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数字货币开启“赛马”模式 多国央行纷纷备战

作者:孟俊莲 刘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14 21:09:30

摘要:今年6月,Facebook公布Libra(天秤币)白皮书,高调宣布进军加密货币为基础的支付领域,一时引发世界热议。Libra白皮书开启了一场新的全球竞争,促使互联网迈向3.0时代。随即各国央行明显增加了对数字货币的关注度,倒逼各国央行加速数字货币研究工作。

数字货币开启“赛马”模式 多国央行纷纷备战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孟俊莲 见习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随着智能手机、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现金在发达国家日常生活中的占比不断下降。关于数字货币引发的讨论越来越多。

今年6月,Facebook公布Libra(天秤币)白皮书,高调宣布进军加密货币为基础的支付领域,一时引发世界热议。Libra白皮书开启了一场新的全球竞争,促使互联网迈向3.0时代。

随即各国央行明显增加了对数字货币的关注度,倒逼各国央行加速数字货币研究工作。

“数字货币可能一开始试图于解决全球金融基础设施,特别是跨境支付方面的一些弱项,希望通过新的科技手段来提高效率,减少障碍。” 11月7日,第十届财新峰会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表示,但同时也提出了一个问题,这样的基础设施,究竟应该怎么管理?全球主要央行在中间应该起到哪些作用?

周小川也呼吁全球央行之间应该有一个大致的协作机制,特别是主要央行,特别是涉及到储备货币组成部分的这些央行,以便使全球金融系统更稳定,使得大家也更加具有信心。

多国央行纷纷备战

数字货币的创设初衷就是为了绕开当前信用货币的“货币超发”现象,在微观使用上基本可以等同于电子化现金,是对传统M0(纸钞和硬币)的替代,将原来笨重的纸钞、硬币形式替换为更便捷的电子化支付形式。

而Libra的研发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数字货币。在正式发行后,用户能够通过手机进行即时的跨境转账,并且手续费近乎于免费。这也反映了当下有许多支付需求没有被充分满足的现状。

据公开资料显示,全球仍然有10 亿以上消费者没有银行账户。对发达国家来说,数字货币是央行在无现金时代,为消费者提供的广覆盖、跨平台的支付手段。对新兴市场国家来说,数字货币是普惠金融的一部分,可大幅加速金融服务渗透率。

近年来,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和推出节奏也在加快,数字货币轮廓逐渐清晰。

例如,央行在2014年,中国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2017年1月,央行在深圳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2018年9月,该研究所搭建了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 2019年11月,数字货币研究所与香港金管局开展区块链合作、与华为签署金融科技研究合作备忘录。

相对其他国家,中国在央行数字货币的讨论上始终走在前列。

20191114数字货币(小).png

根据图表显示,中国央行目前已经确定施行央行商业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使用者的两层架构,在积极利用现有成熟的电子支付基础设施的同时,对区块链技术持开放态度;

而瑞典央行针对本国无现金趋势推动电子克朗计划,技术上同时采用两种并行的方案,计划于 2021 年正式部署;

英国、加拿大与新加坡央行则开展了用于跨境支付的央行间通用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提出了超级代理银行、世界通用央行数字货币等概念;

与此同时,美联储曾在 2017 年对央行数字货币提出质疑,但 2019 年下半年以来已有多名议员和美联储官员表态应重启联储数字货币 Fedcoin 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目前没有央行数字货币计划。但日央行总裁黑田东彦表示,未来央行将关注加密资产作为支付、结算手段。

11月7日,在第十届财新峰会上周小川指出 “过去全球化程度不高,各国金融方面的相互作用和影响没有那么大,货币政策主要是针对本国的价格水平、金融稳定、经济增长、就业等目标,但情况慢慢正在发生变化,因此需要讨论全球范围内的央行功能应该怎么更好地实现。” 也呼吁全球央行之间应该有一个大致的协作机制,特别是主要央行,特别是涉及到储备货币组成部分的这些央行,以便使全球金融系统更稳定,使得大家也更加具有信心。

中金公司研究员黄乐平认为,各国央行数字货币尚处于探索阶段,中国进度是较为领先的。目前看各国未形成确定的发展范式,中国数字货币属于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而新加坡、加拿大的数字货币为批发型,主要应用于跨境交易。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可能加速商业银行、支付机构等商业机构之间的分化。

数字货币将带来什么改变?

在11月6日的香港金融科技周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强调“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并不意味着要掌握公众信息的完全控制权,央行将满足公众在交易中匿名的需求。中国的支付体系还有市场分割与摩擦,希望通过未来的央行数字货币建立更加流畅和舒适的支付方式,也可以覆盖偏远地区,促进金融普惠。”

也就是说,央行数字货币推出后将会广泛的面向大众。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也赞同这一说法,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是法定货币的一种,可完全替代现金,是以国家信用做保障,所以应用范围会比较广。一旦推出来它是法定货币,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能拒绝使用。

那么,数字货币对支付产业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11月12日,在第四届新加坡金融科技节分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表态中国版的央行数字货币既不是瞄准跨境支付,也不像“摩根币”一样用于批发资金服务,而是为中国目前已经非常先进的电子支付系统提供更多冗余性。

董希淼指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是一种电子支付的手段,它跟央行发的数字货币完全是两个层次。这些电子支付手段应用有两个约束,第一要有银行账户或者支付账户,第二要有网络。

而央行的数字货币它等同于现金可以直接应用,不用账户也不需要网络,这一点优势就很突出。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可以简单理解为纸钞的替代,目的是为了节约发行成本和杜绝假币、降低洗钱风险等,并不是为了取代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地位。跟目前的情形类似,数字货币推出后仍需要与其他第三方支付工具竞争,来抢占市场。

“事实上,因为纸钞变成了‘一串数据’,还是会通过银联、支付宝或微信支付等来实现交易流转的,央行发行数字货币还会进一步扩大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使用的场景及规模。从银行稳定角度来看,不支付利息对银行影响较小,但会给支付宝、微信支付带来巨大的排挤效应。支付利息则可能会导致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显然是监管层不愿意看到的现象。“宋清辉坦言。

目前阿里和腾讯两大巨头已经占据了国内移动支付市场96%的份额,现在中国民众出门已经不带钱包。穆长春强调”但是支付是国家的基础设施,监管者必须为任何可能发生的不好情况做准备。”

另据央行网站11月13日公告称,人民银行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也未授权任何资产交易平台进行交易。市场上交易“DC/EP”或“DCEP”均非法定数字货币。网传法定数字货币推出时间均为不准确信息。法定数字货币目前仍处于研究测试过程中。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