前,基本可以满足银华基金客户对这一方面产品设计的需求。”
    早先行动的公募基金似乎在人才储备上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而一些中小基金公司则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量化团队缺人。
年内期指产品或不会出现
    “这仅仅是个指引,还没有交易细则。老基金如果要参与股指期货,是要变更基金合同的,这需要找到每一个持有人签字,可能吗?所以只有研发新产品。”一位基金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不少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与基金参与创业板只需发一个公告即可的情况不同,由于股指期货具有衍生品属性,在程序的履行上应该不会和参与创业板相同。
    有业内人士表示,2010年内肯定不会出现基金或者券商集合理财产品涉及股指期货,对于大型基金和券商公司来说,设备倒是其次,从设计产品到测试,再到人员招募、磨合及培训都需要大量时间,明年可能才会有部分基金和风格激进的券商参与到股指期货交易中。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公司金融工程部总监钱辉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我们公司成立了金融工程和风险控制部,配置了专门的金融工程研究员,为参与股指期货和融资融券业务做好了人才储备。在研究方面,目前重点是研究股指期货等业务对现货市场的影响及其应对策略。随着《指引》的推出,研究重点将转向套期保值实务,包括交易结算模式、风险管理、套保策略等,也会有专人负责产品设计。”
    华商产业升级基金拟任基金经理胡宇权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09年我们就引入了金融工程研究人才,年内还有人员的扩充计划。我公司金融工程研究团队和运营管理人员已经多次接受期货公司、期货交易软件商的培训。在研究方面我们主要在两个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一个是借助股指期货对基金暴露仓位进行管理的仓位控制模型;一个是借助股指期货进行的统计套利模型。我们的模型已经在公司内部进行了近半年的测试,目前效果良好。”
    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工作人员则较为直接:“我们只有金融工程总监,手下好像没几号人,有时候对外宣传说,我们做了很多准备,但是其实都是这些金融工程的研究员有些相关经验,我们招聘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一点,最近才发现他们有期货仿真经验。”
    虽然说很多基金公司一时还对如何利用股指期货这个新兴产物较为迷茫,但是一些业内人士也认为,股指期货终将给机构的产品带来革命性变化。周毅表示,股指期货带来的多种投资手段和理念极大地丰富了公募基金的产品设计思路,可以解决目前基金产品同质化严重的局面,产生风险回报收益更加差异化的产品。比如运用股指期货的指数增强基金、130/30基金、多空结合的市场中立基金、相对收益(贝塔)和绝对收益(阿尔法)的分类基金、核心卫星类基金、多因素模型配置基金、净多头或净空头的杠杆基金等等。
暗战号角已经吹响
    尽管面对种种问题,机构参与股指期货的热情仍然非常高涨。
    虽然股指期货正式开闸仅有10天,但其爆发出的能量却十分惊人。截至上周五,中金所的开户数已从4月8日的4300户增加到1.46万户,日成交量已经稳超10万手。并且股指期货对大盘的先行指标作用开始慢慢显现。
    “就拿27日开盘前来说,股指期货出现下跌,我们将集合理财产品的仓位一下子降了20%,避过了大跌。”一位券商自营操盘手告诉记者。他还告诉记者,由于目前公募基金和券商都还不能在中金所开户操作股指期货,所以机构内部以模拟交易为主。“现在都是私募在做股指期货,据我所知,机构的人都还在做仿真交易,我从今年2月1日起仿真交易股指期货从100万虚拟资金赚到现在的1600万,不到三个月,有不少机构的人成绩比我好。现在机构都想做,打个比方,市场下跌的时候,做股指期货的有对冲工具,可以做空,而我们现在只有现货在手,承担的风险大于持有期货的投资者。”这位操盘手最后说。
    由于股指期货具有一定的预测指数意义,所以不少基金公司的专业人士都认为其将改变整个股市的风格。
    胡宇权认为,股指期货会更降低权重股和小盘股之间的相关性,使“二八”行情或“八二”行情出现的频率更高更持久。他们也正在对市场风格转换的时机和机制进行深入的研究,希望能为投资者把握风格轮动带来的投资机会。股指期货和融资融券都是杠杆性投资品种,具有较高的风险,市场的参与者也会多以短线趋势投机为主,市场的波动性在股指期货推出初期可能被加强,他们将在价值投资的基础上,以更加灵活的投资策略进行应对。而对于融资融券,胡宇权表示目前华商在“两条腿走路”:“由于融资融券的杠杆性较强,对短线的预测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要求较高,我们金融工程团队正研发短线量化交易策略的模型,希望能够在将来的专户理财产品中使用。”
    据业内人士介绍,公募基金在海外参与股指期货是以套保为主,有两个特点:一是参与较为普遍;二是投资比例都比较低。但是,国内的A股公募基金对于业绩的追求方面和国外的对冲基金更为接近,国外对冲基金对股指期货的应用范围比重都要大得多。
    “股指期货(及融资融券)的推出解决了进一步精细化A股投资理念所必须的两个基本要素:对冲+杠杆;为对冲基金、数量化基金、绝对收益基金的爆发增长提供了历史性契机;这个作用极可能可以与2005年股改对A股市场的推动效用相比拟。《指引》规定,机构投资者必须以套期保值为主。这样,机构投资者的进入会对期指市场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成交量和持仓量的比例。”周毅最后说。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