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北上深成中国金融科技三甲城市 超七成企业位于产业链中游

作者:单美琪 孟俊莲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25 23:38:24

摘要:《报告》认为,为了进一步保持金融科技的发展势头,可以将发展金融科技提升至国家战略层面,发挥金融科技作为金融业转型升级的动力作用,增强我国参与国际金融体系建设的能力,提高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的话语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单美琪 孟俊莲 北京报道

“在金融科技技术当中,大数据应用的企业是最多的;北上广深一线城市,金融科技应用主要是云计算,云计算需要大科技平台支撑,应用层面企业比较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尹振涛于近日在京召开的《中国金融科技燃指数报告(2021)》)(下称《报告》)发布会上提到。

《报告》指出,应进一步建立和完善符合金融科技发展需求的金融监管体系,进一步提升我国对金融科技的监管能力,为金融科技发展提供政策支持,以推动金融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促进我国金融行业发展实现弯道超车,增强我国金融行业的国际竞争力。《报告》还建议,以央行推出数字货币为契机,加大金融基础设施建设。

目前,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取得了良好成绩,金融科技的发展水平已位居世界前列。《报告》认为,为了进一步保持金融科技的发展势头,可以将发展金融科技提升至国家战略层面,发挥金融科技作为金融业转型升级的动力作用,增强我国参与国际金融体系建设的能力,提高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的话语权。

北京、上海、深圳金融科技最“燃”

记者了解到,上述《报告》依据59个重要城市的数据,编制了中国金融科技燃(FIRE)指数,全面、立体地刻画了金融科技在各个城市的发展情况,有助于分析现状,探讨成因,预测发展和提供政策建议。

《报告》根据金融科技影响因素的类型,从要素基础、智力支撑、资源环境、企业实力四个一级指标,设计了针对国内各个城市金融科技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从总指数的城市排名来看,北京、上海、深圳位居前三,排在4-10位的城市分别是杭州、广州、南京、武汉、成都、苏州和西安。

从东、中、西和东北四个区域的分布情况来看,东部具有绝对的领先优势,中西部城市也正在崛起。总指数排名位于第一、二梯队的城市中,东部区域占据6个席位,中部区域和西部区域分别占据1个席位。在第三梯队的城市中,东、中、西部城市分别占据4个、3个和2个席位。

尹振涛介绍,做这个课题研究时也发现很多有意思的现象。本来,金融中心主要集中在东部城市,但在金融科技中心城市里,西部和中部城市也有非常亮眼的表现,像成都、重庆、西安,合肥、长沙、郑州排名都非常靠前。这主要一是得益于这几年中西部有了更好的人才吸引政策,特别是鼓励吸引科技型人才,二是跟科技相关的电价、人力成本、办公成本相对东部城市较低,对企业来说有更强的吸引力。

另外,在金融科技技术当中,大数据应用的企业是最多的,这点非常突出;北上广深一线城市,金融科技应用主要是云计算,云计算需要大科技平台支撑,第二个特点应用层面企业比较强;中西部城市特点是金融科技企业主要集中在中游,像基础软件开发、互联网安全服务、信息处理存储服务等技术类企业居多;深圳最大特色是区块链,是区块链企业最集中的城市,这主要跟深圳创新力有关系。

要素基础分指数城市排名中,北京在经济和人口方面均具有明显优势,位居第一。杭州凭借其在人口红利,尤其是人口增速方面的优势,位居第二。智力支撑分指数城市排名中,北京在企业研发和高校科研两方面均具有绝对优势,位列第一。资源环境分指数城市排名中,上海凭借其在政策资源、网络资源和金融资源方面的优势占据首位。企业实力分指数城市排名中,北京在企业数量和企业质量方面均具有绝对优势,位居首位。

《报告》指出,各城市应结合当地实际,找准金融科技发展切入点。第一梯队的北京、上海、深圳金融科技基础好,资源丰富,综合优势突出,未来应继续发挥创新驱动研发,研发形成技术,技术赋能场景的良性循环。

超七成金融科技企业位于产业链中游

《报告》考察了59个城市50436家金融科技企业。在金融科技燃(FIRE)指数排名前20城市中,北京以9830家金融科技企业位列第一,上海(6577家)、深圳(6222家)、广州(3101家)、杭州(2857家)分别排在第二至第五位,紧随其后的是成都(1937家)、南京(1902)、苏州(1763家)、武汉(1407家)和天津(1356家)。

从相对量上看,北京、上海和深圳金融科技企业数目分别占到全国的19.5%、13.0%和12.3%,表明这三大城市相比其他城市金融科技的供给更为充分,竞争也更为激烈。

《报告》以“底层技术研发——科技融合输出——金融场景建设”为链条,界定金融科技企业在金融科技产业链上的相对位置。居于金融科技产业链上游企业的科技属性最强,位于金融科技产业链下游企业的金融属性最强,而金融科技产业链中游企业的科技、金融属性均处于居中水平。

《报告》显示,金融科技企业多数居于产业链中游,其次为产业链上游。经统计测算,59个城市位于产业链上游、中游和下游的金融科技企业数量平均占比分别为21.4%、74.2%和4.4%。这表明,我国金融科技企业重在科技融合输出,但新兴数字技术的基础研发创新、金融服务供给不足,这不利于提升我国金融科技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核心竞争力。

建议将发展金融科技提升至国家战略层面

金融科技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金融业的核心竞争力。为了进一步规范金融科技发展,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报告》认为应不断加强对金融科技发展的研判,推演出未来金融科技发展的方向与趋势。

目前,我国金融业主要以传统的银行、证券、保险、基金等金融机构为主。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金融与科技高度融合,已逐渐形成监管机构、传统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公司、监管科技公司以及科技公司等多层次金融科技生态圈,而且规模越来越大,维度越来越多,业态越来越丰富,体系越来越完善。

但需要注意的是,多层次金融科技生态圈的构建要注重维持金融业态系统的平衡,注意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保护国家金融安全。

《报告》指出,应进一步建立和完善符合金融科技发展需求的金融监管体系,在宏观层面树立新发展理念,加强风险控制机制建设,构建金融科技监管框架,在微观层面贯彻实施“三道防线”风控体系,确保不发生重大风险,进一步提升我国对金融科技的监管能力,为金融科技发展提供政策支持,以推动金融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促进我国金融行业发展实现弯道超车,增强我国金融行业的国际竞争力。

《报告》建议,以央行推出数字货币为契机,加大金融基础设施建设。2020年,数字人民币开始试点,数字货币将深刻改变金融基础设施。目前,央行已基本确立了数字货币发行的“两库、三中心”以及用户端数字钱包等系统架构。地方政府应以此为契机,加大关键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数字钱包等新兴技术在数字货币中的运用。

此外,目前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取得了良好成绩,金融科技的发展水平已位居世界前列。《报告》认为,为了进一步保持金融科技的发展势头,可以将发展金融科技提升至国家战略层面,发挥金融科技作为金融业转型升级的动力作用,增强我国参与国际金融体系建设的能力,提高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的话语权。

责任编辑:孟俊莲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