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行情太差了!”记者直击深圳最大轻纺集散地:旺季不旺,订单都去哪儿了?

作者:葛爱峰 齐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8-11 15:15:51

摘要:此时正值纺织业传统旺季,但是8月9日,《华夏时报》记者走访深圳轻纺批发集散地东门轻纺城、东门布料辅料窗帘批发城及华晖布料批发市场发现,三家商场顾客稀少,门可罗雀,丝毫不见往昔繁忙景象。

“行情太差了!”记者直击深圳最大轻纺集散地:旺季不旺,订单都去哪儿了?

8月9日华晖布料批发市场门可罗雀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齐萌 深圳摄影报道

“我做了20年面料批发生意,今年是纺织业行情最差的一年。”在深圳华晖布料批发市场二楼做毛纺织面料批发的商户小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此时正值纺织业传统旺季,但是8月9日,《华夏时报》记者走访深圳轻纺批发集散地东门轻纺城、东门布料辅料窗帘批发城及华晖布料批发市场发现,三家商场顾客稀少,门可罗雀,丝毫不见往昔繁忙景象。

实际上,近三年来,纺织行业面临着严峻的国内外形势,发展压力巨大,不少纺织服装厂及批发零售商都遇到了订单下降的问题。从数据来看,6月棉纺织行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38.81%,环比下降5.93%,同比下降23%。其中新订单指数回落到30%以下。

对此,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此形势下,只有通过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才能保持行业竞争力,以实现对于行业当前困境的破局。而实现产品、市场定位的高端化与产能的效率提升,则是转型升级的核心要义。”

深圳轻纺集散地旺季不旺

8月9日,小雨,《华夏时报》记者来到深圳东门布料辅助窗帘批发城,商场顾客稀少,闲来无事的商家小赵坐在门口长凳上抽着烟,“生意不好,附近的‘华晖轻纺城’商场已经关闭了,店铺租金、工人工资每个月都是一大笔开销,目前只能靠老顾客的订单维持生计。”他说。

WechatIMG18081.jpeg

已关闭的华晖轻纺城

WechatIMG18075.jpeg

堆满货物的空档口

WechatIMG18076.jpeg

东门布料辅料窗帘批发城挂出“免进场费、免租六个月”的广告

记者注意到,东门布料辅料窗帘批发城内有不少空档口,为了招揽商家入驻,商场在外围挂出“免进场费、免租六个月”的广告。“像我们这个门店租金一个月好几万,不少人坚持不住了,都回老家了,你看有很多空档口。”小赵对记者说。

当日正值东门轻纺城物业管理人通知交租,记者注意到,挨个被通知的商家均做出无奈状,摆手表示明白,但据记者观察,无人当日交租。

WechatIMG18078.jpeg

华晖布料批发市场内冷冷清清

由于顾客稀少,当记者走在过道时,多次被无事可做的商家招呼进店,甚至一家经营西服面料批发的商户周先生为展示自家布料的优质,竟主动用打火机点燃布料的一角。“这个面料以前卖130块,现在只能卖90块,是我自降价格,亏本卖,与厂家无关。”周老先生对记者介绍。

WechatIMG18080.jpeg

同时,记者也注意到,商场内不少主动降价促销的商户,“5元每米”“10元每米”的促销商品随处可见。

不过小刘也对本报记者表示,自己商店产品并未主动降价促销,“本来7月、8月、9月是纺织业传统旺季,但目前受疫情影响,除了老顾客外,很难有新订单。但我们也不会主动降价,没有顾客也没有办法。”

实际上,据小刘透露,在市场低迷下,深圳轻纺集散地的商家们也纷纷想办法开展“自救”,“我们其实想了很多办法,包括直播等,但这些办法都没有成功。”

小刘告诉记者说,对于面料行业,直播最大的问题是镜头无法展现面料真实颜色,同时,买家也无法触及面料真实的触感,“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会把面料寄给买家挑选观摩,但这又增加了我们的成本负担。”

纺织业订单去哪了?

从2020年全球爆发疫情至今,纺织服装需求受到打击,尤其在今年上半年,行业面临着因高油价带动原材料成本大涨、因疫情导致需求下滑及因产业调整导致的订单外移等问题。

“影响纺织行业发展的因素一方面是原材料供求波动和产业转型升级压力之下的行业竞争因素,另一方面是产业结构调整与产业布局变动之下的产业与订单外移问题。”柏文喜表示。

在原材料成本方面,今年上半年,纺织业上游原材料总体价格上涨,导致纺织行业成本端承压。据方正中期期货报告显示,2022上半年期短纤主力价格被动跟随成本先扬后抑,重心上移,价格波动范围为7106元-9042元/吨,创下期货上市以来新高,半年涨幅12.82%。

而重要纺织原料棉花价格震荡走弱。据方正中期期货报告显示,郑棉主力合约1-5月震荡区间维持20000-22000区间。5月末6月初,在宏观利空以及产业疲弱的格局下,棉花出现大幅回落,从21000附近下跌至17000附近,美棉价格也高位回落。

同时,国际棉花咨询委员会(ICAC)8月发布的消息认为,棉价之前的上涨没有得到基本面的支撑,因此近期的大幅调整并不十分意外。由于价格波动过于剧烈,ICAC暂时停止发布价格预测,待条件成熟之后恢复价格预测。上一次发生这种情况是2010/11年度棉价创下历史高点之时。

对此,柏文喜认为,“近期棉花价格下跌,可有效降低中游纺织制造加工厂、下游纺织批发零售商的成本压力,但是市场需求不足依然是制约纺织服装行业发展的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而小刘则告诉记者:“每年原材料都会出现波动,目前我们面料批发零售商发展困难主要是因为疫情因素。”受访的不少面料商家均表示,由于疫情持续导致的国内外需求减弱是纺织业受到重创的重要原因。

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在沪在线发布的《2022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指出2022年上半年,消费受疫情冲击明显下降,但下半年有望反弹。报告显示,2022年1-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71689亿元,同比下降1.5%。消费市场在年初呈现较强的增长势头,但随着本土疫情频发,居民外出购物、就餐,及非生活必需品的消费明显减少。

此外,小赵补充道:“外贸订单少,除了疫情因素影响外,订单外移至东南亚也是其影响因素之一。”

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6月发布的企业问卷调查显示,85%的企业表示客户订单外移较为明显,其中,26%的企业表示客户订单外移比例在30%以上。参与此次调研的企业约30%为中小企业。华金证券5月1日的行业周报提到,越南服装制造业的出口势头强劲,当地许多纺织企业的订单已排到10月之后。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很多订单是中国企业主动转移到越南的,以规避疫情风险。

政府帮扶中小企业

在此背景下,身处产业链各环节的中小企业抗风险能力远不如大型企业,“最近三年,不少纺织加工厂都倒闭了。”周老先生表示。

据本报记者统计,2022上半年,全国纺织行业破产倒闭企业有20家,其中在广东省内的就有5家。

2022年4月8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广东省纺织品进出口广通贸易有限公司破产;5月25日,佛山顺德一家漂染有限公司发出《关于停产结业的通知》告知全体员工,由于各方面因素,公司近年来生产经营年年亏损,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于2022年6月25日正式停产结业;6月15日,佛山市纺织工业公司在京东破产清算平台被公开拍卖;6月22日,裁定终结广东省纺织品进出口棉织品有限公司破产程序;6月29日,佛山市三水胜金典纺织印染有限公司破产,拍卖所有机器设备。

而记者走访深圳轻纺集散地发现,下游面料批发商更是有高价半成品、成品积压滞销情况。同时,工信部网站8月9日公布2022年1-6月纺织行业下游服装行业运行情况:2022年1-6月,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13067家,累计营业收入6885亿元,同比增长4.5%;利润总额307亿元,同比增长4.0%;利润率4.5%,同比增长0.31个百分点;行业亏损面27.0%,同比下降0.9个百分点。服装产量113亿件,同比下降1.5%。行业平均用工人数236万人,比上年同期下降4.3%。1-6月,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802亿美元,同比增长12%。

实际上,针对纺织行业国家一直在积极出台小微企业退税、稳外贸等相关政策。

2022年1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跨周期调节进一步稳外贸的意见》,特别指出,对纺织品、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企业,各地方要落实好各项减负稳岗扩就业政策措施,以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的方式加大出口信贷、出口信保等政策支持力度。

3月21日,财政部下达2022年支持小微企业留抵退税有关专项转移支付财力补助4000亿元,用于地方保障小微企业增值税留抵退税,为小微企业雪中送炭,激发企业发展活力。“此政策使得上游原材料制造业、纺织等行业受益明显。”一位证券机构业内人士表示。

同时,5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动外贸保稳提质的意见》,提出帮扶外贸企业应对困难挑战,实现进出口保稳提质任务目标,助力稳经济稳产业链供应链的13条政策措施。

上述证券机构业内人士表示:“以上举措为纺织业小微企业雪中送炭,激发企业发展活力。”

7月29日,浙江省发改委产业处召开浙江省化纤行业专题座谈会,与会代表表示,下半年,成本高涨对于化纤-纺织产业链的影响将减弱,预计随着纺织服装消费旺季“金九银十”的到来,需求端对于市场的支撑作用将增强,在居民消费倾向的影响下,下半年纺织服装行业难以重现高增长,但随着消费旺季的到来,行业需求会得到一定的修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9835 [article_id] => 119837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60196922},{"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60197035},{"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60198377},{"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60201132}]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60196922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983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