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逾期20个月后兑付仍无进展 中泰信托近5亿青海省投项目陷“迷局”

作者: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1-19 21:02:45

摘要:本报记者独家获得的这两份上海银保监局给予“恒泰18”投资人的回复文件显示,上海银保监局一直高度重视并持续督促中泰信托推进实控人阳光化进程,且已经对中泰信托进行了审慎监管的强制措施,并且也对中泰信托销售推介“恒泰18号”项目涉及到的虚假宣传问题进行了行政处罚立案,目前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逾期20个月后兑付仍无进展 中泰信托近5亿青海省投项目陷“迷局”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2018年信托业产品违约一度让众多投资人损失惨重,经过两年多的行业整顿清理,违约的信托产品通过市场多方努力得以缓解,投资人也或多或少拿回了些补偿。但是,市场上仍有这样一家信托公司及其发行的信托产品,在违约20个月后,投资人仍未得到解决。

“我们一百多名投资人在2017年5月认购上海中泰信托发行的‘恒泰1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期限2年。在2019年5月到期时出现违约,至今逾期已经20个月了,经过多轮沟通中泰信托一直没有给我们投资人满意回复。我们早前也向上海银保监局发送信访材料,要求说明中泰信托的股东架构问题,现在得到了监管层的回复。但我们仍有疑惑,据我们了解,市场上给青海省投这家公司募资发产品的信托公司并不只有中泰信托一家,在青海省投破产重组前后其它公司都给投资人完成了兑付,但是唯独中泰信托没有给我们进行兑付。”1月17日,中泰信托“恒泰18号”的一名投资人胡燕(化名)拿着上海银保监局给其的信访回复书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本报记者独家获得的这两份上海银保监局给予“恒泰18”投资人的回复文件显示,上海银保监局一直高度重视并持续督促中泰信托推进实控人阳光化进程,且已经对中泰信托进行了审慎监管的强制措施,并且也对中泰信托销售推介“恒泰18号”项目涉及到的虚假宣传问题进行了行政处罚立案,目前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图片 1.jpg

图片 2.jpg

投资人陈述产品“暴雷”细节

据记者了解,中泰信托“恒泰18号”项目出现逾期之后,投资人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进行维权。从原先单纯要求中泰信托完成兑付要求;到发现这个项目存在宣传的问题;再到此后发现中泰信托公司连实控人都不明确,该产品逾期引发的连锁反应接连浮出水面。

“我还是通过自己家在别的信托公司工作的亲戚推荐购买的这款产品。根据‘恒泰18号’产品的收益介绍,投资金额在100万内预期投资收益为7%,100万到300万投资金额预期收益为7.2%,这与2017年左右时信托产品收益普遍达到10%左右相比,算是非常低的了。而且青海省投这家公司自己也宣称是政府类平台,有抵押物做担保,经过慎重考量,我当时觉得比较稳健。没想到竟然出现预期。”胡燕在受访时无奈地表示。

记者查阅“恒泰18号”的项目介绍了解到,作为项目融资方的青海省投以其持有的青海宁北发电47.29%股权、青投国际贸易100%股权为其支付上述股权收益权回购款的义务提供质押担保。上述拟质押股权评估价值合计18.28亿元,质押率为27.35%。

据胡燕透露,在上海购买这款信托产品的100多名投资人中大部分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

1月18日,本报记者也联系到该信托产品的另外一名投资人陈涛(化名),他向记者陈述了4.8亿“恒泰18号”项目的资金流向。

“我们从中泰信托方面查到了产品的具体资金流向,在整个4.8亿多的融资资金中,有47620.7万的现金是划拨给了青海省投公司,信保基金交了480.4万,财务顾问费288.24万,咨询服务费496.94万,质押知产评估费40万,项目诉讼费270万。”陈涛表示。

对于资金的流向,1月19日记者联系了中泰信托方面,中泰信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确认,“恒泰18号”项目资金确实基本都划拨给了青海省投,中泰信托至今还在跟青海省投索要资金。

图片 3.jpg

青海省投存破产可能?

根据“恒泰18号”项目投资人以及中泰信托方面的表述,近5亿的项目资金确实都投给了青海省投。而本报记者梳理资料发现,青海省投通过信托渠道融资却不止“恒泰18号”一个项目,而目前青海省投自身已经进入债务重组阶段,并存在破产的可能。这一消息无疑让中泰信托的投资人感到雪上加霜。

2020年12月24日,青海省投发布了延期重整的官方公告。公告显示,在去年6月19日,青海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青海省投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但是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本在2020年12月19日提交的重整草案无法按时提交,因此向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延期三个月提交计划的申请获得批准。

“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战投引入工作尚未完成,同时公司也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宣告破产,公司将被实施破产清算。”青海省投的公告中如是指出。

但是值得关注的是,这份公告中也表示,青海省投此前通过中泰信托“恒泰18号”、光大信托盛鼎1号、中融信托享融188号等产品募集资金,但是除了“恒泰18号”的项目没有完成兑付,其它信托产品都已经完成了本息兑付。

“更让我们投资人心寒的是,在今年1月11日我们去中泰信托了解兑付进展,中泰方面告知我们,青海省投此前已经正式通知中泰信托,其以18.28亿质押资产经评估后为零,这一点让中泰信托自身都无法接受。”陈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而这也意味着青海省投极有可能在3个月之后进行破产清算,投资人拿回本金的希望更加渺茫。

图片 4.jpg

中泰信托股权架构之谜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作为融资方的青海省投似乎走到了“绝境”,并且这种违约还存在恶意的可能,不然,为什么只对中泰信托的项目不对付而其它信托项目不仅还本还完成了付息工作?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出在中泰信托身上,中泰明知青海省投是一家风险极高的公司,但是在推介产品的时候却将其包装成为一家政府平台,让投资人以为信用度很高而进行认购;其次,中泰信托自身的股权架构也是一个谜,在完成了几次股权更换之后,中泰信托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没有实际控制人的信托公司。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2020年12月29日上海银保监局给中泰信托投资人的一份答复书中的内容显示:中泰信托现有主要股东为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广联(南宁)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新黄浦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10年之前持有中泰信托股权,2012年3月,中国华闻及广联南宁所持有的股权被北京信托发起设立的德瑞信托计划持有,德瑞信托计划成为中泰信托的名义上的实际控制人,但并非中泰信托的最终实际控制人,中泰信托实际控制人不明。

“对于中泰信托实际控制人不明问题,我局一直高度重视并持续督促中泰信托积极推进阳光化过程,根据相关法规要求,我局已对中泰信托采取了审慎监管强制措施,限制其新增集合资金信托业务,以控制其在股东无法履行股东责任现状下的业务风险。”上海银保监局的回复中如是指出。

1月19日,陈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他们的投资人群内目前流传着监管部门要求中泰信托在完成股权结构阳光下之前要解决好“恒泰18号”产品的兑付问题。

“现在中泰信托原有的股东都不符合监管对信托公司控股股东的要求,现有股东则更关心这块信托牌照能卖多少钱。”陈涛称。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