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铜”犹荣!中国残奥赛艇队期待法国再战

作者:陈柯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9-03 16:45:53

摘要:刘爽也坦诚地说道:“成绩不如期,也是实力问题,这也激励着我更加努力。不论如何,只要来日可期,每一次比赛、每一步路都将给我的体育生涯添上一笔浓厚的色彩。对于赛艇,只要我干一天就会全力以赴一天。”

虽“铜”犹荣!中国残奥赛艇队期待法国再战

蒋继剑(右)和刘爽(左)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柯宇 王晓慧 北京报道

比赛开始了,6支来自不同国家的赛艇队伍在刚划出赛道时难分伯仲;1000米,中国队遥遥领先,刘爽和蒋继剑划桨的动作整齐划一,浪花翻腾的幅度显示出两人配合默契,解说此刻正预测中国队有望夺得第一;1250米,英国队奋起直追,赛艇前端超了过去,赛场周围一震惊呼声;2000米,中国队的赛艇又被荷兰队反超。北京时间8月24日上午9点10分,残奥会PR2级混合双人双桨项目比赛落下帷幕,中国队夺得铜牌。东京上方的天空阴沉沉的,风力有些大,温度是29摄氏度。

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赛艇项目第一次亮相。今年,残疾人赛艇首次使用了与健全人奥运会选手相同的比赛距离——2000米,是往届残奥会赛艇比赛距离的两倍。这也是比赛距离修改后,我国在此项目上获得的第一枚奖牌。

对于这个成绩,蒋继剑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道,虽然有些遗憾,但他也承认对手的强大,划到后面几百米时,横向侧风让他和刘爽措手不及,有些体力不支。他停顿了一下,半开玩笑地说:“他们从小是吃牛肉长大的,在体质上还是有些区别的。”

微信图片_20210903151932.jpg

最后时刻被反超留遗憾

自赛艇正式成为残奥会比赛项目后,中国队曾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获得2金,2016年里约残奥会获得1银。这样的赛绩在蒋继剑看来“还可以更好”。

本届东京残奥会上,我国只派出了刘爽和蒋继剑一组选手参与赛艇项目。他们在2019年拿到奥地利锦标赛后,获得了残奥会入场券。实际上,中国还有一批选手,因疫情没能参与2020年在意大利取得入场券的比赛,所以最终只有这一组选手前往东京。

在蒋继剑看来,这次比赛原本很有希望夺冠。小组赛中,他们以第一名的成绩直接晋级决赛,决赛时,二人也在前1250米赛道上始终保持领先,就连当时的实时解说都预测中国队胜利在望。但之后的反转还是让这次比赛留下了些许遗憾。

“当时被反超时,心里一下子就慌了,特别着急,想要赶上去,但就是那会儿起了侧风,我和刘爽一边往前划,一边用右手横向打桨保证不偏航,这时其实体力也有些不支了,就这样硬生生地被超过去了。”蒋继剑回忆道。

划向终点后,刘爽和蒋继剑的失望一闪而过。但两人立即调整了心态,互相激励对方:“既然已经把自己最好的水平发挥出来了,这次能升国旗(拿到奖牌)也很不错,希望下次能够既升国旗又奏国歌。”

实际上,刘爽和蒋继剑两人打配合已有三年,默契度很高。蒋继剑身高1米86,身体条件不错,划船幅度大,两千米的赛道划下来能省不少力气。而1米6的刘爽虽然身高不占优势,却有着过硬的技术。蒋继剑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刘爽性子直,是典型的东北姑娘,训练时有什么不满都直接说出来,更好地促进了两人的进步。

回顾五年来的训练时间,蒋继剑觉得努力没有白费。他们是在浙江的千岛湖进行训练的,无论酷暑寒冬,只要不是打雷、闪电,都要下水练习。上午两个小时、下午两个小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刘爽也坦诚地说道:“成绩不如期,也是实力问题,这也激励着我更加努力。不论如何,只要来日可期,每一次比赛、每一步路都将给我的体育生涯添上一笔浓厚的色彩。对于赛艇,只要我干一天就会全力以赴一天。”

微信图片_20210903002249.jpg

参加竞技体育是个人和家庭的荣耀

虽然这次比赛不尽如人意,但奖牌还是让蒋继剑的家人们感到欣喜和激动。

比赛当天,蒋继剑老家德清县残联的几位工作人员特意来到他父母家,一起坐守在电视机前等比赛,每个人心中都兴奋不已。然而由于没有实况直播,他们是在网络上得知蒋继剑拿牌的消息的。

蒋继剑的父母第一时间通过手机送上了祝福,也是这时,蒋继剑才得知,父母亲为这次赛事已经十几天没睡过安稳觉了。他们既为蒋继剑能参加残奥会感到自豪,又担心他的状态。为了不给儿子造成压力,父母一直没有表露。

蒋继剑知道,即使自己只拿了铜牌,也是给自己、给家人争了口气。

2015年,蒋继剑23岁,被当地残联选中去参与皮划艇训练。对此,他犹豫了。因先天性4级肢残,父母从不让作为家中独子的他拿重物、干重活,从小到大连运动都很少参与,而且竞技体育是一项“苦差事”,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下来。

但他还是决定试一试。而找到适合自己的项目并不容易,一年后,他从皮划艇转向赛艇。蒋继剑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赛艇项目的训练几乎是所有训练项目中最苦之一,尤其是对测功仪的练习更是如此。

测功仪是一种替代下水训练的机器,可以看作是陆上赛艇,它各项指标精确,可以准确反映运动员的训练是否达标。蒋继剑平日训练时30分钟一组,一拉就是三四组。“对这个机器真是又恨又爱,通过它训练确实可以保持体力,效果很好,但偷不得一点懒。拿它最没办法的时候,恨不得把它扔进千岛湖里。”

训练最苦的时候,蒋继剑真的把牙齿咬错位了。“人训练达到一定极限之后,大脑的意志力至少还能控制自己一下,但身体真的无法承受下去了。”每当这个时候,蒋继剑就咬着牙坚持,牙齿错位后,每天半夜都痛醒,最后他不得不把那颗牙拔掉。

这样的训练和坚持成就了蒋继剑,逐渐地,他参加比赛赢得的名次越来越靠前,收入也增加了。现在的他完全经济独立并可以照顾家人,面对当初刚刚加入训练时周围的质疑声,蒋继剑用行动予以了回答。

对于蒋继剑而言,赛艇不只是一项运动,它还体现着他作为残疾人的个人人生价值以及对家庭带来的荣耀。目前已经回国隔离的他,将自己“又爱又恨”的测功仪搬到了自己隔离的房间里,准备在房间练习21天,备战十月份的西安残疾人全国运动会。

而在他刚刚比完残奥会的那一天,他的朋友圈就已发表了“法国再见”的目标。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下一次,我们会努力夺金。”

见习编辑:周南 主编:王晓慧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0493 [article_id] => 110495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周南","update_time":1630653688},{"editor_nickname":"周南","update_time":1630654323}]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0653688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0493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