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派生科技五年“梦醒”:昔日跨界“联姻”股价翻一倍 如今子公司偷税被查

作者:谢亦欣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5-15 20:49:10

摘要:该财务人士进一步向记者提及了这种操作中常规的利益勾结。以此手段偷税的公司一般使用公户打款给原材料厂商,该厂商随后出具相应的材料发票。最后,公司会留下几个点的费用给厂商,而剩下的之前通过走公户支出的钱,再经由厂商用私户转回。

派生科技五年“梦醒”:昔日跨界“联姻”股价翻一倍 如今子公司偷税被查


见习记者 谢亦欣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郑爽涉嫌逃税的余波还未消散,后脚就有企业一步跟上。

广东派生科技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的全资子公司广东远见精密五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见精密”),日前被国家税务总局东莞市税务局稽查局一纸处罚书,坐实公司偷税罪名,遭逾44万元罚款。

东窗事发后,派生科技(SZ.300176)股价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同是税务行为违规,相比明星,公司所受的撼动似乎更小,而花样也从阴阳合同变成了“虚买”原材料来抵扣税额。或许对于这家实控人曾受牢狱之灾、从2017年就开始饱受曲折的A股公司,子公司偷税不是什么大事。

2021年5月14日,派生科技股价报收6.16元,已跌回2016年3月份的水平(前复权价格约每股6元),五年间,在其光辉时刻,股价曾5个月翻一倍,如今堪称“梦醒成空”。

专家揭秘偷税套路

派生科技旗下又一家子公司收罚单了,这次原因从环境违法“进阶”到了税务处罚。

2021年5月6日,派生科技的全资子公司远见精密,被国家税务总局东莞市税务局稽查局一纸《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处以合计442,563.85元罚款。但直到5月10日晚上市公司才披露此事。

远见精密此次偷税是以并不存在的“实际货物交易”作遮掩,通过取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申报抵扣,以达到少缴税款的目的。据处罚书细节披露,公司于2016年2月、3月期间取得广州通巽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巽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2份,涉及金额2,086,334.99元,税额354,677.01元,价税合计2,441,012.00元。远见精密靠着这22份以钢材货物抬头的发票,于2016年2-4月到原东莞市国家税务局凤岗税务分局申报抵扣税款354,677.01元。

经过比对2016年2月22日通巽公司开出的送货单(型号为20*300*750重量为325,232.334公斤的钢材)及询问公司相关人员,东莞税务局坐实了远见精密实际并无此型号货物的采购、进出仓库记录。一切皆是利用两月间四次网银转账、合计支付“货款”2,441,012.00元的形式虚晃一枪,完成偷税。

相关财务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阐释了这类偷税套路。厂家应交的增值税,等于产品的销项税额减去购进生产所用原料、设备的进项税额。基于此,一些公司便通过“虚买”大量多余的原材料,来抵扣一部分产品的销项税额,来达到少交增值税的目的。

那么“白”打给原材料厂商的账去了哪里?

该人士进一步向记者提及了这种操作中常规的利益勾结。以此手段偷税的公司一般使用公户打款给原材料厂商,该厂商随后出具相应的材料发票。最后,公司会留下几个点的费用给厂商,而剩下的之前通过走公户支出的钱,再经由厂商用私户转回。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远见精密是一家精密五金产品生产销售商,公司主营业务有各类五金冲压钣金结构件生产、销售与服务;主要产品有汽车零部件、锂电池结构件、通讯设备结构件等。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远见精密此次“虚买”钢材原料也颇为“合理”。

问题可能还不止于偷税

问题可能还不止于偷税。2018年6月,上市公司完成对远见精密100%股权的收购,而上述税务违法行为发生在公司收购远见精密之前。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致电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他表示,补交的税款、罚款、滞纳金将由子公司远见精密自行承担,但是在名义上,该次处罚仍被视为是股权受让方派生科技的损失。

“派生科技对远见精密进行收购时,股权出让方若隐瞒了相应的违法行为,需要根据合同向股权受让方派生科技支付相应违约金。”许峰律师称。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去,还有这样的疑问:上市公司高层事先对收购标的的相关违法行为是否知情?

“2016年偷税35万,现在罚款44万,得不偿失。”有股民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不是派生科技名下子公司第一次收到罚单了。2021年4月7日,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人民政府官网披露了一份处罚决定书。

肇庆市生态环境局鼎湖分局称,派生科技另一控股子公司广东鸿特精密技术肇庆有限公司,于2020年11月5日接受肇庆市鼎湖区环境监测站对综合废水排放口的采样监测时,结果显示公司厂内废水排放口采集的样品化学需氧量排放浓度为116mg/L,超标0.29倍,对周边环境造成影响,最终因环境违法行为被处以罚款15万元。

针对远见精密此次偷税可能涉及到违约金问题,以及对上市公司经营的影响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派生科技董秘办、证券部,但电话一直无法接通,记者发送了采访函,也未得到回复。

昔日跨界“联姻”光芒四射

2019年的派生科技还未更名,简称鸿特精密,是广东万和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和集团”)下的两家上市公司之一,主营业务聚焦在减震塔、电池托盘、壳体、盖板等汽车压铸机构件产品上。但自2011年2月上市以来,公司业务和财报表现一直“波澜不惊”,没有激起过大量水花。

改变在2017年降临。2017年10月,团贷网的创始人唐军、张林,携手万和集团,一手促成了团贷网和万和集团的“联姻”,新添的这把火让鸿特精密在风口上燃烧了过去5年都没实现的风光。

整个过程历经用时不到一年半,但其间的股权转合却颇为曲绕。2016年7月,团贷网运营主体变更为派生集团,2017年1月,也就是团贷网在2015年12月借壳光影侠(831138.OC)登陆新三板仅约1年后,就申请摘牌。与此同时,鸿特精密实控人之一卢楚隆辞去鸿特精密董事长、代总经理一职,万和集团的年轻一代接班人卢宇聪也辞去公司董事职位。

紧接其后的是2017年2月,鸿特精密成立了三家全资子公司——广东鸿特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特普惠”)、广东鸿特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特互联网”)及广东鸿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特信息”),以此初涉互联网金融领域。

为了在架构上充分保证自身独立性,同年7月,万和集团将所持有的鸿特精密股票全部转让给子公司硕博投资。10月,鸿特精密将原汽配铸件业务全部转移至新成立的肇庆子公司,为上市公司腾出位置,等待团贷网团队进驻。10月30日,万和集团以自身14.8%的股权作为支付对价,收购派生集团(团贷网所属集团公司)子公司北京派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派生”)100%股权,鸿特精密由此获得团贷网商标及平台的永久免费授权。

由此,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这短短两月内,以团贷网创始人张林、董事叶衍伟及董秘晋海曼为核心成员的团贷网管理团队,陆续入主鸿特精密董事会大部分职位,而相应的,团贷网创始人张林一跃变为鸿特精密董事长、总经理。

这代表着鸿特精密的“团贷网时代”来临。也就是在2017年2月至7月间,鸿特精密(前复权)股价涨逾100%。2017年鸿特精密总营收为29.37亿元,是2016年的2.05倍;净利润为4.91亿元,比2007年—2016年十年间累计的净利润还多1.64亿元。在此节点上,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公司业务,2017年年报披露不久,鸿特精密更名为鸿特科技。

偷税子公司危机前夜出场

然而好景不长,监管趋严和大环境的愈发不稳定让互联网金融行业受到了较大冲击。或许是察觉到某种危机气息,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寒冬的前夜,2018年3月,在团贷网领导班子的带领下,鸿特科技拟以3亿元的价格收购新三板远见精密。2个月后,远见精密从新三板摘牌,并于2018年6月成为了鸿特科技的全资子公司

当时远见精密创始人、原实控人韩勇等股东给鸿特科技的业绩承诺是: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不低于2亿元、4.6亿元、7.8亿元,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25亿元、0.55亿元、0.95亿元。现实情况确是,2017年远见精密的合并年收入为1.37亿元,净利润仅0.17亿元。

这间接促成了远见精密与“小黄狗”的联合。2018年7月,派生集团控股的智能垃圾分类回收终端交易平台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黄狗”),推翻1个月前公告的5亿元关联交易限额,与远见精密签订了50亿元的智能垃圾回收设备采购协议。

半年之内,远见精密向小黄狗销售了2.79亿元的智能垃圾回收设备,占据当年智能回收设备业务总收入的86.27%。远见精密以3.71亿元的营业收入达成收入指标,却因扣非后净利润未达标没完成业绩承诺。但靠着这笔强强联合,2018年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在互联网金融业务萎缩的情况下仍然实现了17.19%的增幅。

根据此前派生集团与万和集团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14.8%万和集团股权作为收购北京派生(团贷网)的对价,将根据2018年鸿特科技的实际经营状况执行。现实情况是,受互联网金融业务萎缩影响,换股条件不成立,原《战略合作协议》终止。唐军、派生集团放弃获得万和集团14.8%股权,北京派生又回到了派生集团手中。

而这依然阻止不了派生集团获取鸿特科技的决心。2019年1月,派生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派生实业向硕博投资分期增资合计25亿元,取得硕博投资62.5%的股权,进而成为上市公司的间接控股股东。唐军一举跃迁为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同年2月,上市公司更名为派生科技。

后来一则牢狱之灾的警报点燃大雷。2019年3月28日降临,相关公告显示,公司实控人唐军、董事长张林、董秘晋海曼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让派生集团和派生科技一下子深陷泥沼,消息传出当日,后者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随后一路下行。

2021年5月14日,派生科技股价报收6.16元,这意味着其已跌回2016年3月份的水平(前复权价格约每股6元),即五年前股价未起之时。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