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易见股份要出大事!年报季报恐双双“开天窗”,财务总监“跳船走人”

作者:谢亦欣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30 10:43:41

摘要:早在公司此次“年报失约”事件前,易见股份在一年内已经历了实控人变更、业绩预告大幅下滑、高管“离职潮”,股市恐慌的爆发恐已酝酿多时。

易见股份要出大事!年报季报恐双双“开天窗”,财务总监“跳船走人”


见习记者 谢亦欣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年报披露步入最后交付阶段,有公司却“失约”了。

4月28日,易见股份(600093.SH)未能及时披露2020年年报的消息一经曝出,公司股价呈陡势坍塌。截至当日收盘,报7.32/股封死跌停,29日更是迎来半年内历史新低,跌逾9.97%。

事出反常必有妖。早在公司此次“年报失约”事件前,易见股份在一年内已经历了实控人变更、业绩预告大幅下滑、高管“离职潮”,股市恐慌的爆发恐已酝酿多时。相关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多位公司高管离职和大股东大量套现,可能印证的都是那句“春江水暖鸭先知”。

4月29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易见股份董秘办、证券事业部,电话均未接通,一直处于忙线或无人接听状态。

年报季报双开天窗

4月28日,易见股份突发公告称,公司可能存在无法在2021年4月30日前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及2021年一季度报告的风险。对于年报、季报双开天窗的原因,公司称其多项会计科目函证回函比例较低,部分回函比例未达函证总金额20%,导致年度报告的审计工作进度未达预期。同时该公告中另一条风险提示指出,公司可能涉及业务下修,存在发生重大亏损的可能性。

午间消息一出,易见股份股价猛势下杀,股价逼近跌停,截至4月28日收盘封死跌停,跌逾9.96%,报7.32/股。截至4月29日收盘,该股报6.59/股,跌幅9.97%,创近半年来历史新低,盘中一片惨绿。

已至年报披露阶段末尾,无法按时披露定期公告并非小事。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公司如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经审计的年度报告,公司股票自前述期限届满的下一交易日(2021年5月6日)起停牌。

如果在停牌2个月内,公司仍无法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将在停牌2个月届满的下一个交易日披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并自下一个交易日复牌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如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2月内仍未能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公司上市之路将彻底划下句点。

针对未能按时披露年报一事,28日当日,上交所对易见股份的问询函火速“杀”到。该问询函指出,对于公司无法按期披露2020年度报告及一季度报告、业绩下修、发生重大亏损等风险,反映出公司内部财务状况、信息披露、内部控制等方面可能存在重大疑问。公司应当尽快核查并说明目前未收到函证回函的具体会计科目、涉及金额及占比情况、形成原因、业务背景和主要责任人,是否存在内控重大缺陷和财务真实性问题,并且尽快明确业务下修的具体情况。

据该公司2020年第三季度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14.97亿元,预付款项24.25亿元,其他流动资产114.67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92.58%。上交所要求易见股份尽快核实上述资产真实性并说明:

1、货币资金的存放方式、主要账户、受限情况、是否存在违规资金使用情况;

2、预付款项和其他流动资产的底层资产情况,包括具体交易对象、金额、业务背景、资金去向、是否涉及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

3、预付款项和其他流动资产是否存在资金回收风险,减值测试及减值损失计提情况,是否存在前期计提不充分的情形。公司年审会计师应当发表明确意见。

上交所该份问询函还犀利点出了易见股份今年的不同寻常之处。公司年审会计师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已连续多年从事公司年报审计工作,近年来从未出具非标审计意见,本年度却出现函证回函比例较低导致审计工作推进缓慢的问题。问询函最后强调,公司应当全面自查资金、资产真实性、安全性,及与股东方之间的业务和资金往来,是否涉及应披露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任何形式的关联方利益输送、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事实上,公司内部控制、会计核算规范问题的迹象在去年就有所显现。2020年11月18日,易见股份就收到四川证监局警示函,被指公司内部控制存在缺陷,其部分保理业务对应的基础业务且ABS相关事项会计核算不规范。

据记者统计,易见股份于2020年11月18日就因“未依法履行其他职责,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及其它”原因被处罚,并分别于2020年2月12日、2018年1月17日、2018年1月12日分别以“股东筹划股权转让事项”、“核查相关情况”实施停牌。

半年内公司高管接连“跳船走人”

易见股份一日间巨大落势的“股价跳水”,恐与其公司高管接连“跳船走人”下酝酿多时的市场恐慌逃不开干系。

2021年4月28日,易见股份连发两份公告,分别称公司财务总监肖琨文、监事吴育辞去公司职务,其原因皆表示为个人原因。同年一月、三月,该公司已经经历了一波公司高管的“离职潮”:2021年1月5日,阚友钢辞去董事长职务;3月1日,公司董事、执行董事冷天晴辞去相关职务;3月26日,公司董事长、总裁吴江卸任。

与此同时,在公司已经披露的《2020年度业绩预减公告》中,易见股份已经出现了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该报告显示,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公司2020年度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000.00万元到35,000.00万元,业绩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53,594.12万元到58,594.12万元,同比减少60.49%到66.14%。

至于缘由,公司主要归结为以下两点:

1、公司部分业务逾期未收。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已计提信用减值损失2.17亿元;2020年第四季度,公司转回前期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0.27亿元,第四季度无新增计提。2020年公司保理业务预计计提信用减值损失1.82亿元供,应链业务按风险。组合预计计提信用减值损失0.08亿元,预计影响2020年度利润总额1.9亿元。

2、公司压缩保理投放规模。由于公司部分客户经营情况不佳,企业开工率不足,公司主动压缩保理投放规模,并对存量保理业务下调收费比例,导致保理利息收入较上年减少约 3.16亿元,预计影响利润总额 3.14 亿元。

微妙的是,高管“离职潮”及2020年业绩预减公告披露前,易见股份完成了公司实控人的变迁。

2020年2月14日,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天控股”)宣布拟将其持有的易见股份202,040,55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00%)转让给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工投君阳”);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滇中集团”)宣布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转让其持有的易见股份89,795,80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8.00%),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工投集团”)将参与本次公开征集。

2020年4月30日,滇中集团已完成股份转让过户登记至云南工投集团;2020年8月18日,九天控股已完成股份转让过户登记至云南工投君阳。截至当日,云南工投集团与云南工投君阳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06,836,45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34%),滇中集团持有公司股份240,237,203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40%),九天控股持有公司股份126,666,528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28%)。

彼时,公司的控股股东将由滇中集团变更为云南工投集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云南滇中新区管理委员会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

大股东跑路,散户买单?

易见股份未能及时披露年报的行为,可能会招致严重的后果。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如果4月30日该公司仍不能披露相关公告,其可能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或处罚,罚款的数额依据情节严重程度而定。

除了可能预见的法律惩戒,还有另一种质疑声音飘摇在坍塌的股价下。有股民评论道,“股民该咋办?这不就是个坑吗?他们自己知道内情,都提前跑路了”,“董事长总裁董事监事财务总监全跑了,还好很久以前就出手了”,还有人发出相应疑问:“接管后控股股东不及时对隐患进行排查,非在当下予以暴露,难道不存在失职吗?”

对此,相关知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道,董事集体“跳船”,可能是已经预见到未来集团会出现重大问题,有可能关于财务债务、公司内部管治等,所以才“跳船”自保。加上该集团的年度报告无法准时披露,更加凸显核数师在审核报表的时候发现了财务问题,无法给予无保留意见(Unqualified opinion),进一步印证该等重大问题,很有可能出现在财务上。

“大股东套现离场,跟董事’跳船’一个道理,应该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同样是为了自保而套现。”该人士最后表示。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