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民间借贷利率新规冲击大 小贷协会号召开展利率定价讨论欲自救

作者:冉学东 马雪飞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10 20:50:34

摘要:事实上,民间借贷利率新规一锤定音后,其适用范围、影响一直处于业界的争论话题。9月4日,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率先做出反应,发布了《关于开展小额贷款公司行业贷款利率定价大讨论活动的通知》,号召会员单位与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行业专家等展开全行业利率定价讨论。

民间借贷利率新规冲击大 小贷协会号召开展利率定价讨论欲自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冉学东 见习记者 马雪飞 北京报道

自8月下旬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调整落地后,“利率”成为了部分金融机构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虽然规定限制的是民间借贷,但也在间接影响着整个借贷市场。

事实上,民间借贷利率新规一锤定音后,其适用范围、影响一直处于业界的争论话题。9月4日,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简称“小贷协会”)率先做出反应,发布了《关于开展小额贷款公司行业贷款利率定价大讨论活动的通知》,号召会员单位与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行业专家等展开全行业利率定价讨论。

9月9日,小贷协会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利率定价讨论确实是在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下调的背景下开展的,主要是为小贷行业的生存现状发声。

小贷行业主动出击“自救”

四倍LPR打破了此前民间借贷奉行已久的“两线三区”,如果以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4倍计算,15.4%的上限于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有很大的降幅。

业内解读到《规定》将民间借贷与金融机构放贷区分开来,其中判断的一个标准是资金是否来源于民间借贷人。如果资金来源于持牌的金融机构,就不属于民间借贷,故此政策对于持牌金融机构放贷、助贷机构等不会产生影响。

那么小贷机构是否适用本次修改?

对此,小贷协会表示小额贷款公司是由金融监督管理部门依法批准设立的经营放贷业务的营利法人,其经营行为不是民间借贷。

虽然不属于民间借贷,但利率下调已经是借贷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小贷协会通知也显示利率市场化改革推进的过程中,贷款市场利率呈下降趋势,小额贷款公司如何顺应趋势,为市场主体减负,让利中小微企业成为关注的焦点,因此就利率定价适宜范围征求意见、开展讨论。

“目前来看,业内小贷机构普遍反映利率保护上限过低,而且法律不应溯及过往。当下部分小贷机构已经着手研究调整,但也有不少处于观望态度,目前尚处于推进过程中。”上述人士对记者表示。

协会也表示要用有理论、有实践、有数据、有对比的讨论,深入研究分析论证小额贷款公司行业贷款利率定价问题。后续将汇总整理反馈至相关监督管理机构、司法机关等部门,在监管规则制定、司法仲裁等方面为行业争取更多的政策支持。

记者注意到,就在9月1日,小贷协会就曾发布减费让利行动倡议,即呼吁小贷公司必须依法合规经营,并在商业可持续的基础上,精确厘定资金成本,进一步降低贷款利率,最大限度让利小微企业,更好地为小微企业提供信贷保障。

协会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虽然都涉及利率问题,但此前的倡议主要是为了支持实体经济,响应中央推进常态化疫情和支持经济社会良性发展。此次更多的是在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下调的背景下,为小贷行业生存发声。

长久以来,民间借贷利率一直被视为借贷市场利率的天花板,金融机构利率上限也往往以此为参考,此次“红线”下调,对银行、消费金融、助贷机构、小贷机构的业务势必会产生一定的冲击。

利差被压缩加之运营成本偏高,从现实情况来看部分机构的利润空间已经被蚕食的所剩无几。业内人士也坦言,由于地域和规模限制,且资金成本较高,业内很多小贷机构不赚钱、甚至处于亏损状态,如果利率下调的话,生存空间会进一步被压缩。

观望还是调整

理论上不会对银保监会发放牌照的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带来直接影响,实际上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的上限标准往往参照民间借贷,重划红线势必会对高定价部分融资产生影响。

另外,有信息显示随着新规的出台,部分地方法院已经开始在司法实践中采用新的利率上限。浙江温州瓯海区人民法院的一则民事判决书显示,平安银行主张以年化24%的利率向逾期借款人收取罚息,但被法院驳回,最终判定为4倍LPR执行。业内对此也存在争议,认为银行不属于民间借贷,不适用于利率保护上限的的规定。有信息显示,平安银行将上诉。

“民间借贷利率红线未来传导之金融机构是大概率事件,但是此次温州的判决无缝对接,还是比较意外的。因为之前2015版民间借贷规定出台两年后,最高院才发布通知对齐金融机构与民间借贷的利率红线,给予了调整时间。”业内从业人士分析道。

记者了解到除小贷行业外,目前消费金融、助贷机构也多处于观望中,有部分已经有所动作。据消金界报道,已经有上市平台将旗下信贷产品利率下降至15.4%。另外维信金科、分期乐、好分期、乐信等均处于观望期。维信金科也表示,获客上有收缩,但放款不会停,观望是真。

观望是目前多数消费金融公司、助贷机构选择的策略。另外,也有用户反馈,借呗的利率也有了下浮调整。借呗显示,当前日利率为万分之1.5至万分之6.5。目前其主页宣传到借款1千元日息为0.4元,折合年化约为14.60%,已经降至红线以下。

据了解,利率的下调已经引发了行业“焦虑”。目前,除部分优质贷款之外,包括信用卡业务在内的大量信贷产品利率均在15.4%之上,短期内无法迅速调整。中信证券研究显示,大型互联网平台APR在10%-15%之间;消费金融定价对应APR多在12%-20%之间;而互联网小贷公司则以24%为限。

相关从业者表示,15.4%的利率,是很多助贷机构的盈亏关键点,一旦下调,很多机构无利可图,面临生存问题。如果按照最高法规定短期上对于持牌金融机构是没有影响的,但长期一定是对齐的,这对于腰部和尾部的消金机构而言其实是比较苛刻的。

上述人士也指出,利率的下调意味着准入门槛上升以压低坏账率,其实现在影响已经开始逐渐显现,在资金成本的约束下,部分机构肯定会放弃高风险用户,转而深挖优质客群。

“政策下短期内机构会面临阵痛,但长期是利好的。对于银行而言资金是固定的,关键在于如何筛选用户群,而作为用户的供给方,头部消费金融公司和助贷机构的议价能力可能会增强。”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道。

另外,也有业内人士担心借款人会以LPR4倍为基准,向监管部门投诉、甚至向法院起诉,这也可能会进一步传导到存量业务的判定。总体来看,民间借贷利率下调保护红线后,留给业内的问题和争议还有很多,仍需要时间解决。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