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百度医疗再落一子:“轻竹健康”商标获批,曾被击碎的王牌再次出击?

作者:于娜 郭怡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2-20 22:35:56

摘要:上海某三甲医院的一位不具名副主任医师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百度健康医典曾找到我,付费审核词条,但我拒绝了。医生是一个代偿期很长的职业,每个成功的医生都很爱惜自己的羽毛。而百度在医疗圈的口碑人尽皆知,那些年被百度医疗竞价伤害的患者太多了。”

百度医疗再落一子:“轻竹健康”商标获批,曾被击碎的王牌再次出击?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娜 见习记者 郭怡琳 北京报道

近日,百度医版图疗再落一子,其关联公司登记“轻竹健康”软件著作权。记者检索天眼查发现,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多条软件著作权信息。软件分别为安卓版与苹果版的移动APP,即面对患者的“轻竹健康终端软件”,和面向医生的“轻竹健康医生版终端软件”。

为此,《华夏时报》记者联系百度健康方面,试图探究轻竹健康业务线的准确定位,以及百度现有医疗版图如何与其联动,对方回复《华夏时报》记者:“该商标早在2019年就已申请,只是近日获批。”

记者检索发现,自2020年11月27日起,百度健康先后在BOSS直聘等平台上线多个全新岗位。其中包括医生策略方向、就医决策方向的高级产品经理类,挂号方向、问诊方向、疫苗体检方向的产品经理类。

根据以上线索,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百度健康可能已将打造医患问诊APP提上日程,我大胆推测百度后期存在开拓电商业务的野心。该司近日悄然的加速举动,注册移动端的医患服务软件轻竹健康和轻竹健康医生版,或因字节跳动旗下小荷医疗相似软件的催生。”

而2020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健康总经理、百度健康医典总经理杨明璐表示:“未来百度将聚合知名医院资源,构建问诊购药等健康服务闭环。”

对于搜索巨头百度而言,用户引流信手拈来,但莆田系“积累”的坏名声,已让诸多医生对其失望。上海某三甲医院的一位不具名副主任医师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百度健康医典曾找到我,付费审核词条,但我拒绝了。医生是一个代偿期很长的职业,每个成功的医生都很爱惜自己的羽毛。而百度在医疗圈的口碑人尽皆知,那些年被百度医疗竞价伤害的患者太多了。”

“轻竹健康”获批

2021年2月4日,百度关联公司登记“轻竹健康”软件著作权获批。根据天眼查App显示,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多条软件著作权信息,软件全称分别为“轻竹健康医生版Android终端软件”、“轻竹健康iOS终端软件”、“轻竹健康Android终端软件”、“轻竹健康医生版iOS终端软件”,当前登记版本号均为V1.0。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百度健康第一次扩张版图了。2018年11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推出了百度AI眼底筛查一体机。同时百度CEO李彦宏现场公布了该仪器的捐赠及落地运营情况。之后,百度方面公开回应这一事件表示:“依据国家相关法规要求,我们需要先在营业执照增加医疗器械经营资质,才可以进行相关硬件的采购及捐赠行为。”

医疗器械属于特殊商品,国务院颁布的《医疗器械管理条例》规定,人工智能医疗器械经研发成功后,并不能直接上市售卖。在这之前,必须经过一系列流程取得二类和三类器械相关资质。因此,百度在未变更经营范围前,捐赠或售卖AI眼底筛查一体机的行为涉嫌行政违法。

直到2019年2月11日,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才变更经营范围,其新增 “销售第三类医疗器械”“销售医疗器械II类”“软件开发”等内容。

吃一堑长一智后,百度学会了事先请示。针对轻竹健康获批,百度健康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称“该商标早在2019年就已申请,只是近日获批。”并婉拒了相关采访。

天眼查App商标信息显示,该公司曾于2019年7月申请注册多个“轻竹健康”商标,国际分类为医疗器械、科学仪器、广告销售等,当前商标状态多为“商标已注册”。

根据以上线索,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百度健康可能已将打造医患问诊APP提上日程,我大胆推测百度后期存在开拓电商业务的野心。该司近日悄然的加速举动,注册移动端的医患服务软件轻竹健康和轻竹健康医生版。这背后或与字节跳动旗下小荷医疗开发相似软件有关。”

业务布局前路几何?

上述人士指出,“字节跳动在医疗领域的布局正是仿照的百度。而作为首先进入大健康领域的互联网大厂,百度的成绩并不出色。在竞价推广之外,百度缺乏高营收的业务布局。”

作为互联网大厂涉足医疗的先行者,在医疗版图上,百度营收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在线广告。

2013年,百度依靠流量、技术等搜索产品优势率先重兵布局医疗。这一时期,百度凭借搜索排名、百度医生、百度直达号等产品,将患者引流至客户医院。

资料显示,百度当年的医疗竞价广告推广费用惊人。光莆田系医院2014年一年在百度上花费的推广费用高达34亿。此后,2015年1月28日,百度正式成立移动医疗事业部,全面运营上述业务。而李彦宏也曾在公开场合透露,百度医疗竞价撑起了百度营收的半边天。

但2018年5月,新华社的一篇报道击碎了百度医疗的这张王牌。该文章揭露了百度公然将正规名牌医院名称售卖给他人,为高仿冒牌医院揽客;表面在PC端下架医疗广告,却在移动端App中将广告置顶,以算法精准推送等,又引起轩然大波。

随后,百度医疗事业部宣布裁撤。在经历“卖吧”风波和“魏则西”事件后,百度的医疗类贴吧代运营和医疗类竞价广告,两大核心业务相继叫停。由此,百度健康失去支柱业务,营收转向没落。

对比其他后入医疗战场的互联网兄弟,这些年来,百度健康迟迟没有上市。因此公开的营收数据较难考证。根据年报公布营收梳理三家港股上市公司,阿里健康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财年内,医药电商的营收占总营收的96.49%;京东健康在2020年上半年,医药电商的营收占总营收的87.6%;平安好医生2019年医药电商的营收占总营收的57.26%。

显而易见的是,百度暂时没有医药电商业务。那么其王牌业务路在何方呢?2020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健康总经理、百度健康医典总经理杨明璐表示,“百度在健康领域的布局,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经受住了考验。从最初的健康知识与信息服务,拓展到为用户提供多元服务以及引入更多公立医院,提供从健康科普到就诊的一站式服务,持续发力的百度健康正在不断向外拓展服务业务版图。未来百度将聚合知名医院资源,构建问诊购药等健康服务闭环。”

截至记者发稿前,尚未得到轻竹健康系列APP上线消息,《华夏时间》将持续关注相关动态。百度能否在医疗版图延续互联网大厂的辉煌,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