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正文

金华看财经 | 聚焦区块链全球峰会——从比特币到Libra:十年货币形态大变革 未来全球经济竞争数字货币或将成关键

作者: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17 22:29:54

摘要:在这十年间,货币形态正在发生着质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与数字货币的到来也将预示着在未来全球经济竞争中,谁能抢占到主导权,谁将获得做大的竞争优势。

金华看财经 | 聚焦区块链全球峰会——从比特币到Libra:十年货币形态大变革 未来全球经济竞争数字货币或将成关键

2019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李礼辉作主旨演讲

胡金华

没有人会想到十年前会有比特币悄无声息的问世;也没有人像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那样,大胆到做出在十年后的今天提出自创Libra币,挑战全球各国法定货币权威的举动。但毫无疑问的是,在十年间,作为人类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媒介------货币,正在发生着质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也将预示着在未来全球经济竞争中,谁能抢占到主导权,谁将获得做大的竞争优势。

在9月17日上海举行的2019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数字货币依然成为最热的话题。在当日的重量级演讲嘉宾中,从原中行行长李礼辉到原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均对数字货币以及区块链技术发表了深入的看法,其中李礼辉的演讲,更是提出了数字货币在未来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居于核心地位的观点。

李礼辉在演讲中指出,虽然区块链技术尚未成规模效应,但也已经蕴含不少机会,其中包括:加持商业信用的数字信任;可以穿透金融中介的数字链接;可以超越国家主权的数字货币。应该积极鼓励和支持技术创新,掌握数字技术、数字经济的主导权,应该促进和规范制度创新,加快数字金融制度建设。当前中国有必要抓紧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和实施方案。

值得关注的是,2009年比特币面世的时候是悄无声息的,但是十年间比特币上涨超过十万倍,大大超乎人的预料,也让比特币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被爆炒的“商品”,而这种“商品”还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虚拟货币;2019年,基于虚拟数字货币底层技术的区块链得到了更广泛的场景应用,而不仅仅是在虚拟数字货币领域,这十年数字技术创新突飞猛进,提高了资源配置的效率,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的商业模式。但是新一代的技术革新到底是优化还是重构?则依然是众说纷纭、雾里看花。

在李礼辉看来,区块链技术可以加持商业信用的数字信任,数字信任的最重要优势在于可以建构低成本的信用普惠,可以重构信任;其次可以穿透金融中介的数字链接,高价值的金融业首先成为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实验场景,值得重视的是在参与方多、高复杂性金融交易场景中,区块链可以建构多维度直接交互的架构和加密的数据网络,以此提高效率,节约成本;第三就是未来既有可能出现超越国家主权的数字货币,包括法定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而且Facebook意欲发行的Libra币似乎具备了成为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的全部特性。

对于全球的金融监管者而言,不能回避且必须积极应对的未来金融市场的状况是:超主权数字货币有可能从根本上重构全球的货币体系,这些数字货币可能冲击主权货币地位、可能重塑货币霸权地位、可能形成跨越商业银行的金融体系。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信任、数字链接、数字货币,很有可能重构经济、金融的模式,这是现实的挑战,也是未来的基石。

事实上,在演讲中李礼辉也指出,目前世界多个国家包括中国的央行都早已宣布启动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研发。

就在今年8月10日举行的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对外透露,从2014年到现在,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现在可以说呼之欲出,中国央行决定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并采取双层运营体系。

在李礼辉看来,应用区块链技术构建法定数字货币,理论上具备相对于传统法定货币的优势。一是可以直接支付、无现钞支付,有利于减少交易成本和货币流通成本,提高资金周转速度和运用效率;二是中央银行可以拥有实时、完整的数据,有利于实现货币供应总量的精准调控;三是资金流信息可观察可追踪,从反腐败、反洗钱、反恐融资、反逃税的角度看,高效率的资金流信息追踪,能够实现更好的管控效果。

在这位中行前行长的眼中,我国需要积极应对数字货币发展带来的挑战,李礼辉也给出了三点建议:

其一是我国应该首要掌握数字技术、数字经济的主导权,实施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国家战略,国家队加民营队,大中加小微,加快推进数字技术研发和数字经济研究,在数字技术的关键领域掌握自主知识产权,在数字经济的关键领域建立全球性竞争优势。数字货币在未来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居于核心地位,当前很有必要抓紧研究数字化时代人民币国际化的实现路径,抓紧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二是加快数字金融制度建设。立足于保证数字金融的可持续发展,立足于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抓紧建立数字信任机制,抓紧制定法定数字货币发行、数字资产市场监管、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监管、虚拟货币监管等数字金融制度,抓紧研发数字金融技术国家标准,抓紧建立专业化的数字金融技术应用审核和验证体系。

三是加强国际协调。数字金融势必强化金融的全球化。在数字金融全球制度建设中,我国应该积极参与并努力争取话语权。应该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促进达成监管共识,建立数字金融国际监管统一标准,采取国际监管一致行动,联合研发可行的技术方案,有效管控资金的跨境违法流动。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