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百亿电商35份公告连环炸雷:国资退位,董高监上演“比谁跑得快”

作者:谢亦欣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5-11 11:11:21

摘要:按照上市公司公告的说法,表决权委托解除之后,新兴基金可支配表决权比例从 23.16%下降至8.47%, 上市公司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百亿电商35份公告连环炸雷:国资退位,董高监上演“比谁跑得快”


见习记者 谢亦欣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对于跨境通(002640.SZ)7.4万股民来说,这个五一可能并不好过。

骤变在节前一次性降临。4月29日晚,年营收百亿级别的跨境通发布业绩修正公告,预计2020年净利润亏损30亿元-38亿元,堪称颠覆性推翻了公司之前公布的1亿元-1.5亿元盈利预告。30日晚,公司公告如雪片般连下35份,引爆雷田一片。

业绩大幅下修、五位公司高管离职、两位董事发表异议无法保证年报真实、会计事务所无法出具审计意见,积攒多日的问题集中爆发,股价命悬一线,市值较2017年高点已蒸发300亿余市值。

对于突发的巨雷,跨境通证券事务部员工仍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相关董事辞职是因为涉及广州国资的委托权解除事宜。

但真相真的如此吗?顶着存货压力及财务坏账这两座大山,这位A股跨境电商龙头还能走出困局吗?

133万手卖盘压顶

4月29日晚,跨境通业绩惊剧变脸,由盈转亏一线间,是巨亏30亿的落差。市场反应及时且狂躁,该消息直接引发投资者恐慌性抛售,30日,133万手卖单一马平川式辗平股价,截至当日收盘报3.51/股,盘中一字跌停。据同花顺最新数据显示,跨境通还有近7.4万户股东,当日成交量为9.03万手。

巨量卖盘如泰山压顶,无人敢接盘。

关于业绩修正的原因,跨境通在公告中归结为两点:

1.2020年受全球疫情影响及资金短缺影响,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环球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环球”)2020年初员工总数3,353人,至2020年末员工总数仅885人,人员缩减约3/4。人员缩减及部分业务关停导致深圳环球管理效率低下,业务大幅下滑,经营层面业务团队与财务团队衔接不顺畅,进而致使2020年末深圳环球财务系统未能及时获取业务单据,出现预测偏差。

2.此外人员缩减带来的短期高额遣散费用及其他管理业务损失、呆滞产品库存清理、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等导致深圳环球亏损约25亿元,冲回减值准备递延所得税资产4.6亿元。同时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聘请第三方评估机构对深圳环球商誉进行减值测试,根据减值测试结果深圳环球商誉计提减值约7亿元。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同样的剧情在去年就曾上演。2020年6月2日,跨境通就曾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称其2019年年报披露数据与业绩预告存在重大差异。2020年2月3日,跨境通预计2019年净利润为-14.3亿元至-11.3亿元,同年4月29日,根据公司发布的的业绩修正公告和2019年年报,这个数据又摇身一变为-27.08亿元。

业绩艰难的理由也似曾相似。随后跨境通回复其2019业绩下修原因为“随着公司存货清查盘点及价值评估工作的推进,公司识别的不可正常销售的存货进一步增加,从而按个别法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金额相应增加所致。”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早就点出了这种存货困境,该回复对应的正是“应收账款金额较大、周转率持续下降”的质询。

公司年报及季报的数据表现也确实堪忧。据公司2020年年报显示,跨境通2020年营业收入为170.21亿元,同比减少4.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33.74亿元,同比扩大24.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为36.55亿元,同比扩大36.08%。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一季度营业收入为31.11亿元,同比减少30.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774.72万元,同比减少63.63%。

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中,指出该公司了对海外仓管理的失控,对1,779,099,167,07元滞销存货处置无有效审批,同时公司未能按《子公司管理制度》对公司实行有效的薪酬管理,出现以费用报销奖金奖励的现象,而人员流失严重导致的出具财务报告原始数据缺失,使得财务报告编制过程中也存在重大缺陷。三点一一点中跨境通当前业务境况的要害。

此事也成为公司被深交所停牌戴帽的最后一根稻草。4月30日,相关公告显示公司股票将于2021年5月6日停牌一天,并于2021年5月7日开市起复牌,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跨境通”变更为“*ST跨境”,证券代码仍为“002640”,公司股票交易的日涨跌幅限制为 5%。

董高监上演“比谁跑得快”

跨境通此次暴雷,恐怕也是少见的困难重重之中,自家董事还跳出来亲自“拆台”的案例。

在30日晚披露的35份公告中,一份关于董事声明的公告中显示,公司董事林义伟对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及摘要》、《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全文》等相关议案投反对票,独立董事李忠轩对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及摘要》、《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全文》等相关议案投弃权票。

两位董事给出的理由似乎也再次切中命题。林义伟曾通过函件及沟通会等方式多次要求公司管理层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公司财务状况,配合会计师事务所完成2020年财务报告审计工作并及时准确完整提供财务相关资料,但未能得到管理层的有效配合;独立董事李忠轩已通过多次参加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审计机构及公司相关人员的沟通会,讨论审计中发现的子公司向管理层发放奖金的合规性、迫使相关利益方解决子公司向管理层发放奖金合规性问题、约谈相关人员及就相关事宜向相关人士提供对应法律法规条文,以推进相应审计报告的正常出产,仍因管理层的不配合而未能得到结果。

剩余两条继续重点划出了公司内控的重大缺陷。无专职财务负责人,财务管理混乱;公司于2020年处置了海外仓大量库存商品,但管理层一直未知晓公司相关存货的处置方案,也未收到提供处置库存商品的原始资料及有效授权审批文件。

公司高管层的动荡还不止于此。除了上述两位董事点出异见,30日当晚的另一份公告指出,公司董事梁烨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战略委员会职务,公司董事方坚辉先生同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紧接着5月8日的另一份公告,又宣布三位高管火速离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徐佳东,监事李杰、周春艳,内部审计负责人王小玉辞去相应职务。据记者统计,该离职董事长、总经理徐佳东及公司财务负责人安小红在2020年9月22日、7月16日就曾收到过相同的违规处罚,违规类型均为业绩预测结果不准确或不及时。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跨境通证券事务部,询问公司高管辞职及经营情况,对方表示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相关董事辞职是因为其本人原是广州国资提名的董事,现在广州国资相关的表决权委托解除,所以广州国资提名的董事就陆续离职了。

梁烨、方坚辉的相关离职公告,均称二人离职系个人原因,未体现上述人士所说的内容。不过,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二人确系广州国资背景,其中,梁烨为广州开发区新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新兴基金)董事长,方坚辉为新兴基金董事、首席运营官。

新兴基金的背后是广州开发区管委会,今年4月30日前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记者翻阅跨境通公告发现,2019年9月16日,跨境通实际控制人杨建新与新兴基金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实际控制人杨建新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将其合计持有的102,000,000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6.55%)转让给新兴基金,并将其合计控制的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15.47%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新兴基金。

上述交易实施后,公司控制权发生了变更,即杨建新、樊梅花夫妇不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新兴基金获得343,056,931股的表决权,占公司总股本的22.02%,成为控股股东。

但2021年4月30日,杨建新、樊梅花夫妇,以及新余睿景,与新兴基金签署了协议,决定解除上述表决权委托。按照上市公司公告的说法,表决权委托解除之后,新兴基金可支配表决权比例从 23.16%下降至8.47%, 上市公司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最新股权结构显示,目前,杨建新、樊梅花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可支配表决权比例为14.68%,前述离职的董事长、总经理徐佳东持股比例9.88%,为单一第二大股东,新兴基金为单一第三大股东。

梁烨、方坚辉的离职,可能确与广州国资相关委托权解除有关。但徐佳东的离职显然与此无关,资料显示,徐佳东是前述爆雷的子公司——深圳环球——的创始人。

此外,对于林义伟、李忠轩两位董事曝光的上市公司存在的问题,跨境通证券事务部人士拒绝再做回复。

从财务数据来看,该公司的经营情况从2019年开始恶化,当年扣非归母净利润亏损26.86亿元,在2018年这个数据曾为5.73亿元。在2017年10月颠覆时期,跨境通市值曾冲上356亿元,如今只剩51.9亿元,并且还有继续下跌趋势,300亿余市值烟消云散,跌幅超85%。

据2019年公司公告披露,当时杨建新夫妇与广州国资的交易转让价款总额为99,141.96万元,目标股份的每股转让价格为9.7198元/股。截至5月7日,跨境通股价只剩3.33元/股。不难判断,广州国资也算是连带被坑,一脚踏入利空。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