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两家新公司入局! 从“边缘人”到“台柱子”,航空货运地位大翻转

作者:王潇雨 黄兴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9-02 18:36:59

摘要:如果不是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对航空公司运营航班量和网络规模造成的影响,加速了航空货运业务供需关系失衡,这个长期以来并不太受国内航司所重视的行业,很难在“一夜之间”从客运业务的“添头”成为疫情期间为航企现金流做出巨大贡献的“救命稻草”。

两家新公司入局! 从“边缘人”到“台柱子”,航空货运地位大翻转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潇雨 黄兴利 北京报道

如果不是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对航空公司运营航班量和网络规模造成的影响,加速了航空货运业务供需关系失衡,这个长期以来并不太受国内航司所重视的行业,很难在“一夜之间”从客运业务的“添头”成为疫情期间为航企现金流做出巨大贡献的“救命稻草”。

正是持续至今的货运业务供求不平衡,加速了诸多资源和资本流向这个领域,使得航空货运业务受重视程度迅速提升,并成为航空公司和飞机制造商都寄予厚望的新增长点。

8月的最后一天,随着山东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山航”)接收其第一架改装货机,正式进军航空货运业,以及江苏京东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下称“京东航空”)获得中国民航局颁发的CCAR-121部《航空承运人运行合格证》,具备投入运营的全部条件,这也意味着近两年来略显拥挤的航空货运“车厢”内又挤入两名新乘客。

后来者众

8月31日,山航在济南山东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太古”)接收了一架737-800改装货机,按照山航方面的说法,这是“山航客货并举发展战略翻开新的篇章”。

据山航方面人士透露,货机交付后,公司将构建以济南、青岛为主枢纽基地,面向日韩、覆盖亚洲的客货航线网络,即将开通青岛至大阪、名古屋货机航线,后续开通多条国内国际货机航线。

山航也是国内首家运营737-800BCF改装货机的航空公司。原本并未运营全货机的山航在2020年疫情爆发之后开始采用“客改货”航班发展货运业务。相对于此前承接货运业务时使用客机腹舱,客改货虽然运载量有所增加,但也只能装载12吨货物,并且按照民航局的相关规定,在经过一段特殊时期之后,改装客机用来载货的方式已经不再被允许。

而航空货运所承载的大部分高价值货物,比如机械电子类、冷链类通常都需依赖全货机来承担运输任务。

这也成为山航决定运营全货机的主要原因,在山航方面看来,经营全货机业务,有利于进一步满足货运发展需求,提高市场竞争力,促进山航货运业务向规模化和专业化方向发展,从而为客户提供更加优质、快捷的货运服务。

疫情以来,国内航空货运业的格局发生了诸多变化,主要体现在一些国有航司的货运业务板块通过“混改”开始逐渐从母公司独立出来运营,其中东航集团旗下的东航物流还在2021年完成了上市。此外,还有一些地方国资通过入股国内外货运航空公司的方式着重打造地方机场在航空货运方面的竞争力。而更大的变化出现在一些由快递物流企业所运营的已经初具规模的航空货运公司,不仅在疫情期间加速运力扩张,还通过投资一些专业的货运枢纽设施来进一步增强运营能力,比如顺丰集团旗下的顺丰航空今年下半年有望全面进驻鄂州花湖机场,从而将这个亚洲首个专业货运机场作为“天元”拓展自己从国内到全球的航空货运网络。

相比之下,背靠电商巨头京东集团,同时也独立建设物流体系并已经完成上市的京东物流也终于实现了“飞天梦”,随着京东航空获批运营,也将为京东物流一体化供应链带来明显的效率提升,实现全国核心板块多个城市流向“夕发朝至”,“一地发全国”的特快航空覆盖率提升至95%以上。

自2017年,京东物流便开始发展航空货运业务,随着快递、快运、冷链等业务的快速发展,航空业务量与日俱增,单独依靠客机腹舱和包机已难以支撑京东物流一体化供应链物流庞大的业务体量,建立和培育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航线网络和集货能力,推动货运降本增效,已经势在必行,京东航空应运而生。

据京东航空方面透露,京东航空以南通兴东国际机场作为主运营基地,主要经营国内、国际航空货邮运输业务。目前,京东航空主要服务于高端消费、高端制造、医疗、生鲜等行业,承运时效要求高、产品价值高的货物。

除了山航货运和京东航空之外,还有诸多资本正筹谋进入航空货运领域,比如由广州国资背景的广州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今年4月已经完成公司注册,目前即将进入申请筹建阶段。根据目前披露的信息显示,广州货运航空由广州空港委牵头成立,注册资本5亿元,股东包括广州空港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市综合交通枢纽有限公司、广东高捷航运物流有限公司以及中外运跨境电商物流有限公司等。

制造商的机会

航空货运市场的潜力不仅给货运航空公司带来了新的市场空间,也为飞机制造商在客运业务受疫情影响而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提供了另一条路。这其中美国商用飞机制造商波音民机集团(下称“波音”)凭借其在货机产品上积累数十年的优势早已经开始布局,现在似乎也进入收获的季节。

山航2021年底与波音签订了货机改装协议,2022年开始陆续通过自有飞机改装投入货机运力,逐步建立737-800BCF全货机机队。第一架货机投入运营后,山航计划在2023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实现第二、三架货机的投运,并在“十四五”末形成至少5架的货机机队,充分发挥“客货联动”协同优势,为服务建设山东交通强省和交通强国山东示范区建立航空运能基础。

而为山航提供改装服务的山东太古也是波音在中国进行改装货机业务重要的合作方。据波音中国总裁谢利嘉(Sherry Carbary)不久前在接受包括《华夏时报》在内媒体专访时透露,波音于2016年在上海启动了737-800改装货机(BCF)项目,目前已经在中国建立了11条该型号的改装线,另外还在中国之外设立了几条改装线,未来还有更多规划。

目前山东太古有全货机改装线8条,其中737-800BCF改装线7条,已成为737-800机型客改货全球最大的交付中心。即将投运的京东航空同样选择了737-800BCF作为启动运营的机型。

据波音方面透露,相比客机腹舱和临时性客改货运输,通过给飞机安装更大的主货舱门和装卸系统,首架737-800BCF既能实现“拉大件”,货物装卸效率也大大提升,可以更好地满足客户运输需求。客机腹舱空间有限,仅允许运送行李物品、邮包物品以及小批量货物,较大货物以及托盘都无法装载。而改装后的737-800BCF,主货舱可以提供141.4立方米的载货空间,包括十二个货板位置(11个标准货板和一个半尺寸货板),两个机腹货舱可以提供43.7立方米的收益载货空间,货物运载能力可达25吨左右,是原来腹舱运输的6-7倍。

首架737-800BCF改装工作于5月31日在山东太古展开,共计用时90天。改装工作主要包括安装更大的主货舱门、货物装卸系统和可容纳两名非飞行机组成员或乘客的休息舱。与临时性的客改货相比,全货机改装的技术水平、时间投入和成本花费都更高。山东太古工程师表示,一般情况下,30人在1天之内便能完成临时性的客改货工作,而此次全货机则是由50人进行了90天的改装。

“像山航这样将自己持有的客机改装之后投向货运业务的模式成本很低,但改装之后在新一个运营周期内,如果赶上目前这样航空货运的牛市,创造的效益将非常可观,”一位从事飞机租赁业务的业内资深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疫情导致一大批这样的客改货机源流向市场,对于有意进入全货机运营的航空公司或者那些想要扩充运力的货运航空公司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作为目前国内单通道干线客机的主力机型,737-800系列机型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开始进入退役周期,这对于波音建立的改装线而言,可以就近获得改装的资源,同时在国内航空货运的这一轮热潮之下还能拓展更多的市场空间,这恐怕也是波音愿意在中国建立一大批改装线的重要原因。

而作为波音最大的竞争对手,欧洲空中客车公司(下称“空客”)在中国市场的单通道机型竞争中已经后来居上,但在货机业务上远远落后,随着其客改货机型项目的陆续启动并开始交付用户,空客同样希望能够提升自己在中国全货机和改装货机市场的存在感。此前空客在成都建立的全生命周期服务项目中就已经规划了客改货业务,而一些第三方企业也开始在中国境内建立一些支持空客机型的客改货项目,用空客货机项目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的说法,“此前较波音在这方面落后较多的主要原因在于空客的机型比较新,此前很长时间里都在服务于客运,随着最早一批客机开始进入退役周期,大规模进行客改货的时机已经成熟。”

根据中国民航局发布的统计公报数据,截止2021年,中国共有65家运输航空公司,其中全货运航空公司12家。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航空货运公司是顺丰航空,一共运营着74架全货机,包括波音737改装货机、757改装货机以及767和747系列货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