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实地探访企鹅医生北京门店:运营两年后业务调整,城市差异下的门诊运营逻辑

作者:于娜 郭怡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1-09 18:44:06

摘要:对此,一位不具名的企鹅杏仁内部相关负责人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基于集团业务战略,在运营过程中,我们不断进行业态调整。2020年11月企鹅医生北京门店启动业务调整,并暂时闭店。”

实地探访企鹅医生北京门店:运营两年后业务调整,城市差异下的门诊运营逻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娜 见习记者 郭怡琳 北京报道

企鹅医生北京门店是腾讯医疗布局北方的第一家线下诊所,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甲2号盈科中心一层,于2017年9月19日正式落地。疫情之下,企鹅医生品牌所属公司企鹅杏仁,通过人工加智能模式的线上问诊平台提供7*24小时免费义诊服务,意在实现线上线下连通。但记者体验企鹅家庭医生公众号线上问诊发现,其北京门诊处于关闭状态。1月6日,《华夏时报》记者实地探访企鹅医生北京门店旧址,试图挖掘其主动闭店真相。

企鹅医生创始人兼CEO王仕锐曾公开表示,诊所的目标是全国开店100家,当时已在北京、深圳、成都等15个城市部署了23家诊所。成都一个城市的诊所密度更是达到了16家之多。

对此,一位不具名的企鹅杏仁内部相关负责人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基于集团业务战略,在运营过程中,我们不断进行业态调整。2020年11月企鹅医生北京门店启动业务调整,并暂时闭店。”

企鹅医生北京门店策略性调整

1月6日,《华夏时报》记者走出地铁团结湖D出口,地下通道两侧的广告牌映入眼帘,其中的企鹅医生绿色标识格外醒目。跟随指示牌,来到盈科中心A栋裙房,RICH&JAY咖啡店和华为体验中心分立两厢,仅有企鹅医生门店不见灯光。

并且,企鹅医生北京店门窗紧闭,上面贴有关店通知及发热门诊一览表。盈科中心写字楼的一名保安告诉记者:“大概2020年十一之后,这家诊所就很少有人出入,开始的几天还断断续续亮过灯,最近两个月都是空无一人。”

透过玻璃门,记者看到诊所内部摆设井然,透视区域窗明几净。导诊台和企鹅公仔正对入口,右侧设有等候区和圆桌洽谈室,导诊台后方是诊疗区。

记者通过大众点评检索发现,企鹅医生北京门店定位为高端私人医疗服务。高收费、优服务是其经营理念。评论显示,该门店提供全科、内科、外科、中医科、妇科、儿科、超声科、放射科、检验科服务,人均消费562元。大多数用户对其癌症早筛和中医服务评价较高,部分用户反馈诊所不提供单次服务,需要通过套餐形式购买。

“对比深圳和北京门店,从2018年到2020年,在地方政策的加持下,我们在深圳的多种业态快速打造了系统成熟的‘城市模型’。以家庭医生为核心,将旗下各个业态连接起来,形成服务闭环的‘城市模型’。但北京门店受到一些因素限制,现阶段发展不及深圳门店。通过实践,我们有了更成熟的思考和判断。未来将会结合各地地区特色,加大投入,全速发力重新启航。”上述负责人进一步透露。

而在企鹅医生的一系列布局之下,运营两年后企鹅医生北京门店低调关停,这背后,到底存在什么难题?

对此,上述负责人说:“创业公司必须拥有一个强执行的逻辑,要通过不断地运营、测算,快速迭代,做最终的决策。这也是最高效的方式之一。”

而据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北京企鹅医生前期投入数千万,还不包含后期的运营费用。王仕锐曾透露,企鹅医生北京门店最初的构想是考虑跟诊所合作,提供系统、对接医生。但这个方案最终以没有找到满意的诊所,以及股东的不支持而告终。随之而来的便是运营困境。

在运营方面,上述负责人表示:“以专科中心为例,目前企鹅杏仁聚焦在眼科、牙科、儿科等专科服务,单点模型都在1-3个月盈利,这也证明业态的生命周期是非常优质的,是可以快速复制的。手术中心今年也在杭州、青岛、济南陆续开业,手术中心今年比去年翻了一倍,成熟门店都实现收支平衡。”

“在关闭部分门店的同时,我们一直在持续加大对门诊规模的投入,2020年的总量是持续扩大的。我们的战略核心向基于社康+互联网医院的基层医疗家医服务形态延展,以此为中心来延展其他所有医疗业务。”上述负责人说。

南北差异下的城市落地逻辑

截至目前,企鹅杏仁在线下一共包含了全科、专科、手术中心、社康中心、企康中心五种业态,线下布局了超过100+门诊中心,覆盖15+城市。北方门店的运营难题,不只表现在北京门店。

2016年沈阳门店率先尝试合伙人模式,以众筹方式运营。上述负责人表示:“介于那个阶段确实众筹十分火热,很多业态也都在做创新尝试。我们第一期的众筹非常成功,验证了医生对多点执业、对自发创业这个模式的认可度。”

而后企鹅医生并没有将合伙人模式继续推进。为此,该负责人解释称:“我们将这种模式做了一个升级。2020年6月6日,我们在重庆成立了国内首家MOB综合医疗中心。”

从企鹅方面的自我剖析不难看出,对比南北运营差异,北方门店运营上稍显遇冷。北京门店作为北方布局的重要一步更是迫于市场启动整改。该负责人认为:“在线下门店的运营过程中,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启示就是,创业需要小步快跑,快速迭代,不断优化业态布局,达到整个业务的动态平衡。”

关于各个业态各自的运营情况,“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是,每一个业态必须有一定的规模,否则连锁的效应也做不出来,这也是中国现在单店很难盈利的原因。线下门诊运营必须有一定的规模,加上集团形式的管理及规模效应、中控管理、采购、集采、线上平台、信息化管理,才能更快实现盈利。”该负责人说。

而在后疫情时代,品牌头部效应及寡头竞争的格局突显,互联网行业的线下发展更趋向优胜劣汰。该负责人坦言:“互联网医疗的线下发展一定不是单线作战的,线下医疗的布局只是企鹅杏仁构建医疗服务生态当中的一个环节,在整个医疗生态的建立体系内,每个环节都至关重要。医疗产业的链条通常相当长,这中间并不不是每个环节都赚钱。但我们必须把那些不赚钱甚至是亏钱的业务同样做好,才能真正实现医疗服务价值。”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