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ST花王实控人借钱搞内幕交易被罚3500万!收罚单当天欲为0营收参股公司提供融资担保

作者:葛爱峰 夏高琴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0-12 23:17:47

摘要:10月8日,肖国强收到上述处罚事先告知书,《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这一天肖国强正在参加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并为这场会议的议案投上了关键一票。

ST花王实控人借钱搞内幕交易被罚3500万!收罚单当天欲为0营收参股公司提供融资担保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夏高琴 南京报道

时隔四年,ST花王(603007)实控人肖国强“自导自演”借钱搞内幕交易被重罚。

近日,ST花王发布了关于实际控制人肖国强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公告,证监会查明,在花王股份上市仅四个月时间,肖国强就提出“高送转”事项,并在内幕消息敏感期内,操纵三个借用的账户买入自家公司股票,共获利879万元。因肖国强涉嫌内幕交易,证监会拟决定责令肖国强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879.02万元,并处以2637.07万元罚款,共计罚没3516.09万元。

10月8日,肖国强收到上述处罚事先告知书,《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这一天肖国强正在参加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并为这场会议的议案投上了关键一票。而另外原本会主持这场会议的董事长肖姣君女士(肖国强之女),在当天提出辞职,辞去董事长、财务总监等职务,并作为董事、股东未出席该次会议进行投票。

“自导自演”借钱搞内幕交易

公告显示,2016年8月26日,花王股份(上市公司证券原名)在上交所主板上市。4个月后,花王股份时任董事长肖国强打算将“高送转”事项提上日程。肖国强在与当时的董事会秘书李洪斌商议后,安排李洪斌向负责公司发行上市及持续督导的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咨询高送转事项,李洪斌与时任中泰证券保荐代表人的郭忠杰联系,并请其准备“高送转”相关方案。花王股份筹划现金分红及资本公积转增股本的信息属于“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资的计划”情形,属于内幕信息,该信息形成时间不晚于2016年12月6日下午4点,公开时间为2017年2月22日,肖国强为内幕信息知情人。

证监会查明,在上述内幕消息敏感期内,肖国强通过三个借用的账户买入花王股份股票。其中,“戴文武”证券账户获利-118.49万元,“吕雪峰”“马凤梧”证券账户分别获利2662.8万元、879.02万元。值得关注的是,其中“吕雪峰”“马凤梧”证券账户交易花王股份的3000万元资金,来源于肖国强向镇江市京口区新民洲港口产业园区文广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借款。两个证券账户卖出“花王股份”后所得资金,有1483.24万元转至上述文广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银行账户,576万元转至镇江文化广电产业集团有限公司金融中心副总经理蒋立平的银行账户,用于偿还借款本息。

内幕交易一直是监管部门重点打击行为,新《证券法》实施以来关于内幕交易规制更加严格,处罚也相应加重。

江苏胜衡律师事务所宋联民律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上市公司是公众公司,其所有信息对于投资者应当一体同步公开。内幕信息的非公开性,决定了该消息在股票(债券)价格敏感期内,不能够为社会公众及交易对方所知,而操纵内幕交易则显然属于舞弊,扭曲了证券市场的定价功能和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肖国强操作内幕交易的方式,在性质上显属恶劣。”

因此,证监会拟决定,责令肖国强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879.02万元,并处以2637.07万元罚款。

这对于肖国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截至2021年8月25日,肖国强控制下的花王集团共有15.97亿元债务存在逾期情况,其中4.56亿元为股票质押借款,11.41亿元为涉及诉讼债务。

目前控股股东对花王股份的资金占用问题也未能解决,截至今年9月30日,花王股份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本金及利息余额为9204.31万元。三千多万的罚没款,又在肖国强的债务上加了一笔,肖国强还能还上占用资金吗?对此记者致电致函ST花王,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处罚当天仍在投票

10月8日,除了披露肖国强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外,ST花王还披露了4份其他公告,《华夏时报》记者留意到,这一天收到处罚的肖国强参加了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并为这场会议的议案投上了关键一票。

今年9月17日,ST花王公告于10月8日召开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按持股比例向参股公司融资业务提供担保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和《关于修订<公司章程>的议案》。

根据会议材料,10月8日下午,ST花王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将于江苏省丹阳市南二环路88号公司会议室,由肖姣君女士主持。不过当天肖姣君并未出席该会议,并且提交了辞职申请,会议由公司董事兼总经理贺伟涛先生主持。会议当天,出席会议的股东和代理人人数共5人,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有表决权的股份总数(股)为133805900,占公司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39.8549%,其中5%以下股东持有表决权股份仅有162900,5%以上持有表决权的股份为133643000,而上市公司5%以上股东吴国强控制的花王国际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及吴群,只有花王集团持有133643000股ST花王股票,这说明当天吴国强出席了该场会议。

投票结果来看,两个议案都高票通过,同意票数均为133698900票,反对均为107000票,不过记者注意到仅从5%以下股东的表决情况来看,反对票数占了65.6845%,这意味着如果当天吴国强未参与投票,两个议案将被中小股东否决。

本报记者翻阅该场会议议案注意到,吴国强投出赞成票的议案,其所涉及的ST花王参股子公司新疆水利水电建设集团水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新疆工程公司”),从2019年11月成立以来至今处于0营业收入的状态。

为0应收公司担保?

2020年上半年,ST花王为布局新疆水利工程领域,收购了新疆花王水利工程有限公司(后称新疆工程公司)100%股权,下半年公司与新疆水利水电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形成混改合作,公司持有新疆工程公司49%的股份,新疆水利水电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持有51%的股份。

根据公司此前公告,新疆工程公司拟在金融机构申请1000万元借款,本次融资由各股东按持股比例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公司持有新疆工程49%的股权,担保金额为490万元,不过临时股东大会通过的议案公司给新疆工程公司担保提供的总额上限提到了2000万元。

除了该次担保以外,记者注意到,ST花王收购新疆工程公司后,就为该公司提供资金拆借。2020年半年报显示,关联方资金拆借一项中拆出一栏,关联方新疆花王(新疆工程公司)拆借金额1千万,到2020年年报,该笔款项更新为10418333.34,其他应收款项一栏新疆工程公司也更新为10473229.64,并坏账准备了523661.48,到2021年半年报其他应收款项新疆工程公司更新为10773229.64,坏账准备538661.48。

宋联民告诉本报记者:“上市公司向关联方出借资金,具有非经营性性质,应当依照《公司章程》或者公司其他内控性的规章制度,按照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审批权限和审议程序处理,一般应当经出席董事会的三分之二以上的董事同意并做出决议。”

财务专家王耀武也认为:“上市公司关联资金拆借金额重大的话需要股东会决议,且关联股东需回避表决、并按规定进行公告。”记者翻阅公司2020年公告并未看到相关资金拆借审议过程,对此记者致电致函ST花王,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公司回应。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1388 [article_id] => 111390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34043716}]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4043716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1388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