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宝利国际董事长涉嫌单位行贿被刑拘 二代接班或面临融资受限

作者:王颖 徐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1-06 18:10:56

摘要:宝利国际董秘王学良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单位行贿对公司的影响还不好说,因为案件也在调查当中,一切都要看案件调查的结果。周文彬2017年就进入公司,从2018年任总经理开始已经实质性地参与公司的运营,所以公司内部管理和运营基本都是稳定的。”

宝利国际董事长涉嫌单位行贿被刑拘 二代接班或面临融资受限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颖 徐超 无锡报道

曾因副总经理邹爱国涉受贿罪被刑事拘留深陷舆论漩涡的宝利国际,近日再次因涉嫌单位行贿备受关注。

1月4日晚,宝利国际(300135.SZ)连发四份公告,宝利国际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周德洪涉嫌单位行贿已被检查机关刑事拘留,周德洪之子周文彬为新任董事长。

随后深交所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周德洪被刑事拘留以及辞去董事长职务对公司控制权稳定性、财务及生产经营管理已产生及可能产生的影响,公司已采取和拟采取的应对措施,近期公司经营情况是否发生变化,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的诉讼、资金占用、违规担保、银行账户被冻结等情况。

宝利国际董秘王学良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现在我们掌握的资料也比较少,除了拘留通知书之外,我们也没掌握其他的一些相关信息。单位行贿对公司的影响还不好说,因为案件也在调查当中,一切都要看案件调查的结果。周文彬2017年就进入公司,从2018年任总经理开始已经实质性地参与公司的运营,所以公司内部管理和运营基本都是稳定的。”

深交所关注对上市公司影响

虽然宝利国际在1月4日的公告中表示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情况正常,但深交所仍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宝利国际核实并说明周德洪涉嫌单位行贿是否涉及公司责任、对公司生产经营管理已产生或可能产生的影响等情况。

王学良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董事长和总经理在职务关系上相当于各有分工。总经理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和推广,董事长更多的是把持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制定公司未来的发展目标。在具体经营上,周文彬在2018年就担任公司总经理,也在完善公司的内部控制,所以公司的运营及管理的稳定性是不用质疑的。”

而上市公司在回复函中也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及原油价格断崖式下跌,公司2020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076万元。随着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道路建设项目全面开始施工,在现任董事长、总经理周文彬先生的指挥下,公司迅速发力,优化调整销售策略,在第三季度扭转了亏损的局面。2020年7-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3381万,同比增长195.33%。目前公司治理结构完整、管理体系健全,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经营管理,确保公司经营活动的正常进行,相关事项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管理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前三季度营收、净利双降

宝利国际于2010年10月26日在创业板挂牌上市。上市10年,宝利国际的经营业绩并不理想。

2010年,宝利国际实现营业收入10.45亿元,到2019年,营业收入达到24.30亿元,涨幅达132.54%。但净利润并未呈现相应的增势。2010年,公司净利润为0.77亿元,次年下滑至0.57亿元;2012年-2013年呈增长态势,分别为0.90亿元、0.95亿元; 2014年-2015年净利润再度下滑,分别同比下降33.54%、57.70%至0.63亿元、0.27亿元;2016年-2018年,净利润连续三年增长;2019年净利润再度下降,至0.40亿元,同比降幅为4.76%。

以2019年数据为参考,公司净利润仅上市首年的五成。而扣非净利润的数据更为惨淡,2010年,其扣非净利润为0.76亿元,至2019年仅393.12万元。

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下滑态势更明显。根据三季报数据,宝利国际当期实现的营业收入为13.94亿元,同比下降17.25%;净利润为305.29万元,同比下降92.12%;扣非净利润为-957.81万元,上年同期为768.87万元,同比下降224.57%。

通过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宝利国际自上市以来,其净利润、扣非净利润整体呈下降态势。在此情况下,周文彬接任董事长,将如何提振公司业绩呢?

对此,王学良告诉本报记者:“我们在业务拓展方面主要是丰富客户群。之前我们的客户群体是以高速公路的业主方为主,目前我们一方面保证原有的高速公路建设这些单位的业主,另一方面会去拓展包括终端施工方等的客户群体。目前除了华北,其他地方我们都有设子公司进行布局。在‘十四五’规划的大背景,我认为公司未来的业绩是可期的。”

融资或受影响

目前,宝利国际存在一定的偿债压力。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货币资金为4.68亿元、理财产品约1.39亿元,合计为6.07亿元。而短期债务合计为10.80亿元,仅从账面数据看,现有资金不能覆盖短期债务。

北京夏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月超告诉本报记者:“单位行贿,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可能要刑事责任,单位也要被处以罚金。会否影响单位正常经营要看责任人对单位的重要性。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一般都有比较完善的决策机制和相对完备的人才梯队,一般不会对单位的正常经营造成毁灭性打击。对单位后续的融资贷款招投标都会有影响,因为一般的招投标政府采购以及贷款条件中,有单位犯罪的情形的主体,大概率会被排除在外。”

“单位行贿对(公司)融资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谈。如果行贿对象是证监会,那么公司后续的融资、重组等计划,会受到重点关注;如果行贿对象是公司业务相关部门,则需要观察。总体上对公司的影响不会特别大。”中国汉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对本报记者称。

拓展客户群体、在各地设子公司,都需要一定的前期投入。王学良也向本报记者透露了公司会有融资相关计划。“如果后续司法机关认为公司需要承担法律责任,那么我们的融资渠道,比如创业板的小额快速(融资)、创业板的定向增发等,应该是会受到限制的。在受限的情况下,(资金来源)可能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再来探讨。”他说。

“目前我们资金周转都是顺畅的,不能简单的看公司账面上只有6个亿,负债有10个亿,公司资不抵债这个情况是不存在的。因为随着公司的经营,会有现金流的流入,账面资金会不断的变化,这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而不是始终公司资金6亿、债务10亿。”王学良如此强调。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