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产正文

财务总监拒签年报后“失联”,福成股份发公告称“公司存在内部控制缺陷”

作者:李凯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6-20 07:41:51

摘要:财务总监拒绝在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及2022年一季度报告上签字,在年报披露前夕留下一纸声明后“失联”两日。公司报警找人,上交所下发问询函,但11天后,财务总监却又补签了书面确认意见。

财务总监拒签年报后“失联”,福成股份发公告称“公司存在内部控制缺陷”

燕郊福成路 李凯旋 摄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凯旋 李贝贝 北京报道

财务总监拒绝在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及2022年一季度报告上签字,在年报披露前夕留下一纸声明后“失联”两日。公司报警找人,上交所下发问询函,但11天后,财务总监却又补签了书面确认意见。

对于财务总监程静为何态度“反转”,《华夏时报》记者6月17日对其进行采访时,程静对记者表示:“事情已经过去了,至于(为什么短短几天后又签署了确认意见)此前已经公开表态。”

从4月27日到6月9日,一圈折腾下来之后,公司实控人、财务总监、董秘均被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公司最终承认存在内部控制缺陷。这场被投资者称为“闹剧”的戏码在福成股份(600965.SH)上演了。

承认存在内部控制缺陷

6月9日,由“燕郊首富”李福成及其家族执掌的上市公司福成股份发布了一系列公告,对2021年年度报告、2021年内部控制评价报告进行更正,其承认报告期内财务报告存在内部控制缺陷。

据了解,已经年过古稀的李福成及其家族是燕郊地产四大家之首。2002年9月份,李福成不断拿地,开发了上上城、福成青年社区等标杆项目,并逐渐成长为燕郊的“大地主”。养殖业起家、房地产致富,2004年,李福成成功将福成股份送上资本市场。不过,《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福成系”负面新闻缠身,环京楼市震荡让地产板块项目受到影响,上市公司福成股份又陷入“财报危机”。

具体来看,福成股份在更正完内部控制评价报告之后,公司新增一项采购风险。福成股份方面表示,采购风险来自于活牛采购控制活动。据悉,福成股份活牛采购活动较大数量发票与资金流不一致,影响合理保证2021年财务报表编制的真实、准确的目标。

针对此项风险,福成股份的整改计划为适当增加采购成本,且要求在活牛采购过程中发票需与资金流一致。同时,福成股份方面表示,公司已经建立了全面的内控体系,下一报告期内将彻底整改2021年度出现的少量内控缺陷,改善活牛采购活动控制活动、改革付款审批流程,进一步完整和完善内控流程,促进公司健康、可持续发展。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福成股份从4月底开始就格外“热闹”,一则内控报告不仅仅牵扯出了财务总监“失联”,还让福成股份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连续收到监管函和问询函。

11年老臣突现“叛逆期”

福成股份此次“内控风波”起始于2021年年报。4月29日,福成股份披露了2021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时任财务总监程静未签署年度财务报告书面确认意见,不保证年度报告中财务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此外,程静也拒绝在福成股份2022年一季度报告上签字。

公开资料显示,程静于2011年3月份开始担任福成股份财务总监一职,至今已经有11年。那么,作为11年老臣,程静为何要与公司“叫板”?

4月27日,程静签署的一则声明显示,由于近一年来公司的生产经营管理受来自大股东方面的影响非常严重,违背了上市公司“五独立三分开”的原则,对上市公司的独立性,对财务工作的正常独立履职影响也十分巨大,其已无法正常履行财务总监的职责。

据悉,2021年福成股份大量采购活牛,累计资金支出超过1亿元,在福成股份未核实清楚采购资料及原始凭证前,存在采购价格不真实和生物资产成本虚高的风险。同时,在福成股份采购活牛的过程中,李福成存在未按程序参与公司财务管理等问题。

简言之,作为公司财务总监的程静在工作中已经无法履行自己的职责,也无法对公司财务数据的真实性作出保证,程静的声明也是剑指福成股份相关财务审批程序不符合规定。

而就在福成股份披露2021年年报之后,上交所随即便向福成股份下发了监管工作函,要求福成股份就“财务总监拒签”一事认真自查并核实有关情况,充分披露相关信息,特别是全面自查公司内部控制、财务管理等方面存在的相关问题。

5月6日,河北证监局同样向福成股份下发了问询函,问询函内容与上交所监管函相似。不过,问询函第一条显示,除了要求福成股份说明程静未签署2021年年度报告书面确认意见的原因之外,还要求福成股份说明程静是否对年度报告有异议,是否于年报披露前即4月29日前向公司递交意见并陈述理由,如果程静已经递交说明,福成股份需要说明未披露的原因。

11天后为何改口?

正如上文所述,此次事件的时间线为4月27日程静发布未在公司年度报告签字的声明,公司董秘处已经知悉声明的存在。4月29日福成股份发布年报,且程静本人“失联”,福成股份报警。

如此看来,程静已是按照规定在年报披露前夕向公司递交意见,但值得关注的是,在5月12日,福成股份才披露了程静的声明,整整比声明签署时间迟到半个月之久。公开叫板公司再加之“失联”表态的强硬,业内或许没能预料到一波“反转”剧情会上演。

5月12日,福成股份披露了2021年度财务报表确认意见。此书面确认意见的落款时间为2022年5月9日,签字人为程静。程静确认,公司的各项财务报表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编制,并公允反映了公司2021年度的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

也就是说,仅仅在11天之后,程静的态度便“反转”。6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程静进行采访。程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事情已经过去了,至于(为什么短短几天后又签署了确认意见)此前已经公开表态。”

《华夏时报》记者从公开渠道了解到,后续,福成股份补齐相关财务证明资料,且公司实控人李福成承诺规范运作后,程静同意补签上述两份财务报告。

频繁触红线

5月17日,河北证监局对李福成、程静下发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通知两人在一定期限内将不得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同时,福成股份董事长李良、董事会秘书邓重辉则因为公司内控存在重大缺陷,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也就是说,截至5月17日,这场财务总监“叫板”公司的大戏暂时落幕,相关人员也受到了处罚。不过,这也并不代表福成股份在经营层面不存在问题。

6月7日,福成股份回复监管函表示,公司在2021年活牛采购过程中出现发票与采购资金流向不一致的问题,主要归结于公司从多个不同个体养殖户采购活牛数量较大,部分个体养殖户委托市场交易员等代开税务发票。公司不存在舞弊现象,未产生损失,但在财务独立性和活牛采购方面存在内控问题,需要整改。

而6月9日,福成股份也发布公告承认,公司存在内部控制缺陷,正在整改。股价方面,6月17日,福成股份报收6.93元/股,跌幅为2.81%。针对文章中提到的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在6月16日、6月17日多次联系福成股份进行采访,但均未收到回复。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在采访程静时表示:“您在5月9日补签了财务报告的书面确认意见。但是近期,福成股份已经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存在内部控制重要缺陷。”程静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后续再次发布公告)我就不知道了,我后来就没再关注过他们。”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福成股份及其实控人李福成近年来频踩监管红线。2022年1月份,李福成因犯受贿罪、虚开发票罪等被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而在2021年6月份,李福成还因参与公司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8260 [article_id] => 118262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5540272},{"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55540377}]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5540272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8260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