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证监会开出新年首个罚单:“最惨庄家”亏了3亿还受重罚, 上市公司股东联手私募赚钱谨防“越线”

作者:包雨珊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1-15 11:54:00

摘要:《华夏时报》记者还就相关的问题采访了北京某百亿私募机构的从业人员,他表示,很多上市公司的股东把股份转借给私募,他们可以利用这部分资产把它包装成一个私募产品,然后参与“打新”,来博取其他的一些收益。

证监会开出新年首个罚单:“最惨庄家”亏了3亿还受重罚, 上市公司股东联手私募赚钱谨防“越线”

见习记者 包雨珊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证监会近日披露了对华平股份(300074.SZ)相关股东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21年第一张罚单被华平股份“收入囊中”。

华平股份元老级人物熊模昌、吴国荣涉及操纵华平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价格,利用196个账户却亏损约3.24亿元,可谓“最惨庄家”。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熊模昌被给予警告,合计处以205万元罚款;吴国荣被给予警告并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合计处以185万元罚款。

“坐庄”巨亏还被罚

2020年12月29日,熊模昌通过集中竞价以及大宗交易的方式累计减持华平股份约694万股,占总股本的1.301%。股东从2017年7月到2018年6月操纵股价,期间经历了”熊市”和6个跌停板,股价从最高的9元左右跌至现在的3.5元左右。

其中,熊模昌通过其控制的私募产品进行大宗交易虚假减持“华平股份”情况引起了《华夏时报》记者的注意。

据天眼查APP资料显示,熊模昌系华平股份原始股东,截至2015年年底熊模昌持股6683.32万股,占比12.66%,系华平股份第二大股东。

2016年5月、6月,熊模昌将其个人证券账户交给上海迎水卢某文开展打新股业务使用。由于打新股业务按账户进行核算,尽管熊模昌证券账户市值较高,但也仅能获得一份打新资格。

为了赚取更大的收益,卢某文帮助熊模昌设计一个减持方案,即分别成立“勤远韶昌1号私募投资基金”、“勤远韶昌2号私募投资基金”和“涌津涌鑫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涌津涌鑫5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将熊模昌个人证券账户内持有的2.563%的“华平股份”通过大宗交易减持至上述四只产品中,再使用熊模昌及上述四只产品共计五个账户进行打新业务。

上述四只产品资金均来源于熊模昌,产品成立后由熊模昌实际控制,上海迎水的卢某文进行操作管理,产品清算后资金划归至熊模昌。

华平股份收到熊模昌权益变动通知后,分别于2016年11月4日和2016年11月16日对熊模昌减持情况予以公告。综上所述,熊模昌向华平股份报送权益变动报告书的有关减持情况与事实不符,导致华平股份后续披露的相关信息存在虚假记载,这也是熊模昌被证监会处罚的原因之一。

一家上海百亿私募机构的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由于公募基金存在限制比例,部分上市公司股东考虑通过私募基金参与网下打新。

《华夏时报》记者还就相关的问题采访了北京某百亿私募机构的从业人员,他表示,很多上市公司的股东把股份转借给私募,他们可以利用这部分资产把它包装成一个私募产品,然后参与“打新”,来博取其他的一些收益。

现在也有一些私募机构专门帮上市公司的股东,做类似这种通过打新、融资融券或者其他收益的产品,这部分私募产品主要还是为了争取额外的一些收益。

《华夏时报》记者问及是否会对上市公司的股本或者股市表现有所影响,这位私募机构人士表示,一般不会有什么影响,他认为股东一般是把持有的股票借出去了,只是拿这个对应的底仓去做打新等投资。除非是股东去做大宗减持,然后对股市的流动会有一些影响,不然的话应该是没有什么影响。

但对比华平股份股东利用私募产品进行“打新”却信息披露有出入而被罚的情况,上市公司股东“借道”私募产品不失为一个高危动作。追求收益也得遵循规则,不然稍有不慎,就像在“淌水过河”,若“湿鞋”就会收到证监会的“红牌”。

联手私募谋求更多收益

近期,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东通过交易、抵押方式将其持有的股票转让给私募基金,并与私募基金达成协同股东,开辟投资新赛道。

据《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梳理,近期出现以上现象的上市公司包括姚记科技(002605.SZ)、申通快递(002468.SZ)、沃尔核材(002130.SZ)。

28d44174b497fbac9d3b8fd61612821.png

2020年11月初,申通快递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陈德军原通过国通信托·紫金10号集合资金信托管理计划持有1618.39万股公司的股票,占总股本的1.0572%,现因信托产品到期,陈德军在2020年11月2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将标的股票转让给“磐耀通享3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并与私募基金签署《一致行动协议》。

2020年12月中旬,沃尔核材公告持股5%以上股东邱丽敏拟以大宗交易方式转让不超过公司总股本2%,不超过2517.85万股给广州市玄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玄元科新109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并与私募基金签署《一致行动协议》。该私募基金由邱丽敏及其儿子周诚智共同100%持有。

无独有偶,泰润海吉旗下“泰润熹玥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时候新进姚记科技的股份,持有550万股,现流通市值约1.5亿元,位列前十大流通股第7名。前十大流通股东中的姚晓丽、姚朔斌、邹应方、姚文琛等9位都是个体股东,只有“泰润熹玥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属于投资机构属性的股东。

“泰润熹玥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所持有的这部分股份是由姚记科技的股东姚文琛因个人资产规划需要,于 2020 年 9 月 24 日-25 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合计转让 5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股份占公司股本的 1.25%。同时姚文琛与“泰润熹玥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双方形成一致行动关系。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