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迅雷内斗再起:高层大换血,抛弃区块链主业,用户股民被套牢

作者:隋娉娉 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15 20:29:47

摘要:陈磊立案侦查事件发生后,迅雷股价逆大盘趋势开始下跌,截至记者发稿,迅雷股价为2.92元。从开始的如鱼得水到如今的兵戎相见,陈磊与迅雷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迅雷内斗再起:高层大换血,抛弃区块链主业,用户股民被套牢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隋娉娉 杨仕省 深圳报道

迅雷再次陷入了舆论漩涡中。

10月8日晚,迅雷发布公告称,公司前CEO陈磊等人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深圳市公安局立案侦查。而在今年4月,迅雷董事会刚免去了陈磊CEO的职务,并迅速向警方报案,对陈磊提出控告。

一时间,“管理层内斗”的信息层出不穷。著名财经评论员侯宁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迅雷原团队无法与陈磊融合,导致后者心生二意,但在“内讧”以及案件未查清的前提下,过错方在谁还不能下定论。

陈磊立案侦查事件发生后,迅雷股价逆大盘趋势开始下跌,截至记者发稿,迅雷股价为2.92元。从开始的如鱼得水到如今的兵戎相见,陈磊与迅雷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内讧难平息

对于迅雷提出的指控,陈磊在今年5月曾向媒体辩称,这些指控都是莫须有的,是“冲着自己去的”。这一句话似乎透露出陈磊与迅雷团队存在内部纷争。

时间拉回到今年4月,彼时,迅雷宣布了一则人事调整命令:陈磊不再担任迅雷集团和下属迅雷、网心科技及其他关联公司CEO,小米集团首席战略官王川卸任迅雷董事长职务,这两个职位均由原迅雷技术负责人李金波接任。随后,迅雷高管团队也开始“改朝换代”。

图片 1.jpg

图片来源:天眼查

而迅雷对于陈磊的指控几乎全围绕在陈磊个人推出的业务上——玩客币。

玩客币是基于“玩客云”智能硬件,由陈磊于2017年推出的“依托共享经济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用户可通过玩客云搜寻带宽并得到奖励“玩客币”。但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迅雷和中国互金协会就先后指出,玩客云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且利用非法交易所变相ICO(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

但当时,迅雷并未给出明确回复,随后玩客币更名为“链克”。2018年9月,陈磊向新大陆科技出售链克等相关业务,同时通过收购深圳市兴融合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兴融合”)用以规避风险。

曾有媒体引述知情人士称,陈磊利用兴融合转移资产且数额巨大,并企图通过欺骗手段将迅雷核心技术人员转移到该公司。陈磊不但涉嫌虚设交易环节侵占公司资产,制造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还涉嫌挪用公司数千万资金用于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币。

而陈磊在5月20日前后接受几家媒体的采访中的说辞是,兴融合是用来规避风险的壳公司,它的业务本质是通过灰色途径获得廉价带宽,严格意义上属于工信部要查处的自建网络,所以采取从网心科技手中购买硬件,再销售给矿主的方式隔离网心的风险,两家公司的关系在迅雷内部是公开的,但如今迅雷拒不承认二者的关联性。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陈磊对链克的转让也确实是规避监管的手段。“发山寨币属于金融办管辖的业务,为了合规,陈磊就找了个国企做靠山,把链克业务卖给了跟新大陆合资的链享云。”该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高管争斗各执一词,不仅让迅雷本身处于风口浪尖,更让当初投资迅雷的用户为迅雷买了单。

业务崩盘 用户被“割”

目前,被套牢在迅雷的有两部分人,玩客云用户和二级市场的投资者。

虽然链克是可流通虚拟货币,但迅雷仍然保留了其可以私下交易的属性。仅这一点属性,就吸引了无数的投机者,同时借比特币和区块链概念,玩客币价格被资本市场炒高,迅雷股价因此一路上涨。“这种炒作风险是非常大的,个人投资者如果加入,必将会成为被宰割的羊羔。”著名经济学家、新金融专家余丰慧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记者了解到,链克最初的非官方开盘价为0.1元,最高曾涨至近10元。玩客云“变相ICO”的警告以及政策监管,链克价格不断下跌。2018年12月,链克币价0.6元;2020年7月,链克币价0.3元。

如今,这个币种似乎随着陈磊的辞任而被迅雷彻底抛弃了。链克社区的官方微博在今年5月发布的维权告知书中称:“新管理层对链克和玩客云矿主不闻不问,甚至连一个最基本的说明公告都不肯出,反之却决绝地掐断了公链的升级维护,取消了玩客云的链克奖励发放,屏蔽了官方和链克社区的沟通渠道……看着濒死的链克,我们终究只有爆发。”

如今,百度链克贴吧里充斥着玩家对链克币暴跌的质疑与叹息——“链克商城买了都说没货,链克我烂在手里了。”“价格变成一天几毛的时候我就拔线了,每天电费五毛,挖不到一个半的币就是赔本了。”

图片 2.jpg

有玩客云用户出示证据称,自今年6月1日后,链克收入成倍下滑

迅雷股价的唱衰也在同步进行。2017年11月28日,迅雷旗下的迅雷金融发布公开信,指明陈磊的链克业务存在技术骗局并通过链克非法集资,之后迅雷股价便从巅峰时期的24.91美元一路下跌。而近日陈磊立案侦查事件后,迅雷股价也应声下挫。截至2020年10月14日收盘,迅雷股价为2.92美元。

图片3.jpg

近5年来迅雷股价波动

在业界看来,陈磊对迅雷目前的现状负有难以推卸的责任,但侯宁同时指出,由于迅雷存在内讧,且案件未查清,因此投资者若想合法维权、追回投资,更要确认好谁是真正的违法方。

侯宁对本报记者表示:“当年的迅雷也是风光无限,但如今创始人跟不上时代节奏的时候又不得不引入新的投资者陈磊。但显然,陈磊和公司老员工无法融合,导致陈磊一直想通过网心科技另起炉灶。这种不信任更加剧了公司的内部分裂。”

“瑞幸咖啡之后,中概股的诚信问题被大众反复质疑,正处于风口浪尖。如今的迅雷暴露的是类似的问题,即公司内部的用人和管理机制都存在巨大漏洞。”侯宁说。

截至当下,迅雷已连续5年亏损。2015至2019年,迅雷净利润分别为-0.13亿美元、-0.24亿美元、-0.38亿美元、-0.39亿美元和-0.53亿美元。今年二季度,迅雷净亏损1180万美元,较上一季度的净亏损550万美元,环比扩大114.5%。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