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纷争结束 奥迪与一汽上汽就未来销售及服务模式达成共识

作者:赵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2-24 16:28:28

摘要:未来市场和消费者并不在意产品是来自于南奥迪或北奥迪,内部而言是一汽奥迪现有经销商售卖上汽奥迪未来产品,但当2022年上汽奥迪产品上市后,奥迪经销商才不会在意卖的是谁生产的车。谁的车好卖就卖谁的车,利益分配格局才是摆平纷争达成共识最务实的规则。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赵云 北京报道

2020年12月23日晚间,奥迪就此前上汽奥迪投产后,谁来主导未来销售渠道一事发布公告称,奥迪、中国一汽、上汽集团达成共识:未来,上汽奥迪产品将由现有一汽-大众奥迪投资人网络进行销售相关服务及售后服务。上汽奥迪则在问题解决后积极筹备2022年初上市的首款产品。

“奥迪品牌在华发展战略再次迎来重要里程碑”。公告中甚至能感受到奥迪长舒一口气,顿感轻松的状态。毕竟在传出上汽奥迪将成立新的合资体的那一刻起,三家车企、四年的角力终于画上了句号。

奥迪中国总裁安世豪大喜过望:“我非常高兴我们能就至关重要的商业决策达成共识。“他说,“凭借全新的销售布局,将为奥迪在其全球最重要市场打造下一个‘黄金十年’提供了共赢的解决方案”。

公告中,一汽集团和上汽集团握手言和,一团和气的表态新共识。

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邱现东表示:“中国一汽和德国奥迪曾共同创造了无数个第一和先河,此次合作伙伴关系的全面升级,标志着双方在新合资时代的‘全领域合作’与‘全价值链共创’进入全新阶段。”

上汽集团总裁王晓秋则表示:“上汽集团将携手奥迪品牌,以面向未来的创新理念,为中国客户带来‘在中国,为中国’的奥迪产品和服务,与合作伙伴共享机遇、共赢发展,共同成为奥迪全新征程的践行者和开创者。”

作为守成者和新兴者,一汽集团与上汽集团终于在奥迪中国的居中调停下终于化干戈为玉帛。

两份新闻稿的含义

在奥迪发布公告后,一汽集团和上汽集团也先后发布了两份新闻稿。一汽方宣布未来上汽奥迪产品将由一汽-大众奥迪现有经销商售卖;另一方上汽则宣称未来上汽奥迪产品由奥迪在华经销商售卖。两种不同的话术,反映出奥迪在华两个合作伙伴两种态度。一汽奥迪的新闻稿中颇有点“宣示主权”的味道,尤其是在奥迪中国官方新闻中,奥迪浓墨重彩的介绍了和一汽集团合作的三个细节:合资引进PPE平台,由一汽奥迪经销商售卖奥迪在华所有车型,未来引入一汽奥迪国产车型扩充至12款。而上汽奥迪,只是一带而过的介绍了产品上市时间。

有评论认为,一汽在这场争论中赢了,同样亦有评论认为,上汽不亏。但无论如何在奥迪看来,这都是一个”共赢“的局面:上汽获得了豪华合资品牌和产品;一汽拿到了更高的奥迪车型平台;奥迪更是获得了在华统一品牌、渠道、产品的机会。

实际上,自从上汽奥迪宣布合作开始,围绕南北奥迪的争论就没有停止。尤其是在渠道方面,经销商成为反对上汽奥迪合作的排头兵。在此前两年的谈判中,奥迪花了很大的精力去关照解决经销商的需求,尽管奥迪知道,经销商的利益不是成为反对上汽奥迪合作的必要条件。

安世豪的棋局

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奥迪不断调兵遣将,此前无论是总部空降抑或是本土招聘的经理,都没能圆满的解决好南北奥迪的利益平衡关系。对奥迪而言,其诉求就是,华新增合资体、扩大规模、统一渠道和品牌。

权衡利弊后,今年任命的安世豪成为奥迪解决这一纷争的”关键“先生。熟悉安的人知道,安世豪是南北大众的老人,在长春和上海都有不错的口碑和人脉关系,和南北大众现任高层甚至集团领导都有过工作交集。安世豪的就位,不仅要平衡双方利益,还要完成奥迪在华统一渠道和品牌的工作,这项任务对拖了4年的三方角力即紧迫又无法简单粗暴的急速推进,火候分寸需要安世豪拿捏。

可以看出,安世豪把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放在了一汽。无论是和一汽签署PPE平台项目,还是积极与与吉林省政府领导交流。在满足一汽对合资公司利益扩大的要求同时,奥迪中国还是给一汽“大本营”吉林省吃了定心丸。和一汽大张旗鼓的宣传与奥迪合作不同,上汽奥迪似很低调,上汽亦在积极配合奥迪解决南北奥迪的矛盾问题。对于上汽而言,只要合作落地,其他皆是浮云。

路易十四为加强中央集权镇压贵族反叛曾发布了十四项”恩威并施“的改革内容,归纳成一句话,即:用足够的利益换更多的时间和空间。

尘埃落定。未来市场和消费者并不在意产品是来自于南奥迪或北奥迪。内部而言是一汽奥迪现有经销商售卖上汽奥迪未来产品,但当2022年上汽奥迪产品上市后,奥迪经销商才不会在意卖的是谁生产的车。谁的车好卖就卖谁的车,利益分配格局才是摆平纷争达成共识最务实的规则。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03208 [article_id] => 103210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于建平","update_time":1608788196}]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08788196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03208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