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实地探访北京大雨之后:部分地区积水严重,防汛、排水力度不断加大

作者:张智 程阔 钱依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7-31 00:12:37

摘要:暴雨之下,北京市各级防汛部门和社会防汛力量闻“汛”而动,全力作答防汛“考卷”。房山城关街道加大了巡守情况,增派了两辆挖掘机用来清除河道淤积物。而一旦发现出现塌陷路面,也迅速拉上警戒线,放了警示牌,提醒过往车辆。

实地探访北京大雨之后:部分地区积水严重,防汛、排水力度不断加大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智 见习记者 程阔 实习生 钱依琳 北京摄影报道

7月30日,北京现出了久违的蓝天,这让北京房山区大石河上游城关街道的吴师傅长舒了一口气。

“我已经在河岸上蹲守了4天,后续还要蹲几天。这地方常暴涨暴落,下游经常受灾,就怕有什么情况。”吴师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自今年入汛以来,北京进入了不同寻常的雨季,门头沟、石景山等多地被水浸泡。

《华夏时报》记者沿大石河河岸道路实地探查,发现河道内水流湍急,流量较大,以往浅滩处已被河水淹没,河边可见被洪水冲倒的芦苇。连结附近村子的两个泄洪道正处于关闭状态。

根据北京水务局数据统计,6月至7月上汛期间,今年北京全市累计降水量478.5毫米,相当于去年同期159.9毫米的3倍。今年年初至今降水量553.3毫米,是去年同期273.9毫米的两倍,是多年平均同期328毫米的一倍多。

暴雨之下,北京市各级防汛部门和社会防汛力量闻“汛”而动,全力作答防汛“考卷”。房山城关街道加大了巡守情况,增派了两辆挖掘机用来清除河道淤积物。而一旦发现出现塌陷路面,也迅速拉上警戒线,放了警示牌,提醒过往车辆。

部分地区发生积水

7月27日,北京各区普降大雨。这个7月,是北京年降雨最集中的时段。

“我从18号那天就已经在河岸上蹲守了,后续根据实际情况再做调整。”操着一口东北腔的吴师傅告诉记者。

据了解,吴师傅值守区域北靠大石河4号桥和燕房线,东临京昆高速,属重要防汛地区。大石河上游又是北京市的暴雨中心,河水来自北部山区的降水,常暴涨暴落,容易导致下游受灾。

WechatIMG128.jpeg

谈及近日大石河情况,吴师傅告诉记者:“往年河道都是干的,也没见这样的大水。现在水最高的时候都快把桥给淹了,离桥面也就差1米,河水都是黄的,浑的。现在你看桥下,水还在轰隆隆得流。”

汛情隐患之下,吴师傅和其同事吃饭也不离开岗位,以免人员遇到险情。记者临走前,吴师傅还在告诫附近居民,远离河道,不要下河钓鱼。

而在石景山区金安桥,大雨之下,桥下再次积水,最深达到1.8米,北辛安路断路。这并不是金安桥下第一次积水,就在几天前的7月18日,因暴雨天气,金安桥也出现1.8米深的积水,附近的地铁6号线金安桥站也因积水倒灌而封闭。

据了解,金安桥附近积水的问题已经存在了不短的时间。“70年代的时候,金安桥这地方洼的更厉害,积水可比现在严重多了。”金安桥附近居民李大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据金安桥所属的北辛安大街社区委员会工作人员透露,金安桥附近地势低,建桥以后桥底下也很难垫高,每次下雨都容易积水,排水系统也没有那么完善。恰逢北京大雨,桥下积水高达1.8米,正因为积水过多才导致都流进了地铁站里。

石景山区防汛办相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金安桥随地铁S1线建设而建成,为了顺应地铁平行于路面的走势,金安桥修建成了下凹式。然而,由于地势过于低洼,一旦遭遇降雨,四周雨水汇集,雨量稍大一些,就会造成积水。

比金安桥受淹更严重的是海淀区的林语山庄路区域,一位商铺业主表示,7月18日早6点,降雨逐渐加大,7点左右达到最大,518公交站始发站周围区域受涝最为严重,水深过大腿,商铺的地下室积水有2米。

一位自2009年开盘就买下一家店铺的李海萍(化名)告诉记者:“这已不是第一次被淹里,我们把门都关上了,还提前拿沙袋堵住了,这都不管用,洪水直接淹到门的一半,然后冲进来了。”

WechatIMG133.jpeg

附近的两家汽车维修店停了不少水泡车。多数车辆车门敞开,车顶挂满了车毯,车座被拆下晾晒,内部仍可见积水和黄色淤泥。一位正在拆卸车座的维修师傅向记者透露:“现在先让车辆晒着,排干内部水汽,检查发动机情况,良好的先清洗下,严重的还要返厂,全部修完得要一个多月。”

记者沿着道路向南部冷泉村走访。18日值守的保安刘师傅向记者描述:“早上5、6点钟开始下,7点那会最大,到大腿的洪水沿着冷泉西路冲向了林雨山庄路,水上飘着树枝、酒瓶子、木头板子,还有不少鱼。”

刘师傅还带着记者查看排水道称:“山上冲下来的东西把这边的下水道都堵了,排不出去水。哪怕没堵,就那天的降雨量,也不够排的。”

WechatIMG126.jpeg

住在冷泉村东边的王奶奶家门口有一条泄洪道,她表示:“那天的泄洪道都满了,上边的大垃圾桶都被冲了下来,不过水来得快,去得也快。”

截至20日记者走访,冷泉村排水道仍满负荷排水,部分排水口有返水,往南的冷泉西路路面仍有山上流下的雨水。北部冷泉西路与黑龙潭路交叉口处的人工湖虽然有一定的蓄水能力,但湖面几乎淹没桥洞。

暴雨下,北京的排水系统正在受着强势检验。北京气象台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8日上午10点,西北旺镇24小时内降雨量达到137.5毫米。加之周边温泉镇山区及冷泉山区山洪迅速下泄,西山林语社区位于区域低洼处,大量积水涌入,造成林语山庄路积水,最深处约80厘米。

经北京排水集团、消防、西北旺镇政府以及水务抢险队等多方共同抢险,当天11时路面积水明显退去。

防汛力度不断加大

据了解,北京的排水防洪还面临着很多难题,地势就是其中一个。门头沟区军庄村委会工作人员李先生告诉本报记者称,每逢北京雨季,军装路口都会出现严重积水,今年格外严重。

李先生说:“山上面几个村子的水排到沟里头,流到军装村这边就堵住了。每年都是通过排水集团的设备排水但是也排不了太多,只能通过它自己慢慢疏通缓解。沟里这几年对于积水的清理比之前通畅了一些,处理速度也变快了。只是依旧年年积水。”

尽管暴雨对部分地区造成了冲击,但相比几年前,北京防汛进步清晰可见。

“这次大雨村子没什么事,水排得快,种的玉米、栽的果树也没泡,下完雨,街道就来人把路面给清干净了。”在房山一位当地居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之前马路上的水都能到膝盖,现在每年一到这时候,我们这边的环卫工人很早就把路上的下水口做了防汛工作,下水道都挖干净了。”居住在门头沟龙门附近的张女士表示。

据了解,如今每年6月,门头沟三家店的东南社区就会提前开始上汛。在上汛之前,街道会给社区工作人员开会布置防汛任务,做预案和集中防汛。

“物业会把下水道疏通,在地势低洼的路段放防汛沙袋;平房或者一层的住户我们都会用膨胀沙袋。普通的沙袋一般我们一人一个就拿不动了,但膨胀沙袋里面是一种化学物质,遇水就会涨起来,一个人能抱上个二三十条。”东南社区动作人员王女士表示。

北京市门头沟区三面环山极容易爆发山洪,除了王女士提到的社区防洪,门头沟建起的道道排洪沟也在雨季发挥了防涝的作用,帮助排洪,提高了抵御洪水侵害的能力。

居住在门头沟龙门附近的张女士对《华夏时报》记者描述道:“我们家附近有一条排水河沟,水是从圈门上面流下来的,下雨的时候轰隆隆地下来水可震撼了。山上的水都往河沟里流,这次的暴雨完全没影响到我们正常生活。”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门头沟区的排洪沟有黑河沟、中门寺沟、城子沟等等。十年前开始的河堤改造不仅改变了河沟的宽度深度提升其防洪能力,连同周围景观也同步美化,将昔日的臭水沟变为风景宜人的街心公园。

而在频繁淹水的金安桥,为解决积水问题,金安桥将新建排水管线、增设雨水口、建设雨水泵站,通过管线将积水从桥区引入泵站,再由泵站抽升,最终进入河道,完成排水。该防汛办负责人透露,该方案已通过,预计今年下半年开工。届时,积水问题将不再困扰金安桥。

此外,海淀区水务局也将对林语山庄路地区的防洪标准进行提升,开展冷泉北沟治理工程,分两期实施,一期为冷泉二号街至冷泉路,将疏挖873米,配套建设防洪闸1座、桥涵2座;二期为航材大道至冷泉二号街,疏挖498米,配套建设桥涵3座。预计8月份取得立项批复,今年年底开工,明年汛期前将完成全部工程。

北京排水集团防汛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已完成一亩园、建材城西路两处积水点主体工程,主汛期前完成了丰裕桥、芳秀路、赵公口桥、学院桥4处积水点工程。此外,落实市水务局清管行动方案,完成雨水、合流管线336公里疏通、全部28万块雨水箅子清掏任务。还完成了防坠网安装工作,完成更换防坠网15130座,实现管径大于500mm且埋深大于2.5米的设施全覆盖。

值得注意的是,政府相关部门防汛力度也在不断加大。7月29日,北京各部门发布多条预警信息。市气象台发布暴雨蓝色预警信号;市规划资源资源委与气象局联合发布地质灾害气象风险黄色预警;市防汛指挥部提示采取弹性工作制或提前下班;市水文总站发布洪水蓝色预警;市园林绿化局关闭各类山区公园、林区经典及涉水景区。

北京市气象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梁丰介绍,为做好汛期天气的联防跟应急响应,气象部门进一步提高气象监测能力,加强预报预警技术,同时进一步增强与应急、水务等单位应急联防联动机制,24小时视频连线。一旦有突发天气情况,相关部门可在第一时间进行沟通、及时处置。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09495 [article_id] => 109497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27659795},{"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27660198},{"editor_nickname":"程阔","update_time":1627692325}]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7659795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0949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