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家用美容仪市场火爆背后:头部品牌业绩亮眼,行业乱象尚待解决

作者:葛爱峰 胡梦然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12-02 17:45:39

摘要:高粱资本创始合伙人董新蕊对《华夏时报》记者指出,无论是技术上、标准上还是监管上,美容仪还处于发展初期,国内家用美容仪市场行业标准和监管力度相对还不够完善,产品技术和质量有待提升。家用美容仪良莠不齐的产品质量,是低门槛进入下埋下的隐患,亟需有针对性的监管和标准来规范行业。

家用美容仪市场火爆背后:头部品牌业绩亮眼,行业乱象尚待解决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胡梦然 深圳报道

近日,日本家用美容仪品牌雅萌公布了2022年5月至10月的主要财务数据。财报显示,在报告期内,雅萌合并净利润同比大涨62%达45亿日元(约人民币2.34亿元),创历史新高。营业收入增长27%至265亿日元(约人民币13.76亿元),比此前预期高出45亿日元。除了头部品牌业绩亮眼,家用美容仪近年来也频频获得融资、销量增长迅速。

一边是资本的热捧,一边却是不断被曝出的安全问题、虚假宣传等,其功效也一度被市场质疑。

高粱资本创始合伙人董新蕊对《华夏时报》记者指出,无论是技术上、标准上还是监管上,美容仪还处于发展初期,国内家用美容仪市场行业标准和监管力度相对还不够完善,产品技术和质量有待提升。家用美容仪良莠不齐的产品质量,是低门槛进入下埋下的隐患,亟需有针对性的监管和标准来规范行业。

家用美容仪有多火热?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与美容仪相关的企业共达16472家,近三年新增3689家。《华夏时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输入“美容仪”,显示的品牌便有100余个,其中排名第一的一款美容仪显示月销量超1万台。这些美容仪详情页宣传功能多样,包括去黑头、淡斑美白、淡化眼纹、抗老、瘦脸紧致等等,似乎无所不能,价格方面跨度很大,排名靠前的几个品牌价格在300元至6000元之间。

家用美容仪在国内有多火热?从头部品牌的业绩数据可见一斑,家用美容仪品牌雅萌在报告中指出,其面向中国电商网站的美容仪表现好于预期,其中,“双11”期间的美容仪销售促进了营收增长,产品在天猫上受到欢迎。因较为强劲的财务数据,雅萌表示,其2022财年全年的业绩预期将保持不变,预计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2%,达到500亿日元(约人民币25.97亿元),净利润增长19%,达到66亿日元(约人民币3.43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家用美容仪市场规模大约为100亿人民币,在“颜值经济”推动下,预估2025年将达到251亿元至374亿元人民币。

对此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家用美容仪近年火热的原因,一方面是消费者美容意识觉醒;另一方面是行业刚刚兴起,还没有头部企业,也意味着机会比较大,甚至存在信息差,容易获利,故此受到资本青睐。

广州市昊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高级顾问陈晓秋也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从消费者市场角度,近年“抗衰”概念的热度催生了美容仪的发展,美容仪作为价格、便利性和效果介于护肤品和高价美容院之间的“中和”产品而受消费者市场的追捧;从利润角度,低成本、高溢价、高利润使得美容仪在资本市场中显得很有吸引力,且借助国内产品线供应链的日趋成熟和近年国产电子消费品、护肤品市场占有率的提升,也让资本市场看到美容仪赛道的巨大空间。

乱象频出,行业监管亟待加强

虽然市场火热,资本追捧,但近来却频频曝出家用美容仪安全问题、功效问题、虚假宣传等。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充斥着大量对“家用美容仪”产品的投诉信息,有消费者投诉使用美容仪后无效果,甚至出现烫伤、烂脸、爆痘,甚至毁容等问题。

就在今年8月,初普TriPollar主动召回超过18万台“初普牌第一代Stop Eye”型号家用射频美容仪,理由是设备存在烫伤皮肤的安全隐患。紧接着10月,美容仪Refa关联公司爱姆缇姬(上海)商贸有限公司则因发布虚假广告,被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45万元。去年,李佳琦关联公司在电商平台推广一款美容仪时,也因使用误导消费者的宣传用语,被有关部门罚款30万元。

亚洲天然护肤品研究中心配方开发部部长孙言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间表示,美容仪分为不同的功能,清洁功能和促进吸收的功能是真实存在的。但减少细纹、提拉紧致这些功能,大部分家用美容仪还很难达到明显效果。想要真正做到护肤高科技,还要保证安全,这需要科研人员及技术人员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可以见到2016至2020年期间,雅萌的研发费用仅增长了1.14%,营销费用却依然占到总费用的三成,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相关问题。”营销专家张雅芝表示。

大菲资本董事总经理张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指出:“家用美容仪作为一种新产物,行业种种乱象究其根本还是因为标准的缺失。首先家用美容仪不属于医疗器械,而是属于家电类。”

张力表示,国家目前对该类产品适用的强制性国家标准有两个:GB 4706.15-2008《家用和类似用途电器的安全皮肤及毛发护理器具的特殊要求》以及GB 4706.85-2008《家用和类似用途电器的安全紫外线和红外线辐射皮肤器具的特殊要求》。但上述国标的安全标准比较宽限,而针对美容仪的很多技术参数,尚无具体的标准和规范。

“简单的说,消费者寄望于美容仪能带来的‘精致提拉’‘淡化细纹’等功效,目前是不受标准约束的,相关功效试验完全靠有能力的企业自觉开展。”张力表示。

伍岱麒也指,“由于市场良莠不齐,定价不一,难免有些厂家品质不好或靠概念发展起来的产品充斥市场。”

虽然目前家用美容仪市场仍存在诸多问题,但对于行业的未来,多名人士仍表示看好。陈晓秋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借抗衰理念和近几年疫情导致的居家消费习惯,美容仪市场尚有较大发展空间。但高端美容仪市场还是雅萌、Refa等国际大牌占领,我国品牌可瞄准中高端市场的大蛋糕,且关键在于产品核心竞争力,走‘高技术’路线来提高品牌价值和市场份额。

董新蕊也指:“家用美容仪的问题不在于市场需求。随着未来监管的加强,或会带动家用美容仪产业良性发展。企业应注重增强技术研发实力,在产品创新方面多下功夫,加强不同序列产品矩阵的差异化打造,相信未来仍会有较好的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