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老字号同仁堂风波再起:董事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股价却大涨,业绩窘境仍待解

作者:王瑜 于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2-23 22:32:57

摘要:虽然股价起飞,但同仁堂业绩难改低迷。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纵观同仁堂成长和衰落的轨迹不难看出,企业的根本问题是由于体制僵化、组织结构老化、产品和运营落后导致的,需要制度性的创新才能拯救。

老字号同仁堂风波再起:董事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股价却大涨,业绩窘境仍待解

本报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近日,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SH:600085,以下简称同仁堂)董事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根据中共北京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北京市监察委员会网站 2月22日消息,“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高振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高振坤的职务是同仁堂集团总经理、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并于2015年到2019年担任港股公司同仁堂科技董事长。

就在董事长被调查次日的2月23日,同仁堂股价开盘大涨并一度触及涨停,一改往日低迷颓势,当日同仁堂报收27.65元/股,上涨7.34%;同仁堂科技(HK:01666)报收5.7元/股,上涨11.76% 。

《华夏时报》记者就高振坤被调查的具体原因致电同仁堂董秘办公室,对方回复称,接到通知不接受任何采访。坊间传言此次调查可能与2018年“过期蜂蜜”事件有关:标榜“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古训的老字号回收过期蜂蜜再销售,此事件给同仁堂品牌造成巨大伤害,高振坤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虽然股价起飞,但同仁堂业绩难改低迷。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纵观同仁堂成长和衰落的轨迹不难看出,企业的根本问题是由于体制僵化、组织结构老化、产品和运营落后导致的,需要制度性的创新才能拯救。

董事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高振坤现年49岁,少壮之年便已在同仁堂担任要职。据中纪委网站披露履历为:高振坤2005年任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总会计师;2006年任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2014年,任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2019年12月,任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对于高振坤落马的原因,中纪委并未详述。但外界普遍认为与2018年同仁堂“过期蜂蜜”事件有关。这也是同仁堂历史上一次巨大质量风波。

2018年12月,浙江滨海县市场监管局经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部分经营管理人员在盐城金蜂进行生产时,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随后北京大兴区食药局经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年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

同仁堂蜂业因此被罚款1400余万元,并被吊销食品经营许可证。

这则丑闻及大地损伤了同仁堂这家百年老店的品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撤销了同仁堂“中国质量奖”称号,收回证书和奖杯。2019年2月,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发文表态: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触及食品安全红线,损害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国有资产权益,应当予以严肃处理。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共问责处理14人,其中,高振坤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朱丹蓬认为,此事件损害了消费者对中华老字号的信赖感,是同仁堂品牌的巨大损失。同仁堂品牌创建于1669年,至今已有351年的历史,标榜“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古训,如今却倒在了小小的蜂蜜上。

主业面临大挑战

“过期蜂蜜”事件后,同仁堂业绩一蹶不振,2019年陷入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降的窘境。

同仁堂2019年营收132.77亿元,同比下滑6.56%;净利润9.85亿元,同比下滑13.12%。公司产品销量也差强人意。其两大类产品:心脑血管类产品销量2500万盒,同比下降12.5%;补益类产品销量1800万盒,同比下降25.5%。

2020年Q3,同仁堂营收90.53亿元,同比下滑9.09%;净利润7.15亿元,同比下滑15.89%。

自2018年起,同仁堂的净资产收益率开始逐年下降。2018年、2019年和2020年Q3的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2.83%、10.66%、7.61%。

该公司业务的增长困境还体现在店铺扩张上:2020半年报显示,同仁堂旗下自有零售门店数量为855家,相较上年底仅增加3家。

值得注意的是,同仁堂主营业务毛利率与片仔癀、云南白药相当,但是净利率却相差甚远。以片仔癀为例,2020半年报显示,片仔癀毛利率为46.31%,净利率为27.22%;同期同仁堂毛利率为46.77%,净利率为12.86%。从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上也能一窥一二。2020半年报显示,同仁堂管理费用为6亿元,片仔癀为1.30亿元;同仁堂销售费用12.88亿元,3.24亿元。

另外,与片仔癀和云南白药相比,同仁堂近年来少有爆款的代表产品。2020半年报显示,同仁堂研发费用0.43亿元,也低于上述两家公司。

为扭转颓势,管理层推出大健康创新策略。2019年6月同仁堂推出咖啡店品牌“知嘛健康”,用中西合璧的方式吸引年轻人来“打卡”。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史立臣并不看好这种创新。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大众猎奇心理满足之后,运营难度非常大,并且其很难对同仁堂主业起到辅助作用”。朱丹蓬则认为,如果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话,对企业不仅没有实质帮助反而让进一步加大了经营风险。他认为,只有系统性的创新才能挽救同仁堂。

目前同仁堂的总市值约为350亿,而同类企业“片仔癀”、“云南白药”总市值在2000亿左右。去年年底,同仁堂从上证180成分中剔除。昔日辉煌不在,如今董事长落马,资本市场一片欢腾,同仁堂会变好吗?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